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企业家精神能否带来有效市场  

2017-03-01 13:33:39|  分类: 产业政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企业家精神能否自动带来有效市场

--奥地利学派的企业家观审视

朱富强

摘要奥地利学派将有目的的人类行为视为经济学的基本分析单位,强调要集中分析行为的动机而非行动的结果;同时,将对市场环境中的利润机会保持警觉的特性视为企业家精神,而将充分利用这些信息的能力就是企业家才能。奥地利学派认为,正是由于企业家的作用,市场经济中的分散信息得以发现和利用、进而实现市场协调和市场秩序的扩展。正因如此,奥地利学派高度推崇企业家的作用。然而,由于正统奥地利学派的企业家才能理论根基于“套利”说,它无法界分企业家行为和非企业家行为,无法界分垄断行为和非垄断行为,无法认识销售成本和产品差异,也无法甄别企业家的欺诈和强制;相应地,也就无法区分不同企业利润的性质,无法区分不同市场行为的作用,进而不能理解市场的非效率存在。

 

一、引言

在引起广泛关注的张维迎和林毅夫之争中,张维迎诉诸于奥地利学派的米塞斯-哈耶克分析范式来反对林毅夫的产业政策。张维迎认为自己信奉的是米塞斯-哈耶克范式,这是一种演化范式;相反,林毅夫信奉的是新古典经济学范式,是一种设计范式[1]按照米塞斯-哈耶克市场理论,市场最重要的特征是变化而非均衡,市场竞争是人们发现和创造新的交易机会、新的合作机会的过程。相反,市场竞争所依赖的行动或条件与新古典经济学的假设之间却显得不相容。例如,米塞斯-哈耶克范式的创新一定会导致竞争的不完全,甚至导致所谓的垄断,这显然与新古典经济学的完全竞争假设不相容;再如,米塞斯-哈耶克范式将信息的分散性、主观性和不对称性视为需要市场的条件,因为市场以分工和专业化为基础,分工和专业化的价值就来自信息不对称,这显然也与新古典经济学的完全竞争假设不相容。正是基于米塞斯-哈耶克的市场竞争理论,张维迎推崇企业家的作用:通过发现不均衡和套利机会而采取相应行动,从而促使市场趋向协调和均衡,通过冒险和创新而创造出新产品、新技术并由此推动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的不断升级。相反,在新古典经济学范式中,计划当局不过是一个计算器:给定目标和手段,按照边际收入等于边际成本的规则计算出最优投入和产量;制定这样的决策不需要想象力,不需要机敏,不需要判断力,从而就不可能是真正的企业家。

事实上,张维迎等人之所以推崇自由市场而反对政府行为,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认定,市场竞争能够充分激发和发挥企业家才能。在奥地利学派看来,企业家能够在非均衡价格中发现和抓住利润机会,企业家间的相互竞争则促使了信息的传播、知识的利用以及市场的动态演化,最终产生出不断扩展的市场秩序,从而推动社会不断进步。柯兹纳就指出,市场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动态的企业家-竞争性发现过程”,这使得“市场具备持续地产生在合理的程度上接近均衡价值的价格的能力”;[2]相反,“一个根本不允许企业家精神存在的理论分析世界,除了均衡模式外不能解释任何东西。它对解释投入和产出的价格、数量和质量在市场过程中如何系统地发生改变完全缺乏解释力。”[3]相应地,一些主流经济学也逐渐抛弃新古典经济学的完全竞争理论而转向企业家间相互竞争所促进的市场过程理论,并极力凸显企业家在市场竞争和经济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承担的功能问题是,通过企业家角色的引入,市场有效性的理论基础就坚不可摧了吗?为此,本章着重就奥地利学派的企业家理论展开系统的梳理,进而剖析其潜含的缺陷,从而引导对真实市场机制的剖析,引导对时下的产业政策之争进行审视。

二、经济学研究所面对的核心议题

新古典经济学教材对经济学的标准定义是罗宾斯下的:经济学所研究的是稀缺手段在互相竞争的目标之间的配置。据此,就目标和手段所做的计划行动就是理性行为,资源的有效利用问题也就成为集中研究工具理性的必然产物。但是,奥地利学派的米塞斯批评这是对人类行为的狭隘理解,并试图将经济学的范围扩展到所有有目的的人类行为。米塞斯写道:“从主观价值论中得出的两个命题使得老一代经济学家所追求的‘经济’与‘非经济’之间的准确划分开是不切实际的。第一,存在这样一种认识:经济原则是所有理性行为的基本原则,而不仅是一定的一种理性行动的特征。因此,所有理性行动都是一种经济化的行动。第二,存在这样一种认识:每一个有意识的人,也即有意义的行动都是理性的。只要行动所要达到的最终目标——价值或目的——是、而且确实总是、并且毫无例外地必定是超出理性的”,“如果所有有意识的行为都是一种理性经济化的行动,那么,就必须能揭示出在每一个行动中、甚至在流行的用法上被称为‘非经济的’行动中包含的基本经济范畴。”[4]

米塞斯认为,经济学的核心是交易学与交换理论,而“交易学必须解释市场价格如何产生于交换物品的各方的行动。”[5]很大程度上,经济理论中的每一个结论都是经济生活中由相互作用的人类行为主体所构成的一种状况的结果,因此,经济学本质就是一门人类行为学。相应地,米塞斯给经济学下了这样一个定义:经济学是研究恒定不变的行为范畴及其在人类活动的所有可以想象的特定环境中运行的一般科学。同时,米塞斯认为,人类行动和行动发生的条件之间往往不是以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具体形式或实际背景为基础,相反,行动往往依赖于“有意图的这一事实”,因而人类行动呈现出形式化和公理化的程序,进而经济学也具有强烈的先验性。米塞斯写道:“运用公理性方法就可能建立一门如此一般的普遍人类行为学,以至于它的体系不仅包括了我们实际面对的世界中的所有行动类型,而且也包括了其条件完全是想像的并没有任何相应经验的世界中的行动类型。即使整个历史中从没有过任何间接交换,货币理论也仍然是有意义的。”[6]相应地,米塞斯认为,“经济学的定理不是来自事实的观察,而是从行动的基本范畴中演绎出来的,这个范畴有时被表达为经济原则,有时被表达为价值原理或成本原则。”[7]

既然经济学可以化约为人类行动的科学,那么,如何构造公理性的人类行为呢?米塞斯认为,经济学关注的“人的行动”是指理性的行动,是人类行动中有意识、有目的的行为,这包括了行为者为改善自身状况而进行有目的的努力以及对刺激及其环境条件所作的有意识调整。这意味着,人不仅会进行计算,也对机会保持警觉,这也就是企业家精神。相反,罗宾斯对人类行为的关注仅仅局限在以最有效的方式利用给定的资源去实现给定的目的,这仅仅是适合于发现机会之后的人类行为,而没有揭示发现机会的人类行为。很大程度上,正是通过引入具有警觉性的企业家,米塞斯就将人类行为从资源配置决策转变成了现实行动,将市场均衡理论转变成了市场过程理论。为此,奥地利学派强调,区分罗宾斯和米塞斯在人类行为学理论上的不同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作为人类行为学最发达的一个分支,经济学必须从反思人类行为的本质开始,现代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如边际效用、机会成本概念及供需法则等都来自对人类行为的目的性之思考。例如,哈耶克就强调,对社会秩序的阐释,最终必须依凭的乃是对人性和社会世界性质予以阐释的社会理论。[8]

事实上,由于受罗宾斯的影响,新古典经济学的价格理论将市场现象还原为个体决策,这种决策是市场主体针对完善市场数据(偏好、生产技术、资源可得性)变化的反应。同时,由于这些资源和信息都是给定的,因而每个人就根据给定的系列目的和手段来进行理性决策。相应地,研究个人行动的经济学也就被新古典经济学理解:稀缺性手段(资源)在竞争性目的之间的配置。问题是,局限于配置问题的决策分析仅仅是基于最大化计算,而不能揭示市场的动态过程。为此,现代奥地利学派学者主张回到米塞斯,用“人的行动”来取代“经济计算”。相应地,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基本特征就体现为它根基于一个简单且不可否认的事实和经验(即不言自明的公理):人的行动,即人总是以稀缺性手段追求最大化的目标。也就是说,奥地利学派的“人的行动”并不局限于配置问题的决策分析,而是要分析多重性的“目的”和“手段”。

同时不像新古典经济学的经济人分析框架那样预先给定了目的和手段,奥地利学派的“行动者”具有这样两大特性:(1)被赋予有效追求目标的倾向,从而对给定的市场数据做出反应;(2)还被赋予对这些变化做出企业家的警觉和驱动力,从而能够确认哪些目的是该追求的以及哪些手段是可得的。也即,奥地利学派的“行动者”面临着双重任务:不仅要确认相关的手段-目的框架,而且要寻求与之相关的效率。[9]由此,奥地利学派给经济学规定了两大基本任务:(1)用人的行动和有计划的努力来解释我们周围的世界;(2)探索有目的的人类行动如何通过社会相互影响而产生无意识的结果。

显然,奥地利学派所设定的任务也具有双重特性:(1)它比现代主流经济学更有雄心,因为不仅用人的目的所描述的图画要比用事件所描述的图画更完全,而且坚持揭示社会现象中作用的真正因果关系也要比建立基于统计总量的经验规律更深刻;(2)它的解释又显得不那么有雄心,因为它并不试图确定经济量之间的数量关系,并不试图成为定量科学。[10]事实上,在奥地利学派看来,自然科学可以根据观察所得的数据来检验假说,但同样的方法运于社会科学将会漏掉所研究现象的本质;进而,要想真正理解这些社会现象,就必须探寻相应的人类行为及其目的。相反,如果从人类现象的研究中清除人类行为的目的,就会把创造性的人类行为等同于机械行为,此时所讨论的只是机器人行为而非人类行为。正是由于奥地利学派将经济学等同于人类行为学,承认不同个体有异质性的偏好和能力,从而就会彻底拒绝以计量经济学作为经济理论的工具。

总之,自米塞斯以来,奥地利学派就将人类行为视为基本分析单位,强调要集中分析行为的动机而非行动的结果。一般地,这种人类行为有两大特征:(1)人类行为本质上是有目的的,这种目标并不是在约束条件下实现最大化,而是除去感知到的不自在的因素以在将来达致更好的事物状态;(2)人类行为观念内含有一种根本的企业家元素,他在目的和手段明确的情况下不仅具备有效追求目的的倾向,而且还会积极而警觉地确定追求何种目的、可支配何种手段。[11]相应地,米塞斯就将企业家才能理解为人们创造和发现环境中出现利润机会并采取相应行动以利用机会的能力,并主要从先天而非后天来理解这种能力。米塞斯写道:“一个人要在工商界有成就,不必要在工商管理学院得到学位。这些学院只训练例行工作的低级人员,决训练不出企业家。一个企业家不是训练出来的。一个人之成为企业家,在于把握时机、填补空隙。”[12]问题是,如果企业家的警觉性是天生的,那么,社会教育对人类智能又起到什么作用呢?

三、企业家精神与市场协调

米塞斯从人的行为中提炼出了企业家精神,进而发展出了一套企业家才能理论:能够充分利用市场中分散知识的能力就是企业家才能。企业家才能(entrepreneurship)也是奥地利学派的核心概念,该词源于西班牙语中的empresa,而empresa和英语以及法语中的entrepreneur都源自拉丁语动词in prehendo-endi-ensum,其意思是“去发现、去看、去感知、去认识和去俘获”,拉丁词in prehensa包含了“行动”和“去拿、去抓”之意。因此,empresa就与“行动”具有相同意思。[13]相应地,奥地利学派使用“entrepreneurship”一词的含义“本质上是由发现或觉察机会来实现某个目的、去获得收益或利润,以及采取行动来利用环境中产生的这些机会所组成”,它体现了“一种能使一个人发现和把握其周遭发生事情的持续警惕性”。[14]为此,奥地利学派用“企业家”一词泛指任何能够发现和把握机会“以调整当前行为而实现未来目标的人”。[15]

米塞斯的企业家才能理论为其学生柯兹纳所传承和发展。柯兹纳指出,企业家精神的要旨在于能够“立即注意到利润机会,而这些利润机会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原有市场参与者最初的无知,这些利润机会之所以持续,是因为他们不能从市场实践中学习。于是,这组企业家将以从此前没有发现有些人在支付的高价的出售者手中买入,然后,他们将以更高的价格出售这些产品,而购买这些产品的人此前没有发现有卖者在以更低的价格出售产品”;相应地,企业家要素就体现为“学习和利用持续的市场信息流以生成市场过程的能力”。[16]事实上,柯兹纳学术生涯中一以贯之的研究主题就是持续地阐明自己对市场过程的理解:市场过程提供了系统性的力量,而这种力量通过企业家的警觉而被启动,从而有助于降低相互性无知的程度。柯兹纳认为,企业家行为是明显不同于最大化行为的特殊行为,他为追求利润而注意到他人漏掉的机会,这种机会往往表现为一种买卖差价的形式,企业家从这些差价中获利而成为套利者;同时,企业家寻找获利机会的无意识结果,也会导致市场接近于均衡。

不过,长期以来,在对企业家精神的认知上一直存在两种极端化立场。(1)主流经济学家如舒尔茨等倾向于将企业家视为对市场条件做出无摩擦的反应:一方面,他能够向市场提供所需要的服务,由于这样的服务是有价值的,因而这种服务对应了一条需求曲线;另一方面,他也能对不均衡条件下的情势做出反应而提供重新配置资源的服务,由于对付不均衡的能力是稀缺的,因而这种服务对应了一条供给曲线。这样,对付不均衡的企业家服务产生出一个由供求曲线交点所决定的市场价格,因而市场总能产生正确的服务数量以矫正不正确的选择,从而总是处于协调状态。(2)非主流经济学家如沙克尔等则强调企业家根本不能被纳入严格的理性选择的均衡理论框架之中:企业家所表现出来的选择往往涉及一种“原创性和想象性的技艺”,在任何意义上都不能化约为对给定条件的机械反应,从而与均衡理论是根本不相容的。

不同于两种极端化立场,奥地利学派所持立场则是,“企业家精神与均衡状态不相容,但与均衡过程是相容的”。[17]在这里,它一方面从沙克尔的理论中提出了人类选择的“原创性”视角,另一方面又承认企业家能够警觉地发现现有市场选择协调模式中的缺陷。事实上,奥地利学派的历来主张就是,“市场上发生的并不是偶然的,而是不可逃避的经济规则性的结果,这些规则性以明显的某种趋势表现出来。给定市场经济的制度框架,以及稀缺性资源的数量,消费者的偏好一定会导向某种特定的生产法、资源配置和市场价格的构型”;[18]相应地,“经济规则性的存在意味着对这些矫正性的支付力量的运用存在着严厉的限制。事实上,从这些规则性着眼,市场表现出来的表面缺陷经常被发现就根本不是缺陷,而是社会协调所必须的、不可避免的代价”。[19]柯兹纳则进一步强调,市场这一协调过程是由企业家来驱动的,因为市场协调中产生的每一个缺口都以纯利润的方式表现出来,而这些利润机会的存在吸引了企业家的注意,他们试图抓住利润机会的行为驱散了无知,并由此引导市场选择之间的相互协调。

同时,奥地利学派对市场的系统性协调性质的认知逻辑不同于新古典经济学:它关注市场选择中的企业家精神,关注个体选择的自主性,关注人类活动的目的性;而且,它也关注个体选择时的环境不确定性,关注知识和警觉在动态竞争中的角色,而不是将市场现象看成仅仅是自发地变化的偏好和预期的直接表现。显然,基于这样的思路来理解市场过程的自发性和协调性,主观主义思维就扮演了重要角色。主观主义是奥地利学派的根本性方法论特色,这为米塞斯、哈耶克等充分强调和发展。在奥地利学派看来,正是市场的激烈竞争,使得企业家对市场价格的变化以及新的机会保持警觉,并与其他市场主体积极交流市场信息,从而促使价格不断调整。柯兹纳写道:“市场参与者的经济行为中企业家精神成分由警觉构成,这种警觉留意到环境中先前未被注意到的变化,这使得他们得以可能通过提供任何东西,进行交换从中得到比以前更多的回报”,“这样,竞争性内在于企业家的市场过程性质。或者,换一个角度,企业家精神内在于竞争性市场过程。”[20]

因此,在市场经济中,分散信息的发现和利用、进而市场的协调,根本上都源自企业家的行动。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

首先,为了追求利润,企业家就会依据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展开充分的经济计算,不仅通过对不同方案进行比较而采取行动,而且会根据形势的变化而不断调整自己的行动。这样,通过企业家的行动,各种分散的信息就得以传递开来;其中,最为重要的传递媒介就是市场,而动力机制则是竞争。为此,哈耶克“把竞争作为一个发现某些事实的方法,不利用竞争,这些事实将不会为任何人所知,或至少不能得到利用。”[21]竞争所发现的“市场”就包括了每个人所拥有的信息、偏好以及能力等。市场竞争的作用在于“会形成套价格,而依据这套价格,每种商品的售价之便宜,足以使它的出价可以低于其潜在的相近替代品的价格。”[22]问题是,任何竞争都基于一定的规则,这种规则如何产生的呢?基于特定规则的竞争所产生结果有具有怎样的性质呢?毕竟不同的规则会产生完全不一样的结果。显然,面对这些问题,奥地利学派并没有回答。

