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边缘策略和勇敢者游戏  

2016-04-08 08:51:10|  分类: 《博弈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缘策略和勇敢者游戏

朱富强

1.由古巴导弹危机说起

1962年赫鲁晓夫偷偷地将导弹运送到古巴以近距离对付美国,但苏联这一行动被美国的U2飞机侦察到了,于是美国就派遣了航空母舰等,并结集登陆部队对古巴进行军事封锁,美苏战争一触即发。此时,美苏都有两种选择:苏联面临着的选择是坚持在古巴部署导弹还是撤回导弹,美国面临着的选择则是容忍苏联的挑衅行为还是采取强硬措施,当时的情形可用下图所示博弈矩阵表示。当然,由于当时的美国实力更为强大,因而它坚持了强硬策略,决定对海空进行封锁,不仅派出执行任务的舰队在68个空军中队和8艘航空母舰的护卫下驶入封锁带,而且还集结了战后以来最庞大的登陆部队,战略空军部队进入战备状态。在这种情况下,苏联不得不做出让步,把导弹撤了回来,因为这总比爆发战争好。

 

 

美国

 

苏联

 

撤回导弹

坚持部署

儒弱

00

-5 10

强硬

10-5

-10-10

古巴导弹危机博弈

20世纪60年代的古巴导弹危机中,美国不惜冒着战争不断升级乃至发生核战争的危险对古巴进行海上封锁,并最终化解了危机。这里,美国成功地使用了边缘策略Brinkmanship

2.边缘策略的基本含义

边缘策略始创于美国总统艾森豪时期的国务卿杜勒斯,它是指将冲突情况逐步升级,直至战争爆发边缘,藉此施加强大压力,迫使对方作出对己有利的退让。在很大程度上,这也是一种威胁策略:为了逼对方让步,人为地设置一种对方无法承担的可怕后果,这种后果可怕到让双方可能都觉得无法接受。例如,当贩毒或寻宝的电影片段中,当一帮匪徒找到线索人时就拿出手枪并只上一颗子弹,对准不肯开口的线索人的脑袋说:“我并不想杀死你,但你不说出秘密,那么,你就有六分之一可能会在下一秒死去;实际上,你真的在下一秒死去,我也就得不到什么秘密,这种情况是我不愿看到的,更你你不愿看到的”。当然,线索人也可以对匪徒说:“如果你杀了我,就永远无法知道宝藏的下落。既然我们都知道你不能杀我,你又如何能逼迫我来告诉你宝藏的下落?”两人使用的就是边缘策略。

谢林就认为,核武器的作用主要来自于巨大的威慑力,而不是其先发制人的能力,因为一旦对方使用了核武器,自己就有实施报复的能力。这就好比在幼儿园,某儿童有一个能打架的哥哥,并不是要让哥哥首先教训所有的小朋友,而是当遇到其他儿童的欺负时,他就可以让哥哥出面对其他小朋友实施惩罚,从而避免其他儿童的欺负。事实上,如果哥哥的作用是首先教训所有小朋友,那么,他很可能会遇到有两个哥哥(从而更具报复力)的儿童。从这个角度上说,博弈的结果不仅取决于策略应用的智慧,更主要是来自于实力的竞争。在下图所示博弈树中,朝鲜发展核武器的主要目的就是起到威慑作用,从而阻止美国的进攻;相反,如果率先使用核武器的话,反而会使自己陷入灾难。迪克西特和奈尔伯夫也指出,“核武器的威胁在于可能出现意外事故。当存在任何常规冲突都有可能使局势激化到失去控制的可能性时,核阻吓就变得可信了。这一威胁不是一定发生,而是一种同归于尽的可能性”,“随着一场冲突升级,引发一场核战争的一系列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也在增加。最后,战争的可能性变得那么大,以至于终于有一方决定撤退。”

 

 

 

 

 


