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克拉克的边际生产力分配论及其问题  

2015-01-20 09:19:41|  分类: 《经济学说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朱富强:《经济学说史》,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年10月



克拉克的边际生产力分配论及其问题 - 曲阿野逸 - 朱富强的博客

 

克拉克的边际生产力分配论及其问题

克拉克研究的中心是分配问题,是边际生产力分配论的最重要代表。奥地利学派的归算理论把边际效用概念从价值问题引申到分配问题,但仅仅是间接地把边际概念和分配问题联系起来。克拉克则扩大了边际效用的应用,直接说明各生产要素分配份额大小的原则,建立一个以分配论为中心的经济体系。

拉克的分配理论以边际收益递减规律为基础,其基本思想是:在完全竞争条件下,一种生产要素将继续使用到再增加的最后一单位生产要素等于其成本之点;同时,竞争条件也保证企业家必须对他所使用的生产要素支付一个相等于它所创造的产品价值的数量。也即,在竞争均衡下,产品的价值决定于劳动、资本的边际生产力,而工资、利息等生产要素的报酬也各由它的生产力决定,有一单位该要素的增加或减少所带来的边际产品来衡量。这样,克拉克就完成了从萨伊到西尼尔开始就想要完成的任务:资本家和工人所获得的回报都是基于同一原理,没有剩余也没有剥削。

当然,克拉克的边际生产力分配论也存在严重缺陷:1它以劳动和资本具有完全替代性为前提,但这在绝大多数场合都是不现实的;2在充满垄断的现实世界中,要素报酬并不等同边际生产力;3即使资本根据其贡献获得报酬,但产权的继承也使得归于个人的分配不符合伦理。事实上,大多数经济学都得出结论,“边际生产力理论有助于解释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收入是如何分配的,但是作为对我们观察到的分配的一种伦理解释,它还是远远不够的”(布鲁,2008213)。

延伸阅读与思考:

边际生产力分配论的问题

新古典经济学的边际分析认为,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企业必定会在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处生产,因而每个生产要素必然会根据它的边际产品获得报酬,工资也就等于其边际贡献。后来,这一观点为威克斯蒂德和弗勒克斯发展出了有关分配的欧拉定理:当生产规模报酬不变时,按照边际生产力进行分配恰好可以将全部产出分配干净,没有剩余,从而也就没有剥削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正是边际生产力理论的提出,曾经作为古典分配理论核心的土地、劳动和资本等定价问题就消失了;相应地,边际革命以降的经济学家也就在关心分配问题,以致分配理论也在现代经济学中消失。但实际上,现代经济学并不是没有分配理论,而是存在唯一的基于边际生产力的分配理论。凡勃伦(2008:179)就写道:边际效用经济学“自始至终是一种价值学说,就形式和方法而言,它优势一种评价理论。因此它的整个体系就术语分配理论领域,相对于分配现象而言,它与其他经济现象的关系都是次要的——分配这个词要按照其公认的金钱的分配,或者有关所有权的分配这种含义来理解。不时有人尝试去扩大边际效用原理的这一运用范围,使其运用于生产问题,但迄今为止并没有产生明显的效果,这也是其必然的结果。其中,克拉克先生作出的这类尝试,是最有独创性、最有可能成功的,他的理论表执着寻求将分配假设为生产理论所用这种努力的极致,也是最成功的。但其结果是一种价值的生产学说,而价值在克拉克先生的理论体系和其他效用理论体系中,都是评价问题;它使所有的努力又回到了分配领域。”