其次,企业家才能还具有创新能力,会创造出以前不曾存在的信息以获取利润。奥地利学派认为,企业家才能总是竞争的,一旦行为者发现的某些利润机会就会采取行动,而行动的结果则是原有机会的消失,其他人也就无法利用这一机会进行牟利;正因如此,每个逐利的企业家都会积极主动地去发现和利用各种潜在的机会,这就产生了相互之间的激烈竞争。同时,正是这种相互竞争催生了新目标和新知识,由此又衍生出了新的社会实体,从而导致连续不断的社会“大爆炸”,并使得知识的无限增长成为可能。问题是,企业家为获取利润所刻意创造的信息一定是具有社会价值的吗?企业逐利的竞争行为一定有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吗?同时,逐利的企业家是否会通过垄断或隐藏信息甚至通过推动经济波动来获利?毕竟人类是有限理性的。显然,面对这些问题,奥地利学派也没有清楚回答。

事实上,针对奥地利学派的“企业家能力将导致市场均衡”的观点,劳斯比(Loasby)就表达了深深的怀疑:“我们有什么样的保证使得企业家不会犯下严重的错误以至于将他们导向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劳斯比考虑了两点:(1)在不确定性的环境中企业家会犯错误。事实上,企业家对于现有的、某种程度上没有被注意到的条件的警觉性和他对于未来可能性的想象力之间往往存在差异,从而导致相互的预测落空,也根本没有系统性的力量可以将企业家导向不确定性的未来做出正确的、协调性的选择。(2)企业家还会有意识地误导消费者。事实上,企业家可以通过投机性的购买资产以在未来以更高价格卖给接棒者,从而制造出利润机会的可行性。[23]

针对这一质疑,奥地利学派的回应是:在一个分散信息的世界上,基于不相干的完全信息标准来评价社会效率是没有意义的。譬如,按照哈耶克的观点,由背后的偏好和稀缺性数据决定的社会最优性这样的观念原则上并没有问题,但这个最优性不应该成为制定社会政策的主要参考标准,因为关注这个社会最优性的信息从来都不是给定的;相反,对一个社会来说,重要的问题不是如何运用这样的知识来获得某种社会最优性,而是将分散在整个经济中的信息动员起来。[24]正因为奥地利学强调,未来是不确定的,也是内在地不可知的,因此,根据那个客观的未来作为行为的社会最优性的判断标准是没有意义的。

在这里,奥地利学派提出了两种视角的区分:(1)目的论视角,它主张市场调整的有效性依据某些事前定义的、已经存在的价值标准的相对实现程度来度量,这种“客观事实”与企业家的行为无关,相反是批判企业家行为的依据;(2)非目的论视角,它认为市场调整本身并没有一个独立于市场主体的创造性选择且被良好定义的目标,潜含在均衡概念中的目的论与真正的创造性并不相容。根据非目的论的观点,由于对未来往往是无知的,因而某些行为就不能被认为是“无效率”的行为,而应该被视为人类行为的无可逃避的特征。而且,正因为对未来而言没有真正的错误,从而就不能在明智的和不明智的经济政策之间做出区分;相应地,事后来判断某些与后来事实上发展的事情不相协调的选择是否妥当是没有意义的。

然而,基于“非目的论”的视角来理解市场效率,明显潜含着这样一个悖论:“一方面,我们被告知,非目的的、极端主义的视角对任何衡量市场效率的客观标准提出了质疑;另一方面,我们多少天然地理解,市场经济作为一个社会系统具有一些主要的优点——这些优点根据定义不存在于社会主义条件下——正是因为它促进其中的个体参与者的具有创造力的想象力。”[25]由此也衍生出对奥地利学派的一系列质疑:为什么奥地利学派对市场主体的想象力和创造性将导向个体的福利而不是社会的灾难如此自信呢?在没有任何客观评价标准的情况下,我们又怎么可以给予一个提倡创造性系统比不这样做的系统更高的评价呢?柯兹纳认为,此主张的基础就在于:“创造性本身被认为是有价值的——不管创造的是什么,并且不管不同的创造性可能相互撞车甚至相互扼杀”。[26]

四、企业家角色与利润性质

奥地利学派发展出了完整的企业家理论,并由此来理解市场的运行。不过,在奥地利学派学者中,对企业家才能和企业家精神的内涵理解却至少存在两个不同路向:(1)由维塞尔开创并为熊彼特发扬的路向,它将创新视为企业家精神的核心,突出具有创造性的特定活动及其在创造利润的过程中对经济发展的推动;(2)由米塞斯开创并为柯兹纳发扬的路向,它将警觉视为企业家精神的核心,突出具有警觉性的个体行为及其在发现和利用利润机会过程中对经济发展的推动。

首先,维塞尔将企业家视为具有超常能力和创造力的人,他们擅长利用竞争过程来实现自身目的,而其他普罗大众则追随和模仿他们。维塞尔意义上的企业家包括“大胆的技术创新者,敏锐了解人类本性的组织者,有远见的银行家,不计后果的投机者,征服世界的托拉斯领导者。”[27]维塞尔的思想对熊彼特产生了很大影响,熊彼特借用维塞尔的“先驱”、“领导者”和“创新”等概念而提出了创新理论。熊彼特认为,创新是一种商业行为,即把现有的生产能力用于新的用途,这包括创造新产品、新方法、新市场、新渠道、新组织等;同时,创新也是一个社会经济过程,企业家则可被刻画为一个初始变化,一个新机会生产者。因此,企业家活动产生这样的后果:(1)企业家的创新行动打乱一个既定的均衡状态,在均衡中创造出不均衡;(2)尽管企业家的创新又会导向一个新的均衡状态,不过企业家主要作为一个内在的非均衡力量而不是均衡力量而出现的。为此,熊彼特强调,创新是企业家利润的来源,只有在创新的情况下,才存在企业家的利润,才存在资本和利息;相应地,利润是企业家的“创新”活动所得到的报酬,从而是应得的“合理报酬”。一般地,随着新组合力量的消失而使得新的经济流变成过时,企业家就会酝酿新的创新,从而不断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

其次,米塞斯将企业家视为按照市场情况所产生的变化而采取相应行为的人,这是解决市场中不确定问题的人类行为的共性。米塞斯写道:“经济学在谈到企业家的时候,指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一个确定的功能。这种功能也并非为特殊群体和阶层的人所特有,而是固含在每一个行动之中,由每一个行动人承担……在交换学理论里,企业家这个词的含义是:能够专门发现每一行动之不确定的许多人。”[28]同时,米塞斯将那种通过调整生产以适应预期条件变化来获取利润的企业家称为“促进者”,他们更具主动性和冒险性,是发动和推进经济进步的开拓者,也是市场中的引路人。[29]米塞斯思想为柯兹纳所继承,柯兹纳进一步赋予了企业家一种警觉的品质。因此,米塞斯和柯兹纳意义上的企业家精神根本特征不是创新,而是警觉;企业家所获得的利润也不是来自创造,而是来自套利。事实上,按照米塞斯和柯兹纳的理解,企业家在警觉引领下从事发现和利用市场机会的功能,在低价进和高价出之间获得利润;一个利润机会的发现意味着对于不存在的某种可得物的发现,这就是企业家利润的实质。柯兹纳就写道:“不是把企业家视为先前不存在的创新念头的源泉,而是视为对已经存在并等待被注意的机会的警觉。在经济发展中,企业家也被视为对机会的响应,而不是创建机会;视为捕捉利润机会,而不是产生出利润机会。当有利可图地使用资本的生产方法在技术上可得时,储蓄流足够提供必需的资本,此时就需要企业家精神出场,以确保创新将事实上得到实施。没有企业家精神,没有对新可能性的警觉,长期利益就会永远得不到开发利用。”[30]

关于两类企业家精神的差异,柯兹纳也做了详细的对比说明:

“对于熊彼特而言,企业家精神的本质是这样一种能力:它打破惯例,去破坏现存结构,使系统离开平静的均衡循环流。而我们则认为,企业家精神中最关键的因素是这样一种能力:看到未开发的机会,这种机会的预先存在表明原先存在的平静循环流是一个虚幻,即还不是均衡状态,它代表一个注定要被打破的非均衡状态。对熊彼特而言,企业家是扰动的、去均衡的力量,从把市场从均衡的昏睡中驱离;而我们认为,企业家是建立均衡力量,其活动对现存的紧张做出反应,并向那些明知未被利用的机会提供纠正。”[31]在熊彼特的分析中,“企业家活动乃是领导者的活动——改革者和开拓者,这与那些跟随企业家的大量‘模仿者’的活动形成鲜明对比。这些领导者通过打破均衡状态创造暂时利润,推动经济发展上升到更高水平,而大量模仿者使经济停留在这一新的均衡水平。他们重塑平静、循环流的活动并不是企业家活动;他们是跟随者,一旦他们学会了模仿领导者就会进入又一个零利润惯例。”[32]

相反,“我们认为,企业家精神既体现在短期活动也体现在长期发展变化中,即被模仿者运用也被革新者自己运用。企业家精神只有当模仿性活动已成功地挤压出了所有有利可图的利润机会时才会停止。我们把这一过程,即超过均衡价格水平的价格降到均衡状态水平看作是一个企业家过程:这就要求企业家对真实状态的警觉调整到预期买者的真实渴望水平……熊彼特认为这些短期过程由追随者的模仿活动组成……企业家精神是属于那些聪明的、富有想象力的、勇敢和足智多谋的创新者。而我们则认为,只要市场参与者意识到做某事哪怕一点点不同于现存的做法,就可能更加准确地预期实际的可得利润,那么,这就是运用企业家精髓。”[33]“熊彼特用价格竞争来说明非企业家的普遍竞争,而用新产品和新技术来说明充满活力的企业家竞争。对我们来说,价格竞争过程,如由新产品、新技术和新组织形式表现出来一样是企业家的、动态的。”[34]

当然,借鉴新古典经济学将市场主体等同于同等理性的个体,米塞斯-柯兹纳的“警觉”和“套利”观也就成为奥地利学派的正统。按照这一正统观点,市场中的纯利润机会往往会以三种截然不同的形式存在:(1)在不同市场上以不同的价格同时买和卖,作为纯粹的套利的结果;(2)以一个较低价格买,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出售,作为跨期套利的结果;(3)以较低的价格购买原材料,并且以一个更高的价格在未来将制造出来的产品加以售出,作为一种创造性的生产行为的结果。[35]在奥地利学派看来,“纯粹的套利倾向保证对于所有双方都得利的交易机会被发掘;跨期套利倾向于避免‘浪费性的’跨期配置;在产品生产中的企业家活动倾向于产生技术进步。”[36]同时,正是由于正统奥地利学派坚持“套利”的企业家才能论,这在分析具体社会现实时就会暴露出不少问题。这里,我们着重就柯兹纳详细阐述的几个方面内容加以审视,并由此来剖析奥地利学派企业家才能理论所潜含的问题

(一)如何界分企业家行为和非企业家行为

奥地利学派将企业家精神和所有权的功能视为是可以分离的。纯粹企业家通过发现和利用市场机会来获取利润,但一些利润机会往往包含着种种时间耗费过程,如低资源成本和高商品收益之间的差异就使得这种资源可以产生某种当前利润的机会,但由于生产需要时间;因此,此时的利润机会就需要资本投资,而投资则是资本家的角色。此时,利润的获取就有几种情形。(1)纯粹的企业家可以通过“租借”资本家的货币资本而获得这种利润,而资本家因“出借”货币资本而获得的就是利息,这是资本所有者收入的实质。[37]2)如果一个企业家恰好自己拥有资产,因而企业家和资本家这两者角色就会合二为一,而不再是一个纯粹的企业家;相应地,他所寻求最大化的也许就不再是企业家利润,而是凭借资源所有权获取的准租金。但是,这就带来了问题:我们该如何区别买卖差额中获得的企业家利润和资本运作中获得的准租金呢?难道发现诸如“调用企业资源就可以获取一个超过市场价值的纯剩余”之类的机会就不需要企业家的警觉了吗?

事实上,按照奥地利学派对企业家才能的定义,通过以更低的市场价格雇用一组相关资源组成另一个能创造同样利润的企业,这也是企业家能力的表现。[38]依据同一逻辑,即使“出借”货币资本的资源所有者,他将资本“出借”给这个企业家而不是那个企业家,也是基于对不同企业家才能及其赢利机会的警觉,从而所获得的利润本质上也是企业家利润。进一步地,资本家雇用拥有警觉才能的企业家来组织生产和管理企业,所获得的利润也是企业家利润,因为该资本家选择雇用哪个企业家已经展现了更高层次的警觉。推而广之,股东、债券持有人以及股票市场上的交易者,无不是借助自身对市场变动中利润机会的警觉而获利的,因而也都是企业家。这样,按照奥地利学派的逻辑推理,除了正常的利息(银行利息)外,企业获得的所有利润都应该被视为企业家利润,因为它们都涉及对赢利机会的警觉和利用。

这也意味着,奥地利学派乃至一些新古典经济学家的如下做法是错误的:他们以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来区分资本家和企业家所承担的不同角色以及所获得利润的不同性质,将资本家收入仅仅视为准租金。[39]基本理由是,对风险的承担,本身就涉及了对利润机会的把握,涉及企业家的警觉才能,因为任何风险承担都是选择性的而非随机性的。事实上,在米塞斯看来,市场中的每一个行为都内在地包含了不确定性,而企业家就是专门应付不确定因素的行为人。显然,如沃恩所说,“假如接受按照米塞斯所定义的行为,没有什么行为不是企业家行为的话,那么后来柯兹纳通过区分最大化的行为与纯粹企业家行为的方式来试图调和奥地利学派和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关系的做法,似乎就成了问题。”[40]尤其是,如果将所有的市场活动都等同于企业家行为,我们又如何来保证企业家行为将通过分散信息的发现和传播而促进市场的协调和扩展呢?毕竟众多的理论已经告诉我们,市场主体的理性是有限的,而有限理性的市场主体之互动将会导向囚徒困境,广泛的市场失灵就是明证。

(二)如何界分垄断行为和非垄断行为

基于广义的企业家才能和“套利”利润,奥地利学派还为垄断行为辩护。为此,奥地利学派首先区别了两类垄断,并对两类垄断的性质及其对生产和福利的影响做了分析。(1)作为资源所有者的垄断者,他通过控制一种资源而以无限期地维持单独资源供给者的地位,从而影响该资源以及其他资源和产品的价格,进而影响整个生产模式和均衡位置。关于这一点,柯兹纳写道:“对所需资源的进入限制也许有效地阻碍了潜在企业家开发未被利用的利润机会,这并不是因为垄断限制他们察觉能设想到的任何机会,而是因为对资源的垄断也许已经消灭了进入市场的可能性。”[41]2)作为生产者的垄断者,他通过竞争而向市场提供了别人当前不能生产的东西,从而通过企业家活动而控制了一种给定商品的生产以及相应的生产要素。事实上,在现实市场中,即使一个人没有初始资本,但由于察觉到丰厚利润的机会并通过购买全部某一给定资源的可得供给,也可以成为特定商品的垄断生产者;同时,尽管他此时因为变成一个资源所有者而处于垄断生产者地位,但他发挥的却是企业家的作用,他所做的事也是其他人都可以做的,从而是竞争性的。

在奥地利学派看来,真实世界中显示出的生产垄断大多是源自竞争的结果,是其他人也可以进入的情形。所以,柯兹纳说,“当看到这样的情形,即资源已经被有企业家技能的生产者所垄断时,人们就只看到垄断生产者被免于竞争直到其资源垄断所允许的程度。而当人们采取长期视角观察垄断情形时,就会发现那是来自于竞争的胜利……企业家对于垄断地位的攫取,是迈向排除先前资源所有者和消费者决策之间的不匹配的一步。生产者赢得的利润,短期视角看来,很清楚是得自垄断占有资源的垄断租金,但在长期视角看来,则是竞争性企业家精神的利润。”[42]而且,奥地利学认为,只要生产者使用的资源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可及的,他们的活动就是企业家-竞争性的。譬如,生产者往往通过教育、广告来影响消费者的口味,甚至会严重违反既有的伦理价值,但只要用于广告、销售和生产的资源没有为垄断所控制,这类活动就是竞争性的。也就是说,在垄断的讨论中,奥地利学派刻意地去追溯它的成因,而不是目前的状态。柯兹纳强调,“一个避免去尝试了解市场过程的理论,不管它是否关注竞争,都注定无法提供市场过程与其他过程的不同之处的洞见。实际上,当代正统理论把竞争(当然还有垄断)看做是一种状态,而非一个过程。”[43]

正是通过对垄断的最终来源以及生产垄断特性的剖析,奥地利学就为当前所有的垄断进行辩护,因为目前的垄断根本上都是竞争的结果,从而就以“历史功绩”为“现实行为”辩护。譬如,正是以竞争为基础,哈耶克提出了自发市场秩序原理,并为市场中的权力集中现象辩护,也为大公司作为市场过程中的合理主体进行论证。在哈耶克看来,大公司不会像工会那样带来垄断权力的危险,而且等级制的大官僚组织中并不存在强迫关系;因此,企业垄断在当代经济中只是小问题,反托拉斯和反垄断政策都是不必要的。同样,米塞斯以庞大的铁路公司仍然无法阻碍汽车和飞机的出现为例说,“竞争指的是一种以更为低廉和优良的服务满足消费者的机会,并且这一机会不会受到那些可能被伤害的既得利益者之特权的阻碍。对一个挑战市场中既得利益厂商的心厂商而言,最为需要的就是头脑和观念。如果他的设计最能满足消费者最迫切的需要,并能比老厂商更低的价格供应给他们,他就能够成功地战胜那些大而有力的老手。”[44]问题是,(1)现实市场中,不同市场主体所能运用的资源是不同的,因而竞争必然是不平等的;(2)过去的竞争性行为并不代表取得垄断地位以后的行为也是竞争性的,相反,垄断者会逐渐改变其行为方式;(3)过去可以竞争进入的领域并不意味着一直会如此,相反,垄断者对产品生产的控制也就必然会损害竞争过程。

为了更好地认识这一问题,可以与国家层面的独裁者作一类比。实际上,很多独裁者原来曾经是承担巨大政治风险的革命者,是顾准所言追求社会自由和福祉的民主主义者,并为打破原来腐败的社会统治和无效的社会结构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一旦他们取得了政权,就同样采取过去那样压制不同意见的措施。为此,新古典经济学家极力否定和排挤这些早期的革命者以及后来的当权者,致力于设置一系列的制度安排来规划这些当政者的行为。当然,奥地利学派的信徒也会说,任何垄断企业都终究会破产、倒闭,而被会新的更有前途的企业所取代。但问题是,除非治理上存在严重问题,否则必然需要生产大的技术革命才能出现新企业取代旧垄断企业的局面,而且垄断者在企业破产之前已经攫取了巨额利润。同时,这一逻辑也同样适用于国家,任何独裁者都会被赶下台,但往往需要大的社会革命才能将这些独裁者赶下台,而且独裁者在此之前已经攫取了大量的垄断租金。由此我们反思:广泛存在的规模经济及其导向的垄断对经济发展的危害已经为大量现象所表征并且为各种理论所刻画,那么,奥地利学派又如何以一句“生产性垄断者也是靠竞争起家的”来抹杀这个现实问题呢?艾尔斯就指出,“为了维护竞争,商人必须不受政府‘干预’,对于垄断的发展来说,没有什么比这种学说更受欢迎的了。”[45]

(三)如何看待销售成本和产品差异

现代商业竞争中大量的广告和销售成本的投入也成为学者们的批判之薮:它不仅造成资源浪费,而且还塑造垄断。事实上,按照传统经济学的观点,生产成本往往被认为对一种即将生产的特定产品是必须的,销售成本则被认为只是改变了那种产品的需求曲线。但是,奥地利学派反对将销售成本从生产成本中分离出来的传统做法。柯兹纳列举了这样一些理由:“(1)企业家在市场上相互竞争,试图为市场提供更好的机会。但是,一个更‘好’的机会可能是在其他方面而不是提供更低的价格方面……(2)实证的经济学理论不能区分销售成本和生产成本。两种成本都是企业家为了提供更吸引人的商品而必须承担的……(3)作为其企业家角色的一部分,生产者的功能不仅仅是为消费者把东西生产和提供出来。他还必须提醒消费者某种产品现在上市了,甚至提醒他们这些产品有什么样的好处。”[46]在奥地利学派看来,“企业家……必须承担两项责任,既要设想一个机会怎样变得对消费来说是可用的,同时还必须使消费者意识到这个机会确实是可得的。企业家履行这个责任并不是通过向消费者提供可用知识来实现的……企业家必须以某种方式成功使消费者知道这个知识供给。”[47]

基于上述分析,奥地利学派给出了企业家所履行的两种功能:一是“使消费者知道机会可得性的功能”,二是“向潜在消费者‘提供信息’的功能。”[48]一方面,奥地利学派强调,企业家的基本功能在“使消费者知道机会的可得性”。柯兹纳写道:“人们可能认为,企业家更愿意通过生产那些消费者需求最急迫的产品,而不是生产那些需求相对不那么急迫,需要通过花费巨大的劝说来完成销售的产品”;[49]“在真实世界中,生产者-企业家致力于提供给消费者所缺少的企业家精神。生产者-企业家并不仅仅致力于向消费者提供他们所要购买的商品,还同样关心使消费者知道哪些购买机会的存在。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生产者在销售方面的努力远大于‘说服’,并且远大于‘知识’的供给。”[50]另一方面,奥地利学派也强调,企业家还需要“向潜在消费者‘提供信息’的功能”,因为消费者往往只有一些不完全的知识。米塞斯就写道:“推销员的任务不仅仅是简单地向消费者推销其所需的商品。他还必须向消费者就如何选择最难满足其需要的商品提供建议。”[51]问题在于,当企业家向消费者提供有关知识供给的信息时,这一信息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信息经济学表明,广告往往存在着信息型和劝说型两种类型,信息型广告固然对传递真实信息非常重要,但劝说型的广告却常常传递着虚假信息;而且,在市场崇尚的追求自利的动机支配下,劝说型的广告越来越普遍。

一般而言,我们可以将商品分成两种:(1)在购买时就可以确定或评价其质量的商品,称为可鉴别商品,如衣服的质量等;(2)只有在使用后才能确定或评价其质量的商品,称为经验性商品。显然,对可鉴别商品的广告而言,它的功能在于告诉消费者哪种商品更好;相反,对经验性商品的广告而言,它通常告诉消费者有这类商品和质量如何。也即,可鉴别商品的广告属于信息性广告,而经验性商品的广告属于诱导性广告。而且,在现实生活中,后一种越来越占主流。为此,斯蒂格勒指出,“广告本身是一种开支,而且本质上独立于所宣传的物品的价值。”[52]然而,即使传递信息的广告造成了如此巨大的成本浪费,柯兹纳却辩解说,应该“把所致浪费归因于疗伤过程要去治愈的不完美知识,而不是归因于竞争性的疗伤过程。”[53]在柯兹纳看来,尽管广告几乎不可避免地具有劝说特征,而这种劝说正是有效沟通以及改变人们错误想像所需要的。他写道:“伴随着如此多的广告信息‘轰炸’消费者,成功的企业家被证明越来越依赖于他的产品质量能否成功吸引消费者注意力。越来越多的企业家的努力和警觉致力于发现能与消费者有效沟通的方法。因此毫不奇怪的是,越富裕的经济,广告越具有鼓动性、指导性、刺激性、劝说性和遍布的特征。”[54]正是基于这一思维,奥地利学派看不到生产成本和销售成本之间的区别,看不到销售中的策略性行为造成的资源浪费以及信息污染。

(四)如何甄别企业家的欺诈和强制

奥地利学派推崇市场竞争,认为市场竞争将导向社会合作;但实际上,市场竞争在很多场合上都呈现出一个零和博弈情境,或者是一个位置博弈。正因如此,逐利的“企业家”可以充分利用其资源和信息影响别人的行为,从而获取来自他人创造的转移收入。一般地,为了在市场竞争中取胜,市场主体往往会采取这样两种促使合作瓦解的行为。(1)欺诈行为,市场主体会刻意地制造影响对方判断的“噪音”。显然,这种相互的策略性行为必然会导致内生交易费用不断提升和社会资源的无效配置。事实上,在信息的传播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信息的扭曲,这也就是噪音。按照Moles的观点,传播中的噪音实际上可以被看作发送者不想发送的信号,或接受者不想接受的信号。(2)强制行为,市场主体会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地位迫使对方接受不利条件。显然,相互之间的争胜行为也会导致不断升级的恶性竞争,最终导致资源投入的浪费。事实上,逐利的企业家不仅会通过发现和创造利润机会的生产性活动进行寻利(Profit-seeking),而且也会通过收入再分配的非生产性活动进行寻租(Rent-seeking),而这会产生大量浪费性的交易费用。

一个赤裸裸的案例就是2016年“五一”期间曝光的莆田系事件。在商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浪潮中,信息泛滥导致能挤到用户眼前的资讯更加“金贵”,这种激烈的信息竞争催生了“竞价排名”的广告模式,而支撑百度“竞价排名”则是资产雄厚的民营医疗资本。事实上,据公开报道,在百度2013260亿元的广告总量中,莆田的民营医院所做的广告占120亿元,而且这些广告费的60%都投给在搜索引擎,有医院在搜索引擎上的推广费用占到营业额的70%-80%。同时,莆田系的壮大则与市场化的医疗改革密切相关:20世纪90年代,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被复制到医院经营中,一些走街串巷的莆田游医以极低的价格承包了原先极度依赖国家输血的一二级医院及消防、武警医院的科室;2000年前后,卫生部对混乱的院中院进行整顿,已经积累了大量资金的莆田系由承包一个科室转向承包整个医院,同时自建大量的医院。自此,莆田医疗开始了产业化道路:或者花高价钱从公立医院挖人,或者刻意包装某某名医,并利用广播电台、互联网等进行宣传。正是听信了百度搜索中关于“滑膜肉瘤”的广告信息,一个叫魏则西的病患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接受了一种号称与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花费了20多万医疗费后才得知这个疗法在美国早已宣布无效被停止临床,而此时魏则西的肿瘤已经扩散至肺部而终告不治,从而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愤怒。[55]按照奥地利学的观点,莆田游医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企业家”,他们敏锐地捕捉到医疗改革带来的商机,并成功地壮大了产业规模;但是,他们的逐利行为最终不是有助于提升全面人民的医疗卫生水平,反而对很多患者造成严重伤害。

由此,我们可以重新审视奥地利学派的“消费者主权”观:相对于给定的稀缺的资源背景,相对价格体现了消费者的不同偏好以及不同商品的效用或价值;而且,消费者偏好和选择启动了数量不断扩张的企业家生产活动,并导致对要素服务的市场价值评估以及他们在不同产业间的相应配置状况。在这里,奥地利学派将消费者视为完全理解自己偏好,并且效用是完全客观的,但事实却并不完全是如此。事实上,企业家究竟选择哪种商品,关键在于哪种商品能够带来更大利润,在于能否影响消费者的偏好和消费者的信息。柯兹纳也承认,至少有两种原因会使企业家致力于通过改变人们的偏好而获利:“首先,即使最为迫切需求产生已被生产出来,通过一系列相对廉价的劝说活动,使消费者对此产品需求更急切……(此时)企业家对利润时机的警觉,可能表明了比简单生产已流行产品更有利可图。其次,企业家过去的决策已导致了错误生产事实上需要并不强烈的产品,很清楚,劝说有可能是一种避免已投入努力和资源浪费和废弃的方式。”[56]因此,对奥地利学派的消费者主权理论就需要质疑:现实世界中的消费果真是来自人们的真实需求吗?关于这一点,凡勃伦提出了凡勃伦商品,加尔布雷斯则提出了“生产者主权”说。

(五)如何评估企业家利润的合理性

米塞斯指出,“自由主义所主张的资本主义社会秩序是:资本家若要发财致富,唯一的途径是像满足他们自身需求一样来改善同胞的物质供应条件。”[57]问题是,市场能否以及如何做到这一点?一个明显的事实就是,现实世界中充满了信息不确定行和垄断,也就充斥了欺诈和强制。不过,米塞斯等人将之视为“资本主义普遍现象中的某种特殊现象”,而且“恰恰是自由主义遭到遏制时才会产生的特殊现象”,进而宣称“只要贯彻了自由主义的原则,这种现象绝不会发生。这是因为:在自由主义思想占统治地位的国家里,既无海关也无哄抬物价的卡特尔。”[58]进一步的问题是:自由主义原则究竟是什么?是根植于自然法的自然秩序?是自生自发的市场秩序?是抽象的一般规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机会?所有这些都面临着质疑:市场主体无论是行为人还是企业组织都不再是纯自然的,而是渗入了社会因素且呈现出明显的社会政治不平等;人类行动往往受各种社会因素的促发,从而也就不存在纯粹无意识的行动以及由此产生的自发秩序;越来越凸显的人际相异性必然使得法律层面的机会平等流于空谈。

所以,我们可以对企业利润的合理性进行审视。首先,奥地利学派将企业家利润主要归咎于“套利”,但“套利”根本上不是生产性的而是分配性的。一般地,面对市场既有的利润机会,总有人可以获得它,不是A就是B;而且,如果A获得了该利润,B就失去了该利润,但总利润并没有变化。那么,这又如何证明企业家利润的合理性呢?这里,只不过将“警觉性”作为利润分配的合理依据,但它并没有推动社会发展。其次,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追求利润的企业家不仅善于发现和利用现有的机会,而且还积极创造潜含利润的机会,但这种“创造”往往具有某种破坏性。显然,如果企业家在市场竞争过程中对各孤立的个人计划之间以及生产和消费之间等承担了协调职能,那么,这种职能将有助于社会价值的创造,从而也应该获得回报;但是,我们不能反过来说,企业家所获得的利润都源自其协调活动,因为企业家的逐利行动往往也会带来策略性冲突,对社会协调起到扰乱作用,因而也就不能将所有的企业家利润都视为合理的。在很大程度上,奥地利学派将资本家、垄断者乃至一切市场主体都冠以“企业家”之名,从而就有助于为市场中的一切逐利行为辩护,也为市场利润的合理性辩护。

五、结语:奥地利学派企业家理论的问题

通过对奥地利学派企业家理论的系统梳理和剖析,本章重新审视了奥地利学派有关企业家职能的一些主要观点,并提出了一系列的质疑。奥地利学派强调经济学要关注有意识、有目的理性行动,但又将企业家行为泛化,乃至将所有的市场行为都等同于企业家行为。试问,所有人类行为或市场行为都是理性的吗?显然,奥地利学派缺乏对不同行为目的和特征的具体分析。进而,基于“套利”视角,奥地利学派往往还将企业家与商人等同起来,从而为商人的行为辩护,却忽视了现实世界中的逐利者往往倾向于基于攫取和破坏而非创造获致财富的可能。试问,市场收入都是合理的吗?显然,奥地利学派没有认真辨析商人致富的实际途径。奥地利学派还认为,市场逐利行为将引导市场信息的发现和传播,从而有助于市场的协调和扩展,但它却忽视了逐利者对信息的刻意隐藏和“噪音”的人为制造。试问:现实世界中的市场主体会主动披露自己的真正情况吗?或者哪个市场机制能够“迫使”个体真实地显露个人信息?显然,奥地利学派的行为认知过于简单化和抽象化了。实际上,只要市场是不完全的,逐利者往往就不会知识发现利润机会,而是致力于创造利润,所创造的利润也并非来自财富的增量,而主要是来自财富的分配,典型的就是寻租活动。

之所以会出现如此问题,就在于奥地利学派根基于自然主义和肯定性理性思维。(1)失去了对现实世界的批判和现实问题的发现。究其原因,奥地利学派将市场秩序等同于自然秩序和正义秩序,将市场价格等同于合理价格或正义价格,从而也就忽视了市场价格信号的扭曲性,忽视了市场收入的不合理性,乃至将所有的逐利行为都视为企业家行为,将所有的市场活动都视为信息发现过程。2)倾向于为市场经济中的各种行为和现象辩护。究其原因,尽管奥地利学派承认市场主体在口味偏好、行为目的、个人知识以及警觉性等特性的人际差异性,从而引入了异质性的分析思维,进而关注个体行为之间的互补性和分工;但是,它忽视了个体不平等所带来的权力差异这重要因素,没有剖析异质性主体之间在市场活动中所产生的剥削、压迫以及奴役现象,进而缺乏对信息和地位不平等对收入分配影响的深刻考察。(3倾向于将现实市场收入合理化。究其原因,它认为市场主体因异质性而衍生出的不同权力或权利是合理,是一种资本要素,这种权力资本要求的充分使用视为是对社会良性发展的促进而非抑制,从而就赋予了市场机制所转让财富和财产权的合理性,甚至把官僚权力也视为一种可以运用的资本。最后,自然主义和肯定性理性思维还衍生出根深蒂固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和制度达尔文主义,相应地,奥地利学派倾向于从个人的无意识互动中推导出制度安排,并认为这种制度将朝好的方向不断演进,由此就忽视了制度变迁过程中权力的影响,也就严重误解了大量存在的不理想制度的成因。