那么,基于边际生产力分配理论的分配合理并可行吗?实际上,这一理论内含了深刻的逻辑缺陷,这里作一剖析。

第一,利润最大化的边际生产要求生产要素之间具有独立性。但是,现代工业生产几乎都是通过一个班组合作完成的,此时根本无法识别一个工人的边际产品,至多只能说明全班组的边际产品以及这个班组的每个成员的平均产品;同时,在生产中每增加一个劳动,往往都会伴随着资本数量的增加,而且往往是不同性质的机器的增加,从而导致资本有机构成的变化。既然如此,我们又如何按照边际生产力来制定劳动的报酬呢?这个问题很早就由霍布森提出了。霍布森问道:如果现代工厂流水线上的一个关键工人脱离了岗位,将会导致什么结果?毫无疑问,生产线将停止运转。因此,现代生产是基于一种群体合作,生产率是所有要素作为一个整体共同发挥作用的结果;因此,将某种要素减少一个单位,并不能告诉我们这一单位要素的生产率。同时,边际生产力理论只是一种要素需求的理论而没有考虑要素的供给,从而在很大程度只是一种非常不完全的要素定理理论,而不是相对份额的分配理论,这也是为什么马歇尔反对要素的边际产品“决定”其报酬率。布劳格(2009:332)就写道:“边际生产力理论向我们表明,市场结果绝不是‘公平’或‘公正’的。如果一种要素是相对稀缺的,它将得到一个高的价格,没有理由认为一个高的生产要素有效价格还要符合我们人与人之间公正的伦理观念。”

第二,分配净尽定理依赖于生产规模报酬不变这一条件。但是,生产规模报酬不变仅仅是一个非常不现实的特例,因为任何生产要素以及同比数量的变化都会引起共同体结构的变动,都会引发新的组织结构和分工关系,从而导致集体生产力的变化。显然,当规模报酬递减时,全部产出按边际贡献分配是分不干净的,此时就出现了剩余,这就是欧拉分不净定理,其中的余额就会由某些“固定的”要素所获得;相反,当规模报酬递增时,总产品不足以按照边际生产力进行支付,某些要素的所得必定将少于其边际生产力分配,从而会导致共同生产的不可持续。显然,边际生产力报酬说不仅不能说明纯经济利润的合法性,也无法解释规模报酬递增下的生产持续性问题。在很大程度上,生产要素分配净尽定理仅仅对应于静态的均衡世界,而与现实世界相差甚远。既然如此,我们又如何相信市场经济中的初始分配收入是公正的呢?萨缪尔森就承认,克拉克的学说不具有逻辑和经验上的可辩护性,从而贴上“克拉克的神话故事”是必要的;但是,基于为新古典主义辩护的倾向,萨缪尔森又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寓言”,因为此“寓言”说明了一个不能被直接公式化和辩护的“事实”。

最后,就边际生产力分配论的规范性而言。克拉克的公正的规范原则表明:在共同生产中由边际生产力决定的生产要素报酬不仅是有效的,而且也是公平的。但这种公平性却遭受严重质疑:(1)该理论表明,如果一种要素是相对稀缺的,它将得到一个高的价格;但是,没有理论认为,一个高的生产要素的有效价格符合人与人之间公正的伦理观点。(2)该理论表明,对生产要素的回报完全是受人类行为影响的,如工资的上升可能通过减少可雇佣的数量、提高工人的效率、增加工人们工作时所使用的资本数量,而不是通过赤裸裸的讨价还价来实现;但是,既然工资上升可以通过人的行为来实现,为何工资将由自身自发的市场力量产生,并且被看作是“所有可能的最好的结果”呢?(3)庞巴维克指出,如果劳动的边际单位的产品支配工资率,劳动工作受递减报酬影响,那么边际内的工人将接受少于他对总产品的贡献的数量;因此,在劳动不能接受这个边际内剩余的范围内,边际生产力理论必然就把工人描绘成是受“剥削”的。

针对第三点,克拉克辩解说,这个理论假定每个要素都是同质的,所有要素的单位是具有同样效率的。这样,劳动的边际生产力就随更多劳动加在一个给定的资本数量上而下降。按照这种解释,较少工人的较大生产力可能完全是他们工作时可运用较多资本这个事实的结果,因而较少工人的较大生产力可能正是被归因于资本的生产力。显然,这又破坏了与劳动的边际生产力相一致的工资是一种“公平的工资”的观点(参见布劳格,2009:332)。同样,如果将劳动固定,那么随着资本投入的增加,每单位资本带来的产出将递减;而且,除了最后投入的那一单位资本外,每次的单位资本投入都会产生一个“剩余”。显然,由于每单位资本的生产力被视为是相等的,因而所有的剩余都是劳动产生的,因而克拉克将所有剩余之和称为劳动租金。但显然,这又反映出了资本剥削劳动的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133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