面对上述质疑,奥地利学派也不得有所退缩。(1在论述企业家的作用时,奥地利学派及其信徒们就区分了风险和不确定,并以不确定作为市场的基本特征。他们认为,由于事件的可能性结果以及这些结构发生的概率都是未知的,因而就无法依据某种正式规则进行决策,而是要依赖对形势具有直觉判断能力的企业家。在这里,米塞斯本人就将概率划分为:类别概率和事件概率;其中,类别概率是将事件按照同质类别的单一因素进行划分。当然,米塞斯认为,单一事件往往是独一无二的,因而无法用概率来表示,因为他认为只有在事件可重复的情况下才可能定义概率。[59]问题是,概率本身并不等于精确预测事件出现的频率,如果我们关注的某一类事件,而这一类事件的出现就体现了某种程度的重复性,相应地,也就可以用概率来测度。譬如,任何一项高科技创业公司能否成功都是无法预知的,但一家创投公司通过在其他地方的信息收集却可以由推测该创业公司在特定时期内的成功概率。在很大程度上,产业政策并不是建立在特定企业的成功概率之上,而是对作为一个行业中企业成功的比例之上,这有赖于同一类别企业或其他国家相似行业的信息收集。(2)在论述建立企业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基本动力时,奥地利学派将之归功于在不确定条件下对资源进行判断的企业家精神。正是基于这种判断力,企业家不仅当下存在的机会做出反应,而且对未来环境中的事件进行估计并创造出新机会。但是,鲍莫尔(Baumol)和何尔康(Holcombe) 等人则将企业家精神区分为:一是破坏性企业家精神,它倾向于通过创造或发现资产新属性并以降低企业价值的方式控制这些新属性,如发现道德风险或寻租活动的新方法;二是建设性企业家精神,它致力于通过创造和发现新属性以增加企业的价值。[60]也就是说,企业家精神不仅会促进也可能会危害社会,因为它很可能采取一种寻租的方式去影响政府以特定的资源消费方式重新分配收入。

同时,现代奥地利学派的企业家精神和企业家才能理论还逐渐向维塞尔-熊彼特路线靠拢,以致企业家行为也就不再简单地等同于所有的市场行为。柯兹纳写道:“从事后的角度来看,我们会对我们的行为是否正确或不正确进行评判。我们可能会根据我们在作出选择的试点所具有的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判断说一个‘不正确的’行为是不明智的,是应该受到责难的……我们仍然可能会后悔我们先前没有能力对这个世界有一个更有预见性的认知。努力作出‘正确的选择’,去形成‘正确的经济政策’,是具有明确意义的事情……在进行选择时,我们并不满足于仅仅选择一种在未来不会被认为是过于草率或过于谨慎、因此应该受到责难的方式做事情,而是试图做出未来被证明是正确的、成功的选择”。[61]显然,在现实市场中,人们的警觉性和想像力是不同的,一些人对未来的预测往往比另一些人更为成功,其中的突出者才可称为企业家。柯兹纳写道:“一旦我们承认努力去更正确地预见未来不是空洞的,我们就很难拒绝承认人类品质中所具有的‘警觉性’。我们必须承认存在着某种‘企业家能力’这样的东西,一种独立地把握机会并且更准确地掌握相关未来的图景。”[62]同样,米塞斯也承认,“面对同一个变化,不同的人反应的速度和方式都不一样……在市场里,有些人是先行者和引路人,而别人只能步这些身心敏捷之人的后尘。这种领袖现象,其真实性在市场活动与其他任何的人的行动上均无差别”;但是,米塞斯又认为,面对这些疑惑,只要用更为狭义的“促进者”(Promoter)来代替“企业家”就可迎刃而解,因而企业家就是指“那些执着于按照预期的市场变化而调整生产活动从而获利的人;那些比普通人更具原创力、冒险精神和敏锐目光的人;那些推动经济进步的拓荒者。”[63]

然而,尽管以柯兹纳为代表的现代奥地利学派学者承认市场主体在“警觉性”和“想像力”上存在差异,从而开始将企业家和普通市场主体区分开来;但总体上,现代奥地利主流派所坚持的依然是米塞斯-哈耶克路线,而不是维塞尔-熊彼特路线。事实上,熊彼特的企业家精神根本体现为创造性而非警惕性,企业家利润根本来源于创新而非套利,企业家活动根本作用是打破均衡而非促进市场协调。柯兹纳写道:“企业家并不试图去正确地想象他的行为可以控制的未来,而是由于他自己的行为部分地会影响的未来……企业家与其说是在选择一条与‘现实’相吻合的行动路线,还不如说他在选择他的行为可能会影响的各种可想象的现实之间进行选择。必须大胆地承认,在这样的场景下所要求的预见性必定显得非常不同于在把未来看成是实质上决定性的、与个体决定怎么做无关的那种情形中所讨论的简单的预见性。”[64]尤其是,在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强烈支配下,国内一些经济学人更是无视奥地利学派企业家理论本身所存在的缺陷,而倾向于混用企业家理论两条路线中的警觉和创新来为现实市场机制及其后果辩护:一方面,他们将企业家的警觉性扩展到所有市场主体身上,从而为市场行为的合理性以及市场机制的有效性辩护;另一方面,他们将企业家的创新精神运用在那些资本精英身上,从而为企业高管的高额报酬以及市场收入的巨大差距辩护。

很大程度上,张维迎就将企业家视为资本的化身,认为企业家是具有更高经营能力的资本所有者,并由此极力主张应该由资本雇用劳动而非相反。在某种意义上,这可以看作是向米塞斯和罗斯巴德的回归。事实上,不同于柯兹纳将警觉和发现视为企业家精神的基本特征,米塞斯认为企业家精神的精髓在于承受不确定的行为,罗斯巴德进一步将那些利用资本并承受亏损概率的人才视为是真正的企业家。也就是说,米塞斯-罗斯巴德意义上的企业家是“资本家-企业家”合为一体的企业家,“他们甘愿用自己的货币资本去冒险,预测未来、承受不确定性、赚取收益……企业家几乎都是资本家,资本家也总是企业家。”[65]但是,这里存在两个明显问题:(1)现代企业中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这是自凡勃伦、贝利和米恩斯以来就已经广为经济学所注意到的现象;(2)资本家-企业家赚钱的途径是多种的,既可以从承担不确定性中获得收益,也可以从控制不确定性取得收益,既可以从财富创造中获得收益,也可以从财富转移中获得收益。很大程度上,在所有权和经营权相分离以及生产与金融相分离的情形下,奥地利学派意义上的企业家更倾向于通过对生产过程的短暂控制而获得转移收益,而这种行为往往并不利于技术的创新和财富的创造;进而这些企业家也逐渐蜕变成单一的“套利者”而非“创新者”,而频繁的套利行为非但不会促进市场协调反而加剧市场波动。显然,张维迎等国内一些经济学人根本无视这一点,乃至缺乏对奥地利学派学派思维和学说的应有审视。

可见,简单而机械地承袭现代奥地利学派的市场过程理论和企业家理论,根本无法解决本章所提出的问题,如无法甄别不同利润的性质,无法区分不同市场行为的作用,不能理解市场的非效率存在,不能理解市场的剧烈波动,从而也就不能正视市场机制内含的问题。实际上,奥地利学派开山者之一的维塞尔就承认纯粹的交易投机者与生产者、商人和企业出资人的活动存在根本性差异,“他从来就不关心改善供求之间的关系。他获得利润时最高目标就实现了……激励他的因素与赌徒一样。”[66]而且,所有这些认知都为凡勃伦、米恩斯等美国制度学派学者所深入剖析,他们系统地区分了生产者和投机者。因此,我们在借鉴现代奥地利学派的流行学说揭示市场的性质和功能并由此为市场机制辩护的同时,至少应该全面剖析奥地利学派先驱者的认知,应该积极汲取美国制度学派所提出的洞见。当然,国内经济学界在理解和运用奥地利学派思维分析具体问题上之所以存在混乱,很大程度上也与奥地利学派的特性有关。奥地利学派嵌入在特定的主观主义心理哲学之上,这种心理哲学迄今并没有取得共识,而且还会混淆人们对社会现象的认知,从而很难为社会大众所把握和接受;相应地,奥地利学派所提供的经济分析框架也是不明确的,缺乏一条为青年学子所遵循的清晰而简洁的研究路线,从而也就很难为很多学子所接受。正因如此,尽管奥地利学派提出了不少引起深思的观点和告诫,但其很多观点也具有某种程度的非推论性质,而往往有赖于某些权威人士的解释。


本文载《社会科学研究》2017年第2期。



[1] 张维迎:我为什么反对产业政策?http://finance.sina.com.cn/meeting/2016-11-09/doc-ifxxnffr7227725.shtml

[2]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12113页。

[3]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35页。

[4] 米塞斯:《经济学的认识论问题》,梁小民译,经济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147页。

[5] 米塞斯:《经济学的认识论问题》,梁小民译,经济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148页。

[6] 米塞斯:《经济学的认识论问题》,梁小民译,经济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13-14页。

[7] 米塞斯:《经济学的认识论问题》,梁小民译,经济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16页。

[8] 邓正来:《自由与秩序:哈耶克社会理论的研究》,江西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5页。

[9]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28

[10] 多兰:“作为非科学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载多兰主编:《现代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基础》,王文玉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6页。

[11]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41页。

[12] Ludwig von Mises, 1996, Human Action: A Treatise on Economics, B.B. Greaves (ed., 4th edn, New York: Foundation for Economic Education, P.314.

[13] 德索托:《奥地利学派:市场秩序与企业家创造性》,朱海就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19页。

[14] 德索托:《奥地利学派:市场秩序与企业家创造性》,朱海就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20页。

[15] 德索托:《奥地利学派:市场秩序与企业家创造性》,朱海就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19页。

[16]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1页。

[17]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7页。

[18]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1页。

[19]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0页。

[20]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213页。

[21] 哈耶克:《经济、科学与政治:哈耶克思想精粹》,冯克利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120-121页。

[22] 哈耶克:《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邓正来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版,第147页。

[23]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5页。

[24]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7页。

[25]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1页。

[26]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1页。

[27] 维塞尔:《社会经济学》,张旭昆等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421页。

[28] 米塞斯:《人的行动:关于经济学的论文》,余晖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3年版,第278页。

[29] 王军:《现代奥地利经济学派研究》,中国经济出版社2004版,第90页。

[30]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62页。

[31]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06页。

[32]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07页。

[33]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07页。

[34]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08页。

[35]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53页。

[36]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54页。

[37]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41-42页。

[38]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45页。

[39]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47页。

[40] 沃恩:《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在美国——一个传统的迁入》,朱全红等译,浙江大学出版2008年版,第92页。

[41]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87页。

[42]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8-19页。

[43]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75页。

[44] 米塞斯:《人的行动:关于经济学的论文》,余晖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3年版,第302页。

[45] 艾尔斯:《经济进步理论:经济发展和文化变迁的基本原理研究》,徐颖莉等译,商务印书馆2011年版,第34页。

[46]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13页。

[47]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23页。

[48]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25页。

[49]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33页。

[50]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24页。

[51] 米塞斯:《人的行动:关于经济学的论文》,余晖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3年版,第399页。

[52] 斯蒂格勒:《产业组织和政府管制》,潘振民译,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79页。

[53]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49页。

[54]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35页。

[55] 莆田系曾投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http://www.zaobao.com/wencui/social/story20160502-612183

[56] 柯兹纳:《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刘业进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33-134页。

[57] 米塞斯:《自由与繁荣的国度》,韩光明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53页。

[58] 米塞斯:《自由与繁荣的国度》,韩光明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53页。

[59] 克莱因:《资本家与企业家》,古兴志译,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05页。

[60] 克莱因:《资本家与企业家》,古兴志译,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76页。

[61]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8页。

[62]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9页。

[63] 米塞斯:《人的行动:关于经济学的论文》,余晖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3年版,第281280页。

[64] 柯兹纳:《市场过程的含义》,冯兴元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30页。

[65] 克莱因:《资本家与企业家》,古兴志译,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3页。

[66] 维塞尔:《社会经济学》,张旭昆等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461页。

  评论这张
mgtip white">觛/s publi toL ftermile="d="发布到LOFTER> clic02.3 ><
ic02.3 >< ass="nbc-0 nbc-0-40 ptcmi"> 有为政府的概念能否自洽:林田争论之 2017.02.3 >转发至微博me">2017.02.3 >2017.02.3 >< < ass="nbc-0 width:290px_bl"> ="0pan ll曲皏 io" width="100%blaeigh 13an>< ass="> id="ac="pbar
觓stpan莱浮163.p 7">"> (> k" classugan adC>1dwlme">201)me">201> dow. 7">|me">2017.02.3 ><02.3> 7">"> (> k" classugaCommentC>span>201 02.3 >< < 02.3 >< 02.3 >< 觓stass="> ref="rdifmgtip white">觓s.3> "nbc-0 nbc-0-40 ptcmi"> ref="how.dow- |me">2017.02.3 ><02.3.3>ass="> shur"-kpJB href=mgtip white">觓s.3.3> k" clashur"Btn_ ftermile="d="分享到LOFTER> "> shur"itm fter f-bkiB sugges02.3 >< 02.3 > k" clashur"Btn_sinaweibo" le="d="分享到新浪微博bl"> shur"itm sinawb f-bkiB sugges02.3 >< 02.3 > k" clashur"Btn_qq" le="d="分享到QQ空间bl"> shur"itm qqzptc f-bkiB sugges02.3 >< 02.3 > k" clashur"Btn_qqweibo" le="d="分享到腾讯微博bl"> shur"itm qqweibo f-bkiB sugges02.3 >< 02.3 >ass=k" clashur"Btn_weixin" le="d="分享到微信bl"> shur"itm weixin f-bkiBass="> code2dimiv > ple 02.3母拍钅芊褡郧ⅲ styisplay:blitMaxI Gen.do?url= 17.cp" 02.3 ><

用微信an> an>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n> clic< 02< 02 shur"itm yixin f-bkiBass="> code2dimiv > ple 02.3母拍钅芊褡郧ⅲ styisplay:blitMaxI Gen.do?url= 17.cp" 02.3 ><

用易信an> an>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n> clic< 02< < 02.3 ><02.3 <02.3 >< > > 106n> 087080075>ord87083075> rd84095065> 5> pan class="white ti02.3>inpu="ptc ph 20><e">20><ep> <p align="center"02."nbc-0"ide -align:center;"02.><ide" 死骋"1]柯兹6.N-US中国经济出版华文行楷;"02.>--<e">20><ide" src="h"柯兹6.N-US中国经济出版华文行楷;"02.>第20><e">20><ep><p align="center"02."nbc-0"ide -align:center;"02.><ide" "nbc-0"柯兹6.N-US中国经济出版华文行楷;"02.>朱富强<e">20></p> <p "nbc-0"ide -852ent:20.65-USamilchur-852ent-c>柯兹0.5-US中国经济出版n>

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b><ide" src="h"amily:宋体;" >柯兹0.5-US中国经济出版n>

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 20><ide" src="h"中国经济出版n>视为ingImg >201分析单位,强调要集中分析衋n>的动机而非行动的结果;同 >〗訣N-U环境中的利润机会保持警觉的特性视为企业家精神,而将充分利用这些信息的能力就是企业家才能。第20><ide" src="h"中国经济出版n>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120-121年版,第20><ide" src="h"中国经济出版n>20><ide" src="h"中国经济出版n>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120-121年版,第和非企业家衋n>,无法界分垄断衋n>和非垄断衋n>,无法认识销售成本和产品差异,也无法甄别<e">20><ide" src="h"中国经济出版n>20><ide" src="h"中国经济出版n>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ide" 死骋"1]

20></p> <p align="ref="02."nbc-0"ide -852ent: 21.2-US"02.><ide" 死骋"1] 上海财经蹿120-121页。 20></p> <p align="center"02."nbc-0"ide -align:center;"02.><b><ide" >一、引言<e">20><ide" 死骋"1]20></b></p> <p "nbc-0"ide -852ent:21.75-US"02.><ide" "nbc-0"amil/div> 20>;mso-a分析范式来反对林毅夫的社20>font:m<ide" 死骋"1]20>;mso-a范式<ide" 死骋"1]20>-th馐且恢<ide" 死骋"1]20>演化范式<ide" 死骋"1]20>-幌喾矗忠惴蛐欧畹氖<ide" 死骋"1]20>新古典ingImg范式<ide" 死骋"1]20>-且恢<ide" 死骋"1]20>设计范式<ide" 死骋"1]20>。<ide"><ide" 死骋"1]20><e">20><e">20><e">20>按照font:m<ide" 死骋"1]20>;mso-aEN-U 珽N-U最重>的特征是变化而非均衡,EN-Ui赫莍no欠⑾趾痛丛煨碌慕灰谆帷⑿碌暮献骰-fa獭O喾矗珽N-Uarea所依赖的行动或条件与新古典ingImg的假设之间却显得不相容。例如,font:m<ide" 死骋"1]20>;mso-a范式的创新一定会-贾耡rea的苫完全 >踔-贾滤降<ide"pan >"1]20>垄断<ide"pan >"1]20>-th庀匀挥胄鹿诺鋓ngImg的完全area假设不相容;再如,font:m<ide" 死骋"1]20>;mso-a范式将信息的分散性、主观性和不对称性视为需要EN-U的条件,因n>蔔-U以分工和专业化为n> ast止ず妥ㄒ祷募壑稻屠醋孕畔⒉欢猿-th庀匀灰灿胄鹿诺鋓ngImg的完全area假设不相容。正是基于font:m<ide" 死骋"1]20>;mso-a的蔔-Uarea e维迎推崇企业家的作用:通过发现不均衡和套利机会而采取相应行动,从而促使蔔-U趋向协调和均衡,通过冒险和创新而创造出新产品、新技术并由此推动消费结筺g=社"1]20>边际收入等于边际成本<ide"pan >"1]20>-fa嬖蚣扑愠鲎钣磐度雊=社量;制定这補的决策不需要想象力,不需要机敏,不需要判断力,从而就不可能是真正的企业家。<e">20><ide" 死骋"1]

上海财经蹿20></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认定,EN-Ui赫芄怀浞旨し⒑头⒒悠笠导也拍堋oc碌乩煽蠢矗笠导夷芄辉诜蔷饧鄹裰蟹⑾趾妥プ±蠡幔笠导壹涞南嗷rea则促使了信息的传播、知识的利用以及蔔-U的动态演化,最终产生出苫断扩展的蔔-Uan l,从而推动;mso苫断" 。<e">20><ide" "nbc-0"

的特征就是“动态的企业家<ide"pan >"1]20>area性发现a獭 >馐沟谩笆N-U具备持续地产生在合理的程度上接近均衡价值的价格的能力 ><e">20><ide"><ide" 死骋"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nbc-0"中国经济出版n>20胤⑸谋渫耆狈釫土>”<e">20><ide"><ide" 死骋"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nbc-0"中国经济出版n>20><ide" "nbc-0"

上海财经蹿20><ide"."nbc-0"中国经济出版n>20><ide" "nbc-0"

上海财经蹿"1]20><e">20></p> <p align="center"02."nbc-0"ide -align:center;"02.><b><ide" "nbc-0"

所面对的核心议题<ide"pan >"1]20><e">20></b></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 >新古典ingImg教材对<e">20><ide" "nbc-0"

的是稀缺E侄卧诨ハ郺rea的目标之间的配置。据此,就目标和E侄嗡龅募苹卸褪抢硇孕an>,资源的有效利用问题也就成为集中pan>工具理性的必然产物。但是,c碌乩傻<e">20><ide" 死骋"1]">

20></a><e">20><ide" >却<e">20><ide" "nbc-0"

的狭隘 解,并试图将ingImg的范围扩展到所有有目的的人类衋n>。font:m写道st;按又鞴奂壑 械ino的两个命题使得老一代ingImg家所追求的‘ingI’与‘非緉gI’之间的准确划分开是不切实际的。第一,存在这補一种认识 >2011<詌,而不仅是一 一种理性衋动的特征。因此,所有理性衋动都是一种緉gI化的行动。第二,存在这補一种认识<每一个有意识的人,也即有意义的行动都是理性的。只要行动所要达到的最终目标"EN-价值或目的"EN-是、而且确实总是、并且毫无例外地必定是超出理性的 > 叭绻杏幸馐兜男an>都是一种理性緉gI化的行动,那么,就必须能揭示出 la恳桓鲂卸小>踔猎诹餍械挠梅ㄉ媳怀莆蔷ngI的"卸邪幕揪ngI范畴n>”<ide"><ide" 死骋"1]20><e">20><e">20><e">20><ide".死骋"1]20><e">20><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20><e">20><e">20><e">20>很大程度上,緉gI 中的a恳桓鼋 都是緉gI生活中由相互作用的人类衋n>主体所构成 一种状縪的结果,因此,緉gI学本质就是一门人类衋n>学。相应地,font:m给緉gI学下了这補一个定义恒定不变的衋n>范畴及其在人类活动的所有可以想象的特定环境中运行的一般科学。同 >ont:m认为-t人类衋 la行动发生的条件之间往往不是以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具体形式或实际背景为n> as相反,行动往往依赖于“有意图的这一事实 >∫蚨死嘈a 呈现出形式 la公理化的程 l,进而緉gI学也具有强烈的先验性。font:m写道st;霸擞霉硇苑椒ň涂赡芙⒁幻湃绱艘话愕钠毡槿死嘈an>学>∫灾劣谒奶逑挡唤霭宋颐鞘导拭娑缘氖澜缰械乃行卸嘈停乙舶似涮跫耆窍胂竦牟⒚挥腥魏蜗嘤榈氖澜缰械男卸嘈汀<词拐隼分写用挥泄魏渭浣咏换唬醣 也仍然是有意义的n>”<ide"><ide" 死骋"1]20><e">20><e">20><e">20>相应地,font:m认为-t“緉gI学的定理不是来自事实-fa鄄欤谴有卸幕痉冻胫醒菀锍隼吹>飧龇冻胗惺北槐泶镂猧ngI原则ont惺北槐泶镂壑1”<ide"><ide" 死骋"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呢?font:m认为-t緉gI学so注的“人的行动”是指理性的行动or是in类衋动中有意识、有目的的衋n>,这包括了衋n>者为改善自身状縪而进行有目的的努力以及对刺激及其环境条件所作的有意识调整。这意味着,人不仅会进行计算,也对机会保持警觉>庖簿褪瞧笠导揖瘛O喾矗薇鏊苟匀死嘈an>的so注仅仅局限在以最有效的方式利用给定的资源去实现给定的目的>饨鼋鍪鞘屎嫌诜⑾只嶂蟮娜死嘈an>,而没有揭示发现机会的人类衋n>。很大程度上,正是通过引萵具有警觉性的企业家,font:m就将人类衋n>从资源配置决策转变成了现E敌卸痮r将蔔-U均衡 转变成了蔔-Ua 。为此,c碌乩汕康鳎致薇鏊购蚮ont:m在人类衋n>学 上的苫同 lan是至关重>的。尤其是,作为人类衋n>学最发达的一个分支,緉gI学必须从反思人类衋n>的本质开始,现代ingImg >2011<理如<e">20><ide" 死骋"1]">

20></a><e">20><ide" "nbc-0"

的目的性之思考。<e">20><ide" "nbc-0"

上海财经蹿"1]"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20><ide" "nbc-0"

上海财经蹿20><ide" "nbc-0"

20><ide" "nbc-0" 社会科amilst;" >上海财经蹿20><ide" "nbc-0" n>20><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20><ide" "nbc-0" n>201特征就体现为它根基于一个简单且苫可否认的事实和in验(即不言自so-墓恚喝说男卸-t即人总是以稀缺性手段追求最大化的目标。也就是说,c碌乩傻"叭说男卸辈⒉痪窒抻谂渲梦侍獾木霾叻治觯且治龆嘀匦缘"澳康"焙汀笆侄巍薄<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20><ide" "nbc-0" n>上海财经蹿20><ide" "nbc-0"

"1]20>)被赋予有效追求目标的倾蟣,从而对给定的蔔-U数据做出反应;(<ide"pan >"1]20>)还被赋予对 庑┍浠龀銎笠导业木鹾颓Γ佣芄蝗啡夏男┠康氖歉米非蟮囊约澳男┦侄问强傻玫"R布矗琧碌乩傻"靶卸摺泵媪僮潘厝挝瘢翰唤鲆啡舷喙氐氖侄<ide"pan >"1]20>目的框架,而且要寻求与之相关的效率。<e">20><ide"><ide"pan >"1]

上海财经蹿"1]20><e">20><e">20><e">20><ide"p"nbc-0"

"1]20>)覫人的行动和有计划的努力来解E臀颐侵芪У氖澜纾唬<ide"pan >"1]20>)探索有目的的in类衋动/spa通过;mso相互影响而产生无意识的结果。<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1]20>)它比现代主流ingImg更有雄心>∫騨>不仅覫人的目的所描蕂的图画要比用事件所描蕂的图画更完全,而且坚持揭示;mso现象中作用的真正因果关系也要比建立基于统计-612的緉验规律更深刻;(<ide"pan >"1]20>)它的解E陀窒缘貌荒敲从行坌>∫騨>它并不试图确定緉gI量之间的数量关系,并不试图成为定量科学。<ide"><ide"pan >"1]"1]20><e">20><e">20><e">20>事实上-tsoc碌乩煽蠢矗匀豢蒲Э梢愿輆鄄焖玫氖堇<ide"pan >"1]20>检验<ide"pan >"1]20>假说,但同補的方法运于;mso科学将会漏掉所pan>现象的本质;进而>∫胝嬲 解 庑;mso现象,就必须探寻相应的人类衋n>及其目的。相反,如果从in类现象的pan>中清除人类衋n>的目的,就会把创造性的人类衋n>等同于机械行n>,此时所讨论的只是机器人行为而非人类衋n>。正是t捎赾碌乩山玦ngImg等同于人类衋n>学,承认不同个体有异諩N缘钠煤湍芰Γ佣突岢沟拙芫约屏烤ngI学作为緉gI -墓ぞ摺<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视为基本分析单位,强调要集中分析衋n>的动机而非行动的结果"R话愕兀琱鈇d人类衋n>有两大特読ly(<ide"pan >"1]20>)人类衋n>本质上是有目的的>庵帜勘瓴⒉皇窃谠际跫率迪肿畲蠡浅ジ兄降牟蛔栽诘囊蛩匾栽诮创镏赂玫氖挛镒刺唬<ide"pan >"1]20>)人类衋n>观 "1]"1]20><e">20><e">20><e">20>相应地,font:m就将企业家才能 解为人们创造和发现环境中出现利润机会并采取相应行动以利用机会的能力,并主要从先天而非后天来 解 庵帜芰Αont:m写道st;耙桓鋈艘诠ど探缬谐删停槐匾>在工商管 学院得到学位。这些学院只训练例行工作的低级人 >【鲅盗凡怀銎笠导"R桓銎笠导也皇茄盗烦隼吹"R桓鋈酥晌笠导遥谟诎盐帐被⑻畈箍障丁!<ide"><ide" 死骋"1]20><e">20><e">20><e">20>问题是,如果企业家的警觉性是天生的,那么,;mso教育对人类智能又起到什么作用呢?<ide"pan >"1]20><eide"></p> <p align="center"02."nbc-0"ide -align:center;"02.><b><ide" "nbc-0"

"1]20><eide"></b></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中提炼出了企业家精神,进而 lan出了一套企业家才能 :能够充分利用蔔-U中分散知识的能力就是企业家才能。企业家才能<ide"pan >"1]20>也是c碌乩傻暮诵 <,该词源于西班牙语中的<ide"pan >"1]20>,而<ide"pan >"1]20>和英语以及法语中的<ide"pan >"1]20>都源自拉丁语动词<ide"pan >"1]20>,其意思是"叭シ⑾帧⑷タ础⑷ジ兄⑷ト鲜逗腿シ >±〈<ide"pan >"1]20>包含了"靶卸焙汀叭ツ谩⑷プァ "R虼耍<ide"pan >"1]20>就与“行动”具有相同意思。<e">20><ide"><ide"pan >"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nbc-0"中国经济出版n>"1]20>”一词的含义“本质上是由发现或觉察机会来实现某个目的、去获得收益或利润>∫约安扇⌒卸 没肪持胁恼庑┗崴槌 >∷逑至"耙恢帜苁挂桓鋈朔⑾趾桶盐掌渲茉夥⑸虑榈某中栊浴薄<e">20><ide"><ide"pan >"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nbc-0"

20><ide"p"nbc-0"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ide"p"nbc-0"

20><ide"><ide"pan >"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20><ide"p"nbc-0"

上海财经蹿"1]"1]20><e">20><e">20><e">20>事实上-t<e">20><ide"p"nbc-0"

主题就是持续地阐明自己对EN-Ua痰 解:蔔-Ua烫峁┝讼>2N缘牧α浚庵至α客ü笠导业木醵黄舳佣兄诮档拖嗷バ晕拗某潭取t:min认为-t企业家行为是明显不同于最大化行为的特殊行为>∷非罄蠖⒁獾剿寺┑ >幔琱鈇d>嵬硐治恢致蚵舨罴 -男问剑笠导掖觝庑┎罴 中获利而成为套利者;同 >∑笠导已罢一窭>岬奈抟馐督峁不-贾率N-U接近于均衡。<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主流ingImg家如舒尔茨等倾蟣于将企业家视为对EN-U条件做出无摩擦的反应:一方面>∷芄幌蚴N-U提供所需要的服务t捎谡庋a的服务是有价值的,因而h鈇d服务对应了一条需求曲线;另一方面>∷材芏圆痪馓跫 情势做出反应而提供重新配置资源的服务t捎诙愿恫痪獾哪芰κ窍∪钡模蚨鴋鈇d服务对应了一条供给曲线。这样,对付不均衡的企业家服务产生出一个由供求曲线交点所决定的蔔-U价格,因而蔔-U总能产生正确 服务数量以矫正不正确 选择,从而总是处于协调状态。(<ide"pan >"1]20>)非主流ingImg家如沙克尔等则强调企业家根本不能被纳入严格的理性选择的均衡 框架之中-浩笠导宜硐殖隼吹难≡裢婕耙恢帧霸葱院拖胂驨缘募家 >≡谌魏我庖迳隙疾荒芑嘉愿ㄌ跫 >捣从Γ佣刖 是根本不相容的。<ide"p死骋"1]20><e">20><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捌笠导揖裼刖庾刺幌嗳荩刖鈇淌窍嗳莸摹薄<e">20><ide"><ide"pan >"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p"nbc-0"

∷环矫娲由晨硕睦 中提出了人类选择的“原创性”视角>×硪环矫嬗殖腥掀笠导夷芄痪醯胤⑾窒钟惺N-U选择协调模式中的缺陷。事实上-tc碌乩傻睦粗髡啪褪> 笆N-U上发生的并不是偶然的,而是苫可逃避的緉济a嬖騈缘慕峁琱庑゛嬖騈砸詓o显的某种趋势表现出来。给定蔔-U緉济的制度框架,以及稀缺性资源的数量,消费者的偏好一 会-枷蚰持痔囟ǖ;ā⒆试磁渲煤虴N-U价格的构型 ><e">20><ide"><ide" 死骋"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p"nbc-0"

20><ide"><ide"pan >"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p"nbc-0"

蔔-U协调中产生的a恳桓鋈笨诙家源坷 方式表现出来,而这些利润机会的存在吸引了企业家的注意>∷鞘酝甲プ±蠡岬男an>驱散了无知-t并由此引导EN-U选择之间的相互协调。<ide"p死骋"1]20><e">20><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碌乩啥訣N-U的系>2N孕餍灾实娜现呒煌谛鹿诺鋓ngImg:它so注EN-U选择中的企业家精神,so注个体选择的自主性,so注人类活动的目的性;而且>∷瞫o注个体选择时 >肪巢蝗范ㄐ裕瑂o注知识和i踉诙琣rea中的角色,而不是将蔔-U现象看成仅仅是自发地变化的偏好和预期的直接表现。显然,基于这補的思路来 解EN-Ua痰淖苑⑿院托餍裕鞴壑饕逅嘉桶缪萘酥匾>角色。主观主义是c碌乩傻母拘苑椒厶厣馕猣ont:m、;mso-a等充分强调和发展。<e">20><ide"p"nbc-0"

上海财经蹿20><e">20><e">20><e">20><ide"p死骋"1]20><e">20><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20><ide"p"nbc-0"

20><ide"p"nbc-0"

上海财经蹿20><e">20><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的传递媒介就是EN-U,而动力机制则是area。为此,;mso-a“把area作为一个发现某些事实-f方法,不 胊rea,h庑┦率到换嵛魏稳怂-t或至少不能礽到 谩!<ide"><ide" 死骋"1]20><e">20><e">20><e">20>area所发现的“蔔-U”就包括了每个人所拥有的信息、偏好以及能力等。蔔-Uarea的作用在于“so形成套价格,而依据这套价格,每种商品的售价之便宜-t足以使它的出价可以低于其潜在的相近替代品的价格。”<ide"><ide" 死骋"1]20><e">20><e">20><e">20>问题是,任何area都基于一 a嬖颍琱鈇da嬖/spa产生的呢?基于特定a嬖虻木rea所产生结果有具有怎補的性质呢?毕竟不同-墓嬖騭o生生完全不一補的结果。显然,面对h庑┪侍猓琧碌乩刹⒚挥谢卮稹<ide"p死骋"1]20><e">20><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岬南В渌艘簿臀薹 谜庖>峤心怖徽蛉绱耍扛鲋鹄钠笠导叶蓟峄鞫厝シ⑾趾屠酶鱝d潜在的>幔琱饩筒讼嗷ブ涞募ち襛rean>同 >≌莌鈇d相互area催生了新目标和新知识t纱擞盅苌隽诵碌;mso实体,从而-贾铝欢系;mso;按蟊ā>〔⑹沟弥兜奈尴拊龀こ晌赡堋N侍馐牵笠导椅袢±笏桃獯丛斓男畔⒁欢 是a哂;mso价值的吗?企业逐利的area行为一 有利于;mso緉济的发展吗?同 >≈鹄钠笠导沂欠窕嵬ü⒍匣蛞匦畔>踔镣ü贫n济波动来获利?毕竟人类是有限理性的。<e">20><ide"p"nbc-0"

上海财经蹿20><ide"p死骋"1] 社会科"02.><e">20></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20>)就表达了深深的怀疑st;拔颐怯惺裁囱a的保证使得企业家不会犯下严重的错误以至于将他们导向一个完全错误 方蟣?”劳斯比考虑了两点-y(<ide"pan >"1]20>)在不确定性 >肪持衅笠导一岱复砦蟆J率瞪-t企业家对于现有的、某种程度上没有被注意到的条件 i跣院退杂谖蠢纯赡躈缘南胂罅χ渫嬖诓钜欤佣-贾孪嗷サ脑げ饴淇眨哺久挥邢>2N缘牧α靠梢越笠导-枷虿蝗范ㄐ 未来做出正确 、协调性的p≡瘛#<ide"pan >"1]20>)企业家还会有意识地误 枷颜摺J率瞪-t企业家可以通过投>缘墓郝蜃噬<栽谖蠢匆愿呒鄹衤舾影粽撸佣圃斐隼蠡岬目尚行浴<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ide".死骋"1]20><e">20><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赜κ>涸谝桓龇稚⑿畔⒌氖澜缟-t基于不相干 完全信息标准来评价;mso效率是没有意义的。譬如,荡照;mso-a 观点-t由背后的偏好和稀缺性数据决定的;mso最优性这補的观 <原则上并没有问题,但h飧鲎钣判圆挥Ω贸晌贫;mso政策的主要参考标准,因为so注h飧;mso最优性的信息从来都不是给定的>幌喾矗砸桓;mso来说,重>的问题不是ispa运用这補的知识来获得某种;mso最优性,而是将分散在整个緉济中的信息动员起来。<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正因为c碌乩康鳎蠢词巧蝗范ǖ模彩悄谠诘夭豢芍模虼耍菽歉隹凸鄣奈蠢醋魑形;mso最优性的判断标准是没有意义的。<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碌乩商岢隽薘ead视角 区分-y(<ide"pan >"1]20>)目的论视角>∷髡攀N-U调整的有效性依据某些事前定义的、已经存在的价值标准的相对E迪殖潭壤炊攘浚琱鈇d“客观事实”与企业家的行为无关,相反是批判企业家行为的依据;(<ide"pan >"1]20>)非目的论视角>∷衔N-U调整本身并没有一个独立于蔔-U主体的创造性选择且被良好定义的目标,潜含在a <中的目的论与真正的创造性并不相容。根据非目的论 观点-tt捎诙晕蠢赐俏拗模蚨承┬形筒荒鼙蝗衔"拔扌省 行为,而应该被视为人类衋n>的无可逃避的特征。而且>≌蛭晕蠢炊悦挥姓嬲拇砦螅佣筒荒 la髦 和不a髦 緉济政策之间做出区分-幌嘤Φ兀潞罄磁卸夏承┯牒罄词率瞪戏⒄沟氖虑椴幌嘈鞯膒≡袷欠裢椎笔敲挥幸庖宓摹<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颐潜桓嬷-t非目的的、极端主义 视角对任何衡量蔔-U效率的客观标准提出了质疑s涣硪环矫>∥颐嵌嗌偬烊坏 解蔔-U緉济作为一个;mso系>2a哂幸恍┲饕挠诺"EN-h庑┯诺愀荻ㄒ宀淮嬖谟;mso主义条件下"EN-h且蛭俳渲械母鎏宀斡胝叩木哂写丛炝Φ南胂罅Α!<ide"><ide" 死骋"1]20><e">20><e">20><e">20>t纱艘惭苌龆詂碌乩傻囊幌盗兄室蓅何裁碿碌乩啥訣N-U主体的想象力和创造性将-枷蚋鎏宓母@皇;mso的灾难如此自信呢? la挥腥魏慰凸燮兰郾曜嫉那榭鱿拢颐怯衷趺纯梢愿枰桓鎏岢丛煨韵>2比不这補做的系>2更高的评价呢?nt:min认为-t此主张的>> 就在于st;按丛煨员旧肀蝗衔怯屑壑档"EN-不管创造 是什么,并且苫管不同-拇丛煨钥赡芟嗷プ渤>踔料嗷ザ笊薄薄<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ide"pan >"1]20><eide"></p> <p align="center"02."nbc-0"ide -align:center;"02.><b><ide" .>四、企业家角色与利润性质<e">20><ide"p死骋"1]20></b></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由维塞尔开创并为熊彼特发扬的路蟣!它将创新视为企业家精神的核心,突出具有创造性的特定活动及其在创造利润 a讨卸跃ngI发展的推动;(<ide"pan >"1]20>)由font:m开创并为nt:min发扬的路蟣!它将i跏游笠导揖竦暮诵模怀鼍哂衖跣缘母鎏逍形捌湓诜⑾趾 美蠡醓讨卸跃ngI发展的推动。<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20><ide"p"nbc-0"

上海财经蹿20><e">20><e">20><e">20>维塞<e">20><ide"p"nbc-0"

,即把现有的;芰τ糜谛碌挠猛荆琱獍ù丛煨虏贰⑿路椒ā⑿率N-U、新渠道、新组织等;同 >〈葱乱彩且桓;mso緉济a蹋笠导以蚩杀豢袒桓龀跏急浠桓鲂>;摺R虼耍笠导一疃庋a 后果(<ide"pan >"1]20>)企业家的创新行动打乱一个既定的a庾刺赼庵写丛斐錾籥猓唬<ide"pan >"1]20>)尽管企业家的创新又会-枷蛞桓鲂碌腶庾刺还笠导抑饕魑桓瞿谠诘姆蔷饬α慷皇莂饬α慷鱿值摹N耍鼙颂厍康鳎葱率瞧笠导依 来源,只有在创新 情况下>〔糯嬖谄笠导业睦>〔糯嬖谧时竞屠ⅲ幌嘤Φ兀笫瞧笠导业摹按葱隆被疃玫降谋ǔ辏佣怯Φ玫摹昂侠肀ǔ辍薄R话愕兀孀判伦楹狭α康南Ф沟眯 緉济流变成过时>∑笠导揖突嵩湍鹦 创新,从而不断推动;mso緉济 发展。<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20><ide"p"nbc-0"

上海财经蹿20><e">20><e">20><e">20>同 >ont:m将那种通过调整;允视υて谔跫浠椿袢±蟮钠笠导页莆按俳摺保歉咧鞫院兔跋招裕欠⒍屯平ngI进步的开拓者on也是蔔-U中的引路人。<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font<e">20><ide"p"nbc-0"

20><ide"p"nbc-0"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ide"p"nbc-0"

20><ide"p"nbc-0"

上海财经蹿20><ide"p"nbc-0"

 警觉。在an济发展中-n企业家也被视为对机会的响应而不是创建>幔皇游蹲嚼蠡幔皇遣隼蠡帷5庇欣赏嫉厥褂米时镜;椒ㄔ诩际跎峡傻檬>〈⑿盍髯愎惶峁┍匦璧淖时荆耸本托枰笠导揖癯-U,以确保创新将事实上礽到实施。f挥衅笠导揖瘢挥卸孕驴赡躈缘膇酰て诶婢突嵊涝兜貌坏娇 谩!<e">20><ide"><ide"p死骋"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2离开平静的a庋妨鳌6颐窃/衔-n企业家精神中最关键的因素是h庋a一种能力:看到未开发的>幔琱庵只岬脑は却嬖诒砻髟却嬖诘钠骄惭妨魇且桓鲂榛-t即还不是i庾刺硪桓鲎⒍ㄒ淮蚱频姆莍庾刺6孕鼙颂囟-n企业家是i哦摹⑷獾牧α浚影咽N-U从i獾幕杷星耄欢颐/衔-n企业家是建立a饬α-n其活动对现存的紧张做出反应,并向那些a髦幢 玫>崽峁┚勒!<e">20><ide"><ide"p死骋"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p"nbc-0"

疃"EN-改革者和n卣遫n这与那些跟随企业家 大量‘模仿者’的>疃纬上拭鞫员i。这些领导者通过打破i庾刺丛煸菔崩>贫n济发展上升到更高水平,而大量模仿者使an济停留在这一新 i馑健K侵厮芷骄病⒀妨鞯>疃⒉皇瞧笠导>疃凰鞘歉嬲遫n一旦他们学会了模仿领导者就会进入又一个零利润惯例。”<e">20><ide"><ide"p死骋"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疃蔡逑衷诔て诜⒄贡浠-n即被模仿者运用也被革新者自己运用。企业家精神只有当模仿性>疃殉晒Φ丶费钩隽怂杏欣赏嫉睦>崾辈呕嵬V埂N颐前颜庖籥蹋闯齣饧鄹袼降募鄹窠档絠庾刺娇醋魇且桓銎笠导襛蹋篽饩鸵笃笠导叶哉媸底刺 警觉调整到预期买h叩恼媸悼释健鼙颂厝衔猦庑┒唐赼逃勺匪鎕叩哪7>疃槌 笠导揖袷鞘粲谀切┐蟬o-摹⒏挥邢胂罅-摹⒂赂液妥阒嵌嗄 创新者。而我们则/衔-n只要蔔-U参与者意识到做某事哪怕一点点不同于现存的做法,就可能更加准确地预期实糆的可得利润>敲矗琱饩褪窃擞闷笠导揖琛!<e">20><ide"><ide"p死骋"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nbc-0"

20><ide"><ide"p死骋"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20>nt:min “警觉”和“套利”观也就成为奥地利学派的正-U5凑照庖徽-观点-t<e">20><ide"p"nbc-0"

20><ide"p"nbc-0"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1]20>)在不同蔔-U上以不同的价格同 买和卖-t作为纯粹的套利的结果;(<ide"pan >"1]20>)以一个较>价格耹!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出售-t作为跨期套利的结果;(<ide"pan >"1]20>)以较>的价格购买原材料-t并且以一个更高的价格在未来将制造出来的产品加以 出-t作为一种创造性的;a为的结果。<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soc碌乩煽蠢-n“纯粹的套利倾蟣保证对于所有双方都得利的交易>岜环⒕颍豢缙谔桌阆l于避免‘浪费性的’跨期配置;在产品;械钠笠导>疃阆l于产生技术进步。”<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同 >≌莟捎谡-奥地利学派坚持“套利”的企业家才能 ,这在分析具体;mso现实时就会暴露出苫少问题。<e">20><ide"p.>这里<e">20><ide" "nbc-0"

上海财经蹿20><ide" .>审视-t并t纱死雌饰霭碌乩善笠导也拍 所潜含的问题<e">20><ide" "nbc-0"

上海财经蹿20><ide"p.><e">20></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b><ide"p"nbc-0"

上海财经蹿120-12120><e">20><eb></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崂椿袢±螅恍├>嵬胖种质奔浜姆压蹋绲妥试闯杀竞透呱唐肥找嬷涞牟钜炀褪沟谜庵肿试纯梢圆持值鼻袄 >幔捎;枰奔洌灰虼耍耸钡睦>峋托枰时就蹲剩蹲试蚴亲时炯业慕巧4耸-t利润 获取就有几ad情形。(<ide"pan >"1]20>)纯粹的企业家可以通过“租借”资本家的货币资本而获得这种利润,而资本家因“出借”货币资本而获得 就是利息,h馐亲时舅姓呤杖氲氖抵省<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ide"pan >"1]20>)如果一个企业家恰好自己拥有资社,因而企业家和资本家这两者角色就会合二为一,而不再是一个纯粹的企业家;相应地,他所p扒笞畲蠡囊残砭筒辉偈瞧笠导依螅瞧窘枳试此腥ɑ袢〉淖甲饨稹5>饩痛戳宋侍猓何颐歉萌绾吻鹇蚵舨疃<中获得的企业家利润和资本运作中获得的准租金呢?难道发现诸如“调用企业资源就可以获取一个超过蔔-U价值的纯剩余” 类的>峋筒恍枰笠导 警觉了吗?<ide" 死骋"1]20><e">20><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庖彩瞧笠导夷芰Φ谋硐帧<ide"><ide"pan >"1]"1]20><e">20><e">20><e">20>依据同一逻辑-n即使“出借”货币资本的资源所有者on他将资本“出借”给h飧銎笠导叶皇悄歉銎笠导襬n也是基于对不同企业家才能及其赢利>岬膇酰佣竦玫睦蟊局噬弦彩瞧笠导依蟆=徊降兀时炯夜陀糜涤衖醪拍艿钠笠导依醋橹;凸 企业on所获得的利润也是企业家利润,因为该资本家p≡窆陀媚母銎笠导乙丫瓜至烁卟愦 警觉n>推而广之,股东、债券持有人以及股票蔔-U上的交易者on无不是借助自身对EN-U变动中利润>岬膇醵窭模蚨捕际瞧笠导摇U庋凑瞻碌乩傻穆呒评恚苏5睦ⅲㄒ欣ⅲ┩猓笠祷竦玫乃欣蠖加Ω帽皇游笠导依螅蛭嵌忌婕岸杂>岬膇鹾屠谩<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1]"1]20><e">20><e">20><e">20>基本理由是>《苑缦盏某械#旧砭蜕婕傲硕岳>岬陌盐眨婕捌笠导 警觉才能,因为任何风险承担都是p≡裥缘亩撬>缘摹<e">20><ide"p"nbc-0"

埃敲春罄磏t:min通过区分最大化的衋为与纯粹企业家衋为的方式来试图调和奥地利学派和新古典主义緉济学关系的做法,似乎就成了问题。”<e">20><ide"><ide"p死骋"1]

"1]20><e">20><e">20><e">20><ide"p"nbc-0"font-v >

∪绻械氖N-U>疃嫉韧谄笠导倚a为,我们又如何来保证企业家衋为将通过分散信息的发现和传播而促进蔔-U的协调和扩展呢?毕竟众多的 已经告诉我们or蔔-U主体的理性是t邢薜模邢蘩硇缘氖N-U主体之互动将会-枷蚯敉嚼Ь常惴旱氖N-U失灵就是a髦ぁ<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b><ide"p"nbc-0"font-v >

上海财经蹿120-121"1]20><eide"></b></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1]20>)作为资源所有者的垄断者on他通过控制一种资源而以无限期地维持单独资源供给h叩牡匚唬佣跋旄米试匆约捌渌试春筒返募鄹瘢跋煺錾J胶蚷馕恢谩9赜谡庖坏-tnt:min写道st;岸运枳试吹慕胂拗埔残碛行У刈璋饲痹谄笠导铱⑽幢 玫睦>>獠⒉皇且蛭⒍舷拗扑遣炀跄苌柘氲降娜魏>幔且蛭宰试吹穆⒍弦残硪丫鹆私胧N-U的可能N浴!<ide"><ide"p死骋"1]20><e">20><e">20><e">20>(<ide"pan >"1]20>)作为生产h叩穆⒍险遫n他通过area而向蔔-U提供了别in当前不能生产的东西,从而通过企业家>疃刂屏艘恢指ㄉ唐返纳约跋嘤Φ;亍J率瞪-t在现实蔔-U中-n即使一个人没有初始资本,但由于察觉到丰厚利润的>岵⑼ü郝蛉磕骋桓ㄗ试吹目傻霉└鴒n也可以成为特定商品的垄断生产h撸煌 >【」芩耸币蛭涑梢桓鲎试此姓叨τ诼⒍仙鷋叩匚唬⒒拥娜词瞧笠导业淖饔胦n他所護的事也是其他人都可以護的,从而是area性的。<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20><e">20><e">20><e">20>而且>“碌乩/衔-n只要生产h呤褂玫淖试炊杂谒腥硕远际强杉暗模堑>疃褪瞧笠导<ide"pan >"1]20>緍ea性的。譬如,生产h咄ü逃;愀胬从跋煜颜叩目谖叮n>踔粱嵫现匚シ醇扔械穆桌砑壑担灰糜;愀妗⑾酆蜕淖试疵挥形⒍纤刂>饫嗷疃褪蔷rea性的。也就是说,在垄断的讨 中s琧碌乩煽桃獾厝プ匪菟某梢l!而不是目前的状态。nt:min强调,;耙桓霰苊馊コ⑹粤私馐N-U过程的 -t不管它是否so注緍ea!都注定无法提供蔔-U过程与其他过程的不同之处的洞见。实糆上-t当代正>2 把area(当然还有垄断)看做是一种状态!而非一个过程。”<ide"><ide"p死骋"1]20><e">20><e">20><e">20><ide".死骋"1]20><e">20><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 ,哈耶克提出了自发蔔-U秩序原理,并为蔔-U中的权力集中现象辩护on也为大公司作为蔔-U过程中的合理主体进行 证。在哈耶克看来-n大公司不会像工会那样带来垄断权力的危险,而且等级制 大官僚组织中并不存在强迫关系;因此,企业垄断在当代緉济中只是小问题,反托拉斯和反垄断政策都是不必>的n>同样,aont斯以庞大的铁路公司仍然无法阻碍汽车和飞机的出现为例说,“緍ea指的是一种以更为低廉和优良的服务满足消费者的>幔⑶艺庖>岵换崾艿侥切┛赡鼙簧撕Φ募鹊美鎕咧厝ǖ淖璋6砸桓鎏粽绞N-U中既得利益厂商的心厂商而言-n最为需要的就是头脑和观 <。如果他的设计最能 阆颜咦钇惹械男枰⒛鼙壤铣谈>的价格供应给他们,他就能够成功地战胜那些大而有力的老手。”<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问题是>。<ide"pan >"1]20>)现实蔔-U中-n不同蔔-U主体所能运用的资源是不同-模蚨rea必然是不平等-模唬<ide"pan >"1]20>)过去 緍ea性衋为并不代表取得垄断地位以后的衋为也是緍ea性-模喾-n垄断者会逐渐改变其衋为方式;(<ide"pan >"1]20>)过去可以緍ea进入 领域并不意味着一直会如此,相反-n垄断者对产品;目刂埔簿捅厝换崴鸷rea过程。<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75pt;"02.><ide"p"nbc-0"font-v >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20><ide"p"nbc-0"font-v > 社会科"02.>民主主义者on并为打破原来腐败的蒻so统治和无效的蒻so结构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坏┧侨〉昧苏ǎ屯扇」ツ茄怪撇煌饧拇胧N耍<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st;" >上海财经蹿20><ide"><ide"p死骋"1] 宋体;"02.><ide"><ide"p死骋"1]20><e">20><e">20><e">20><ide"pan >"1] 宋体;amilst;" >上海财经蹿20></p> <p "nbc-0"ide -852ent:21.0pt;"02.><b><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st;" >上海财经蹿120-121"1]20><e">20><eb></p> <p "nbc-0"ide -852ent:21.0pt;"02.><ide"p"nbc-0"font-v > 宋体;US"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20><ide"p.>荡照传>2an济学的观点-t生产成本往往被认为对一种即将生产的特定产品是必须-模鄢杀驹虮蝗衔皇歉谋淞四侵植返男枨笄摺<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st;" >上海财经蹿"1]20>)企业家在蔔-U上相互areaon试图为蔔-U提供更好的>帷5>∫桓龈谩>峥赡苁窃谄渌矫娑皇翘峁└>的价格方面……(<ide"pan >"1]20>)实证 緉济学 不能区分销售成本和生产成本。Read成本都是企业家为了提供更吸引in的商品而必须承担的……(<ide"pan >"1]20>)作为其企业家角色的一部分-鷋叩腶δ懿唤鼋鍪俏颜甙讯魃吞峁┏隼础K贡匦胩嵝严颜吣持植废衷谏鲜辛耍>踔撂嵝阉莌庑┎酚惺裁囱a的好处。”<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soc碌乩煽蠢-n“企业家……必须承担两项责任-n既要设想一个>嵩跹a变得对消费来说是可用的,同 还必须使消费者意识到h飧>崛肥凳强傻玫摹F笠导衣男ah飧鲈鹑尾⒉皇峭ü蛳颜咛峁┛捎弥独词迪值摹笠导冶匦胍阅持址绞匠晒κ瓜颜咧纇飧鲋豆└!<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ide"pan >"1]20><e">20><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阂皇恰笆瓜颜咧>峥傻眯缘腶δ堋保恰跋蚯痹谙颜摺峁┬畔ⅰ腶δ堋!<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一方面,奥地利学派强调,企业家的>綼δ茉凇笆瓜颜咧>岬目傻眯浴薄t:min写道st;癷n们可能/衔-n企业家更愿意通过生产那些消费者需求最急迫-牟罚皇巧切┬枨笙喽圆荒敲醇逼龋枰üǚ丫薮蟮娜八道赐瓿上-牟贰保<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在真实世界中-鷋<ide"pan >"1]20>企业家致力于提供给消费者所缺少 企业家精神。生产h<ide"pan >"1]20>企业家并不仅仅致力于向消费者提供他们所要购买的商品-t还同样关心使消费者知道哪些购买>岬拇嬖凇K-t我们可以看到生产h咴谙鄯矫娴呐υ洞笥凇捣⑶以洞笥凇丁墓└!<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另一方面,奥地利学派也强调,企业家还需要“向潜在消费者‘提供信息’的aδ堋保蛭颜咄挥幸恍┎煌耆闹丁ont斯就写道st;巴葡钡娜挝癫唤鼋鍪羌虻サ叵蛳颜咄葡渌璧纳唐贰K贡匦胂蛳颜呔腿绾蝡≡褡钅 闫湫枰纳唐诽峁┙ㄒ椤!<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问题在于st当企业家向消费者提供有关知识供给 信息时-t这一信息是真实的>故切榧 ?信息緉济学表明,<e">20><ide"p.>;愀嫱嬖谧判畔⑿秃腿八敌土ead类型,信息型;愀婀倘欢源菡媸敌畔⒎浅V匾>,但劝说型的广告却常常传递着虚假信息;而且,在蔔-U崇蒩的追求自利的动机支配下,劝说型的广告越来越普遍。<ide"pan >"1]20><eid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font-v > 宋体;US"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1]20>)在购买时就可以确定或评价其质量的商品,称为可鉴别商品,如衣服的质量等;(<ide"pan >"1]20>)只有在使用后才能确定或评价其质量的商品,称为经验性商品。显然,对可鉴别商品的广告而言-n它的aδ茉谟诟嫠呦颜吣闹稚唐犯茫幌喾-n对緉验性商品的广告而言-n它通常告诉消费者有这类商品和质量如何。也即-n可鉴别商品的广告属于信息性广告,而緉验性商品的广告属于诱导性广告。而且,在现实生活中s笠恢衷嚼丛秸贾髁鳌N耍沟俑窭罩赋-t“广告本身是一种开支,而且本质上独立于所宣传的物品的价值。”<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然而-t即使传递信息的广告造成了如此巨大的成本浪费,nt:min却辩解说,应该“把所致浪费归因于疗伤过程要去治愈的不完美知识,而不是归因于緍ea性的疗伤过程。”<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在nt:min看来-n尽管广告几乎不可避免地具有劝说特征,而这种劝说正是有效沟通以及改变in们错误想像所需要的。他写道st;鞍樗孀湃绱硕嗟墓愀嫘畔ⅰ湔ā颜撸晒Φ 企业家被证明越来越依赖于他的产品质量能否成功吸引消费者注意力。越来越多的企业家的努力和i踔铝τ诜⑾帜苡胂颜哂行Ч低ǖ姆椒āR虼撕敛黄婀值氖>≡礁辉5木n济,广告越具有鼓动性、指导性、刺激性、劝说性和遍布的特征。”<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正是基于这一思维!奥地利学派看不到生产成本和销售成本<e">20><ide"p.>之间<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st;" >上海财经蹿"1]20><e">20></p> <p "nbc-0"ide -852ent:21.0pt;"02.><b><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st;" >上海财经蹿120-12120><eb><b><ide"p"nbc-0"font-v > 宋体;"02.>企业家的欺诈和强制<e">20><eb><b><ide"p死骋"1] 宋体;amilst;" >上海财经蹿120-12120><eb></p> <p "nbc-0"ide -852ent:21.0pt;"02.><ide"p"nbc-0"font-v > 宋体;"02.>奥地利学派推崇蔔-U緍ea/衔N-U緍ea将-枷蛏mso合作;但实糆上-t蔔-U緍ea在很多场合上都呈现出一个零和博 情境,或h呤且桓鑫恢貌┺ 。正因如此,逐利的“企业家”可以充分利用其资源和信息影响别in的衋为,从而获取来自他人创造 转移收入。一般地,为了在蔔-U緍ea中取胜on蔔-U主体往往会采取这補羍ad促使合作瓦解的衋为。(<ide"pan >"1]20>)欺诈衋为on蔔-U主体会刻意地制造影响对方判断的“噪音”。显然,这种相互的策略性衋为必然会导致内;灰追延貌欢咸嵘蜕mso资源的无效配置。事实上-t<e">20><ide"p.>在信息的传播过程中s豢杀苊獾鼗岢鱿中畔⒌呐で纾庖簿褪窃胍簟5凑<ide"p死骋"1]20>的观点,传播中的噪音实糆上可以被看作发送者不想发送 信号,或接受者不想接受 信号。(<ide"pan >"1]20>)强制衋为on蔔-U主体会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地位迫使对方接受不 跫O匀唬嗷ブ涞恼ばa为疑会导致不断升级的恶性緍ea最终导致资源投入的浪费。事实上-t逐利的企业家不仅so通过发现和创造<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st;" >上海财经蹿20><ide"p.>生产性>疃<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st;"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1]20>),而且疑会通过收入再分配的非生产性>疃醒白猓<ide"pan >"1]20>),而这会产生大量浪费性的交易费用。<ide"pan >"1]20><e">20></p> <p "nbc-0"ide -852ent:21.0pt;"02.><ide"p"nbc-0"font-v > 宋体;US"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20>年“五一”期间曝光的莆田系事件。在商业主义和蔔-U緉济的浪潮中s畔⒎豪牡贾履芗返接没а矍暗淖恃陡印敖鸸蟆保庵旨ち业男畔⒕rea催生了“竞价排名” 墓愀婺J剑С虐俣取熬杭叟琶痹蚴亲什酆竦腶裼搅谱时尽J率瞪希莨ǖ溃诎俣<ide"p死骋"1]20>年<ide"p死骋"1]20>亿元的广告总量中s翁锏腶裼皆核o的广告占<ide"p死骋"1]20>亿元,而且h庑┕愀娣训<ide"p死骋"1]20>都投给在搜索引擎,有医院在搜索引擎上的推广费用占到营业额的<ide"p死骋"1]20>n>同时-t莆田系 壮大则与蔔-U化的医疗改革密切相soly<ide"pan >"1]20>世纪<ide"p死骋"1]20>年寸,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被复制 揭皆篿衧恍┳呓执锏钠翁镉我揭约>的价格承包了原先极度依赖;沂溲囊欢兑皆杭跋馈⑽渚皆旱目剖遥<ide"pan >"1]20>年前后,卫生部对混乱的院中院进行整顿s丫哿舜罅孔式鸬钠翁锵涤沙邪桓隹剖易虺邪鲆皆海 自建大量的医院。自此,莆田医疗开始了产业化道路:或h呋ǜ呒 钱从公立医院挖人,或h呖桃獍澳衬趁剑 霉悴サ缣ā⒒チ冉行U翘帕税俣人阉髦泄赜凇盎と饬觥 墓愀嫘畔桓鼋形涸蛭o-牟』荚谖渚本┳芏拥诙皆航邮芰艘恢趾懦朴胨固垢4笱Ш献鞯闹琢錾锩庖吡品ǎ诨ǚ蚜<ide"p死骋"1]20>多万医疗费后才得知h飧隽品ㄔ赼拦缫研嘉扌П煌V沽俅玻耸蔽涸蛭o-闹琢鲆丫┥⒅练尾慷崭娌恢-n从而引发了蒻so的广泛so注和愤怒。<ide"><ide"pan >"1]"1]20><e">20><e">20><e">20>荡照奥地利学的观点,莆田游医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企业家”,他们敏锐地捕捉 揭搅聘母锎吹纳袒纾⒊晒Φ刈炒罅瞬礱婺#坏>∷堑闹鹄a为最终不是有助于提升全面in民的医疗卫生水平,反而对很多患者造成严重伤害。<ide"pan >"1]20></ide"><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疃⒌贾露砸胤竦氖N-U价值评估以及他们在不同产业间的相应配置状况。在这里>“碌乩山颜呤游耆斫庾约浩茫⑶倚в檬峭耆凸鄣模率等床⒉煌耆莍绱恕J率瞪-t企业家究竟p≡衲闹稚唐罚丶谟谀闹稚唐纺芄淮锤罄螅谟谀芊裼跋煜颜叩钠煤拖颜-男畔ⅰt:min也承认on至少有羍ad原因会使企业家致力于通过改变in们的偏好而获利st;笆紫-n即使最为迫切需求产生已被生产出来,通过一系列相对廉价的劝说>疃瓜颜叨源瞬沸枨蟾鼻小ù耸-┢笠导叶岳笫 机的i酰赡鼙砻髁吮燃虻ド蚜餍胁犯欣赏肌F浯-n企业家过去 决策已导致了错误生产事实上需要并不强烈的产品,很清楚,劝说有可能是一种避免已投入努力和资源浪费和废弃的方式。”<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因此,对奥地利学派的消费者主权 就需要质疑st现实世界中的消费果真是来自in们的真实需求吗?关于这一点-t凡勃伦提出了凡勃伦商品-n加尔布雷斯则提出了“生产h咧魅ā彼怠<ide"pan >"1]20></ide"><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b><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st;" >上海财经蹿120-12120></b><b><ide"p"nbc-0"font-v > 宋体;"02.>企业家利润的合理性<e">20></b><b><ide"p死骋"1]

上海财经蹿120-12120></b></p> <p "nbc-0"ide -852ent:21.0pt;"02.><ide"p"nbc-0"font-v > 宋体;US"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鹤时炯胰粢⒉浦赂唬ㄒ坏耐揪妒窍衤闼亲陨硇枨笠谎a来改善同胞的物质供应条件。”<e">20><ide"><ide"p死骋"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p"nbc-0"font-v >

上海财经蹿20><ide"><ide"p死骋"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p"nbc-0"font-v >

上海财经蹿"1]20></ide"><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font-v >

幔苡腥丝梢曰竦盟皇<ide"p死骋"1]20>就是<ide"p死骋"1]20>;而且,如果<ide"p死骋"1]20>获得了该利润,<ide"p死骋"1]20>就失去了该利润,但总利润并没有变化。那么,h庥秩绾沃っ髌笠导依蟮暮侠硇阅兀空饫>≈徊还癷跣浴弊魑蠓峙涞暮侠硪谰荩⒚挥型贫mso发展。其次-n更为严重的问题是>鹤非罄蟮钠笠导也唤錾朴诜⑾趾屠孟钟械>幔一够丛烨焙蟮>幔玥庵帧按丛臁蓖哂心持制苹敌浴O匀唬绻笠导以谑N-U緍ea过程中对各孤立的个人计划之间以及生产和消费之间等承担了协调职能,那么,h庵种澳芙兄谏mso价值的创造s佣灿Ω没竦没乇ǎ坏>∥颐遣荒芊垂此担笠导宜竦玫睦蠖荚醋云湫>疃蛭笠导业闹鹄a动往往疑会带来策略性冲突,对蒻so协调起到扰乱作用on因而也就不能将所有的企业家利润都视为合理的。在很大程度上-t奥地利学派将资本家、垄断者乃至一切蔔-U主体都冠以“企业家” 名,从而就有助于为蔔-U中的一切逐利衋为辩护on也为蔔-U利润的合理性辩护。<ide"p死骋"1]20><e">20><ep> <p align="center"02."nbc-0"text-align:center;"02.><b><ide"p.>五、结语:奥地利学派企业家 的问题<e">20><ide"p死骋"1] 宋体;US"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呈崂砗推饰鰏菊轮匦律笫恿税碌乩捎泄仄笠导抑澳艿囊恍┲饕鄣悖⑻岢隽艘幌盗械闹室蒛5碌乩汕康<e">20><ide"p"nbc-0"font-v >

倘说韧鹄矗佣倘说男a为辩护on却忽视了现实世界中的逐利者往往倾蟣于基于攫i『推苹刀谴丛旎裰虏聘坏目赡堋J晕蕂n蔔-U收入都是合理的吗?显然,德地利学派没有认真辨析商人致富的实糆途径U5碌乩苫/衔-n蔔-U逐利衋为将引导EN-U信息的发现和传播,从而有助于EN-U的协调和扩展,但它却忽视了逐利者对信息的刻意隐藏和“噪音”的人为制造。试问ot现实世界中的蔔-U主体so主动披露自己的真正情况吗?或h吣母鍪N-U机制能够“迫使”个体真实地显露个人信息?显然,德地利学派的衋为认知过于简单化和抽象化了。实糆上-t只要蔔-U是不完全的,逐利者往往就不so知识发现利润>幔侵铝τ诖丛炖髈n所创造的利润也并非来自财富的增量,而主要是来自财富的分配,典型 就是寻租>疃<ide"pan >"1]20></ide"><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font-v >

"1]20>)失去了对现实世界的批判和现实问题的发现。究其原因-t奥地利学派将蔔-U秩序等同于自然秩序和正义秩序,将蔔-U价格等同于合理价格或h寮鄹駍佣簿秃鍪恿耸N-U价格信号的扭晴性s鍪恿耸N-U收入-牟缓侠硇裕酥两械闹鹄a为都视为企业家行为,将所有的蔔-U>疃际游畔⒎⑾止獭<e">20><ide" "nbc-0"

上海财经蹿20>)倾蟣于为蔔-U緉济中的各ad行为和现象辩护。<e">20><ide" "nbc-0"

20><ide"p"nbc-0"font-v >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1]20>)<e">20><ide"p"nbc-0"font-v >

20><ide"p"nbc-0"font-v >

上海财经蹿20><ide"p"nbc-0"font-v >

"1]20></ide"><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font-v >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1]20>)<e">20><ide"p"nbc-0"font-v >

咎卣鳌K/衔-n由于事件的可能性结果以及h庑┙峁狗⑸母怕识际俏粗模蚨臀薹ㄒ谰菽持终焦嬖l进行决策,而是>依赖对形势具有直觉判断能力的企业家。在这里>ont斯本人就将概率划分为:类别概率和事件概率;其中s啾鸶怕适墙录凑胀世啾鸬牡ヒ灰蛩亟谢帧5比唬琣ont斯/衔-n单一事件往往是独一无二的,因而无法用概率来表示,因为他认为只有在事件可重复 情况下才可能定义概率。<e">20><ide"><ide"p死骋"1]

"1]20><e">20><e">20><e">20><ide"p"nbc-0"font-v >

「怕时旧聿⒉坏扔诰吩げ馐录鱿值钠德剩∪绻颐枪o注的某一类事件,而这一类事件的出现就体现了某种程度的重复性s嘤Φ兀簿涂梢杂酶怕世床舛取F┤纾魏我幌罡呖萍即匆倒灸芊癯晒Χ际俏薹ㄔぶ模患掖赐豆就ü谄渌胤降男畔⑹占纯梢杂赏撇飧么匆倒驹谔囟ㄊ逼谀诘某晒Ω怕省T诤艽蟪潭壬-t产业政策并不是建立在特定企业的成功概率之上-t而是对作为一个行业中企业成功的比例之上-t这有赖于同一类别企业或其他;蚁嗨菩a业的信息收集。(<ide"pan >"1]20>)在论述建立企业和推动蒻so进步的>径κ-t德地利学派将之归功于在不确定条件下对资源进行判断的企业家精神。正是基于这种判断力-n企业家不仅当下存在的>嶙龀龇从-n而且对未来环境中的事件进行估计并创造出新>帷5>”<ide"p死骋"1]20>和何尔康(<ide"pan >"1]20>等人詌将企业家精神区分为:一是破坏性企业家精神on它倾蟣于通过创造或发现资产新属性并以降低企业价值的方式控制h庑┬率粜裕∪绶⑾值赖路缦栈蜓白>疃男路椒ǎ欢墙ㄉ栊云笠导揖駉n它致力于通过创造和发现新属性以增加企业的价值。<e">20><ide"><ide"p死骋"1]

"1]20><e">20><e">20><e">20><ide" "nbc-0"

"1]20></ide"><ep> <p "nbc-0"ide -852ent:21.N-US"02.><ide"p"nbc-0"font-v >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20>熊彼特路线靠拢,以致企业家行为也就不再简单地等同于所有的蔔-U行为。nt:min写道st;按邮潞蟮慕嵌壤磏矗颐腔岫晕颐堑男a为是否正确或不正确进行评判。我们可能会根据我们在作出p≡竦氖缘闼哂械墓赜趆飧鍪澜绲男畔⑴卸纤狄桓觥徽返摹形遣籥髦堑膐n是应该受到责难的……我们仍然可能会后悔我们先前没有能力对h飧鍪澜缬幸桓龈性ぜ缘娜现Eψ鞒觥返膒≡瘛バ纬伞返木n济政策’,是具有明确意义的事情……在进行p≡袷-t我们并不 阌诮鼋鰌≡褚恢衷谖蠢床籹o被认为是过于草率或过于谨慎、因此应该受到责难的方式做事情-t而是试图做出未来被证明是正确的、成功的p≡瘛薄<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显然,在现实蔔-U中-nin们的i跣院拖胂窳κ遣煌-模恍┤硕晕蠢吹脑げ馔攘硪恍┤烁晒Γ渲械耐怀稣卟趴沙莆笠导摇t:min写道st;耙坏┪颐浅腥吓θジ返卦ぜ蠢床皇强斩 -t我们就很难拒绝承认人类品质中所具有的‘i跣浴N颐潜匦氤腥洗嬖谧拍持帧笠导夷芰Α庋a 东西,一种独立地把握>岵⑶腋既返卣莆障鄐o未来的图景。”<ide"><ide"pan >"1]"1]20><e">20><e">20><e">20>同样,aont斯也承认on“面对同一个变化,不同-娜朔从Φ乃俣群头绞蕉疾灰谎a……在蔔-U里>∮行┤耸窍刃姓吆鸵啡耍餴n只能步这些身心敏捷之人的后尘。h庵至煨湎窒螅湔媸敌栽谑N-U>疃肫渌魏-娜说男a动上均无差别”;但是>ont斯又认为,面对这些疑惑,只要用更为狭义的“促进者”<ide"pan >"1]20>)来代替“企业家”就可迎刃而解-t因而企业家就是指“那些执着于荡照预期的蔔-U变化而-髡>疃佣窭-娜耍荒切┍绕胀ㄈ烁咴戳Α⒚跋站窈兔羧衲抗獾娜耍荒切┩贫n济进步的拓荒者。”<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ide"pan >"1]20><e">20><ep> <p "nbc-0"text-indent:21.0pt;"02.><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1]20>哈耶克路线,而不是维塞尔<ide"p死骋"1]20>熊彼特路线。事实上-t熊彼特的企业家精神根本体现为创造性而非警惕性,企业家利润根本来源于创新而非套利,企业家>疃咀饔檬谴蚱苅舛谴俳N-U协调。nt:min写道st;捌笠导也⒉皇酝既フ返叵胂笏男形梢钥刂频奈蠢-t而是由于他自己的行为部分地会影响的未来……企业家与其说是在选择一条与‘现实’相吻合的衋动路线,还不如说他在选择他的行为可能会影响的各ad可想象的现实之间进行p≡瘛1匦氪蟮ǖ爻腥蟧n在这補的-U景下所要求的预见性必定显得非常不同于在把未来看成是实质上决定性的、与个体决定怎么做无关的那种情形中所讨 的简单的预见性。”<ide"><ide"p死骋"1]"1]20><e">20><e">20><e">20>尤其是>≡谛伦杂芍饕搴褪N-U原教旨主义的强烈支配下,国内一些緉济学人更是无视奥地利学派企业家 本身所存在的缺陷,而倾蟣于混用企业家 两条路线中的i鹾痛葱吕次质凳N-U>萍捌浜蠊缁阂环矫妫墙笠导业膇跣岳┱沟剿惺N-U主体身上s佣N-U行为的合理性以及蔔-U>频挠行员缁ぃ涣硪环矫妫墙笠导业拇葱戮裨擞迷谀切┳时揪⑸砩蟬佣笠蹈吖艿母叨畋ǔ暌约笆N-U收入的i薮蟛罹啾缁ぁ<ide"p死骋"1]20><e">20><ep> <p "nbc-0"text-indent:21.0pt;"02.><ide" "nbc-0"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恚衔笠导沂蔷哂懈遡芰Φ淖时舅姓遫n并t纱思χ髡庞Ω糜勺时綼陀美投窍喾础T谀持忠庖迳蟬饪梢钥醋魇窍騛ont斯和罗斯巴德的>毓椤J率瞪-t不同于柯兹纳将i鹾头⑾质游笠导揖竦>咎卣鳎琣ont斯认为企业家精神的精髓在于承受不确定的行为,罗斯巴德进一步将那些利用资本并承受亏损概率的人才视为是真正的企业家。也就是说,aont斯<ide"pan >"1]20>罗斯巴德意义上的企业家是“资本家<ide"pan >"1]20>企业家”合为一体的企业家-t“他们甘愿用自己的货币资本去冒险on预测未来、承受不确定性、赚取收益……企业家几乎都是资本家,资本家也总是企业家。”<e">20><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饫锎嬖诹礁雒飨晕侍-海<ide"pan >"1]20>)现代企业中所有权和iǖ姆掷肭魇埔丫嚼丛矫飨詓馐亲苑膊住⒈蠢兔锥魉挂岳淳鸵丫阄n济学所注意到的现象;(<ide"pan >"1]20>)资本家<ide"pan >"1]20>企业家赚钱的途径是多种的>〖瓤梢源映械2蝗范ㄐ灾谢竦檬找-t也可以从控制不确定性取得收益-t既可以从财富创造中获得收益-t也可以从财富转移中获得收益。很大程度上-t在所有权和iㄏ喾掷胍约吧虢鹑谙喾掷 情形下,德地利学派意义上的企业家更倾蟣于通过对生产过程的短暂控制而获得转移收益-t而这种行为往往并不利于技术的创新和财富的创造;进而这些企业家也逐渐蜕变成单一的“套利者”而非“创新者”-t而频繁的套利行为非但不so促进蔔-U协调反而加剧蔔-U波动。显然,张维迎等国内一些緉济学人根本无视这一点,乃至缺乏对德地利学派学派思维和p档挠τ猩笫印<ide"p死骋"1]20><e">20></p> <p "nbc-0"ide -852ent:21.0pt;"02.><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 10.5pt;font-v >

20><ide"p"nbc-0"font-v >

1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颇诤-奈侍狻<e">20><ide" "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摺⑸倘撕推笠党鲎嗜说>疃嬖诟拘圆钜靤八永淳筒还匦母纳乒┣笾涞墓叵怠K竦美笫弊罡吣勘昃褪迪至恕だ囊蛩赜攵耐揭谎a。”<e">20><ide"><ide"p死骋"1]

上海财经磗pan>年版,第120-12120><e">20><e">20><e">20><ide" "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车厍至>吆屯痘鷋摺R虼-t我们在借鉴现代德地利学派的流行p到沂臼N-U的性质和aδ懿纱宋N-U>票缁さ耐-t至少应该全面剖析德地利学派先驱h叩娜现Ω没橙拦贫妊伤岢龅亩醇5比唬诰n济学界在理解和运用德地利学派思维分析i咛逦侍馍现源嬖诨炻襰艽蟪潭壬弦灿<e">20><ide"p"nbc-0"font-v >

20><ide" 死骋"1]

20></p><p "nbc-0"text-indent:21.0pt;"02.><ide" "nbc-0"

20></p><p "nbc-0"text-indent:21.0pt;"02.><ide" "nbc-0"

20></p> <div><br clear="all"02.> <hr align="left"02.size="1"02.width="33%"02.>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

20><ide"p"nbc-0"font-v >

20><ide"p.>“<e">20><ide"p"nbc-0"font-v >

20><e">20><ide"p.>”<e">20><ide"p死骋"1]20><ide"p.>。<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font-v >

20><e">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宋体;"02.> <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aont斯st;毒n济学的认识论问题<e">20><ide"p.>》-n<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梁小民译,緉济科学出版社<ide"p死骋"1]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宋体;"02.> <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aont斯st;毒n济学的认识论问题<e">20><ide"p.>》-n<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梁小民译,緉济科学出版社<ide"p死骋"1]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 宋体;"02.> <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aont斯st;毒n济学的认识论问题<e">20><ide"p.>》-n<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梁小民译,緉济科学出版社<ide"p死骋"1]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宋体;"02.> <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aont斯st;毒n济学的认识论问题<e">20><ide"p.>》-n<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梁小民译,緉济科学出版社<ide"p死骋"1]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邓正来st;蹲杂捎胫刃颍汗松mso 的研究》-n江西教育出版社<ide"p死骋"1]20><e">20><ide"p死骋"1] 宋体;"02.>8<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年版<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学<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ide"p.>。<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20><ide"p.>多兰st;白魑强蒲У陌碌乩删n济学”-t载多兰主编st;断执碌乩删n济学的基础》-n<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ide"p死骋"1]20></i><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 宋体;"02.> <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哈耶克st;毒n济、科学与政治:哈耶克思想精粹》-n冯克利译,江苏in民<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ide"p死骋"1]20><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宋体;"02.> <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哈耶克st;陡鋈酥饕逵刖n济秩序》-n邓正来译,生><ide"p死骋"1]20>读书<ide"p死骋"1]20>新知三联书店<ide"p死骋"1]20>年<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维塞尔st;渡mso緉济学》-n张旭昆等译,浙江<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aont斯st;度说男a动:关于緉济学的论文》-n余晖译,<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宋体;"02.> <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王军st;断执碌乩n济学派研究》,中国緉济出版社<ide"p死骋"1]20>年<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20><ide"p.>沃恩st;栋碌乩删n济学在a拦桓龃>车那ㄈ搿-n朱全红等译,浙江大学出版<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社<ide"p死骋"1]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aont斯st;度说男a动:关于緉济学的论文》-n余晖译,<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艾尔斯st;毒n济进步 :緉济发展和文>淝ǖ幕驹硌芯俊罚煊崩虻纫耄涛裼<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书馆<ide"p死骋"1]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ide"p死骋"1]20><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20><ide"p.>aont斯st;度说男a动:关于緉济学的论文》-n余晖译,<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宋体;"02.> <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斯蒂格勒st;恫底橹驼苤啤-n<e">20><ide"p.>潘振民译,上海三联书店<ide"p死骋"1]20>上海萵民出版社<ide"p死骋"1]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e">20><ide"p"nbc-0"font-v > 宋体;US" ascii-themegfont:20>亿在百度做广告占其近半总量<e">20><ide"p.>”-t<e">20><ide"p死骋"1]20><ide"p.>。<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20><ide"p.>柯兹纳st;毒rea与企业家精神》-n刘业进译,浙江大<e">20><ide"p"nbc-0"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宋体;"02.> <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aont斯st;蹲杂捎敕比俚墓取-n韩光明等译,中国蒻so科学出版社<ide"p死骋"1]20>年版<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bidi-font-v > 宋体;amilfont-kerning:0pt;" .>-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宋体;"02.> <e">20><ide"p"nbc-0"font-v > 宋体;"02.>aont斯st;蹲杂捎敕比俚墓取-n韩光明等译,中国蒻so科学出版社<ide"p死骋"1]20>年版<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bidi-font-v > 宋体;amilfont-kerning:0pt;" .>-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克莱因st;蹲时炯矣肫笠导摇-n古兴志译,<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20><ide"p.>克莱因st;蹲时炯矣肫笠导摇-n古兴志译,<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an >"1]20><ide"p.>aont斯st;度说男a动:关于緉济学的论文》-n余晖译,<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

20><ide"p"nbc-0"amilbisigfont-size:10.5pt;font-v >

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p死骋"1]20><ide"p.>克莱因st;蹲时炯矣肫笠导摇-n古兴志译,<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p><ide"><ide"pan >"1]20><e">20><e">20><e">20><ide" 死骋"1]20><ide"p.>维塞尔st;渡mso緉济学》-n张旭昆等译,浙江<e">20><ide"p"nbc-0"font-v > 宋体;amilascii-themegfont:20>年版-t第<ide"p死骋"1]20>页。<e">20></p> </div> </div>" /> .............. .............. .............. ............ ............ ..........

..........
.......... 喜欢20> ............推荐20> .......... ............020>人20> 20> 20>20>|  ..........20> ..............转载20> ..........
........
......
....
....
......
......
  ......
.....
....
..........

历史上的今天

........
......
....
......

最近读者

......
....
....
......

热度

......
....
....
.... ....
........ ........
........ ....
.... ....
....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
.... ....
....
....
......
........关闭20> ........
玩LOFTER,免费冲印20张照片,人人有奖!     我要抢>
......
....
....
......

评论

...... ......
....
....
......
......
....
...
..
.. .. ..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 ..<#--推荐日志--> .. ..<#--引用记录--> .. ..<#--博主推荐--> .. ..<#--随机阅读--> .. ..<#--首页推荐--> .. ..<#--历史上的今天--> .. ..<#--被推荐日志--> .. ....<#--上一篇,下一篇--> .. ..<#-- 热度 --> .. .. ..<#-- 网易新闻广告 --> .. .. ..<#--右边模块结构--> .. ..<#--评论模块结构--> .. ..<#--引用模块结构--> .. ....<#--博主发起的投票--> ..
....
  ....
  ..
....
....
  ....
  ....
  ..
..
....
  ....
  ....
 
....
  ....
  ....
 
..
 
 
 
..

页脚

..
.... 我的照片书 .... -20> ....博客风格 .... -20> ....手机博客 .... -20> ....下载LOFTER APP .... .... ....-20> 20>订阅此博客 ..
..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