核威慑博弈

3.边缘策略的现实运用

事实上,迄今为止,美国一直认为,在朝鲜战争中,正是由于它发出的核威胁迫使了中国在朝鲜的让步。随着1950625日朝鲜南北内战爆发以及10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迫使曾叫嚣回家过圣诞节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撤至三八线附近,此时美国就试图使用核威胁。19501130日杜鲁门在记者招待会上有这样的答问。记者:“总统先生,您对朝鲜的事态打算如何应付?”杜鲁门:“同以往一样,我们将采取任何必要的步骤,以应付军事局势。”记者:“那是否包括使用原子弹?”杜鲁门:“包括我们拥有的任何武器。”记者:“总统先生,您说的‘包括我们拥有的任何武器’是否意味着正在积极考虑使用原子弹?”杜鲁门:“我们一直在积极考虑使用原子弹,可是我不希望看到使用原子弹,它是一种可怕的武器,不应用来对付无辜的男人、妇女和儿童……可是原子弹一经使用,这种情况就无法避免了。”杜鲁门的话令记者们大吃一惊,一个合众社记者连忙问:“总统先生,您说正在积极考虑使用原子弹,我们清楚了解您的意思了吗?”杜鲁门:“我们一直在积极地考虑。这是我们的一种武器。”记者:“总统先生,这是否意味着用以打击军事目标或民用……”杜鲁门(插话):“那是军方人员将要决定的事。我不是批准这些事情的军方权威。”随着19531月中旬,一种适于大口径火炮发射的原子弹第一次爆炸成功,核武器既可用于战略目的又可用于战术目的,此时新当选的总统艾森豪威尔又开始威胁使用战术原子武器,国务卿杜勒斯发出威胁,如果不能达成停战协议,美国就要轰炸鸭绿江以北的中国东北基地,甚至毫不犹豫地使用刚试验成功的核炮弹。对于这种核政策的效果,艾森豪威尔在回忆录中写道:中国在朝鲜之所以作出最后的让步,乃是美国核威胁起到了抑制的作用

在很大程度上,目前朝鲜也在高超地使用边缘策略并获取莫大利益:首先,朝鲜1993年拒绝国际原子能总署(IAEA)检查宁边设施后便退出《核不扩散条约》而引爆第一次危机,在各方折冲斡旋之后于1994年与美国签订《框架协议》而同意重新加入《核不扩散条约》,并接受IAEA检查,美国则作出包括禁运解禁、提供能源、暂停军演、与之建立外交关系等一连串让步;其次,朝鲜19988月发射大浦洞1火箭越过日本领空,在经历一年的谈判后与美国19999月在柏林举行双边会议,朝鲜同意终止长程飞弹测试,换取美国取消经济制裁;再次,朝鲜在2002年承认发展核武,并于2003年再度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同时在当年二、三月间两周内试射两枚飞弹至日本海引爆,美国组织了六方会谈,却迄今徒劳无功,而朝鲜则是成功地顺利解除限制朝鲜发展核武的枷锁。同样,在韩国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之后,朝鲜不但未曾如先前信誓旦旦的采取大规模报复与反击,反而表示不愿随之起舞,也不会反击。究其原因,边缘策略的有效性植基于威慑作用,一旦威慑不具可信度或对手不惧威慑时,退让就成为理性抉择下的反应。

同样,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往往也会使用边缘策略。迪克西特和奈尔伯夫就写道:“比如公司管理层与工会可能面临一场毁灭性的罢工,固执己见而不能达成妥协的夫妻可能离婚,意见不一的国会议员假如不能通过预算案,就会让政府关门:这些案例的双方其实都会用到边缘政策。他们故意创造和操纵着一个有着在双方看来同样糟糕的结局的风险,引诱对方妥协。”我们在台湾立法机构上就总是看到边缘策略的运用:民进党往往威胁瘫痪立法院议事的方式迫使议席占多数的国民党让步。

4.边缘策略的运用技巧

在边缘策略中,那些风险承担能力小的一方往往会屈服。这可以用“懦夫博弈”(Chicken Game)加以描述,两车手12参加地下撞车比赛,两辆车面对面在一条直道上加速,先转弯的为输家;显然,标准的纳什均衡是一方转弯一方不转弯,而且斗强的结果很可能都不转弯。但是,其中有一个车手1为了表明自己绝不转弯的决心,同时也想利用这种决心威胁车手2,特地让车手2看见自己用布条将自己双眼蒙上,证明自己没有后路;受到其行为的预期,车手2也就不得不先转弯了以避免灾难的发生。可见如下博弈矩阵。“懦夫博弈”也称“勇敢者游戏”,类似的例子有:《天下无贼》中刘德华与黎叔手下的四眼在火车顶上“比胆”,两人站在疾驰的火车上面对迎面而来的黑暗隧道,谁先蹲下就输;显然,如果一直不低头必然会头撞洞顶而死,因而能否坚持到最后需要极大的胆量。再如,《裸婚时代》中刘易阳与樊少爷在地下停车场打赌,看谁最后刹车后离躺在地下的姑娘最近,也是此类例子。

 

 

车手1

 

车手2

 

转弯

不转弯

转弯

00

-510

不转弯

10-5

-10-10

胆小鬼博弈

显然,这里的“边缘”并不是如通常所讲的悬崖峭壁那样,一个人可以稳稳地站在上面四处张望,然后决定是否跳下去;也不是意味着,一方为威胁围攻自己的对手而故意不断接近边缘,从而自己跳下去时别人想拦也拦不住。相反,这里的“边缘”带有一个曲滑的斜面,站在上面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有掉下去的危险,而且,距离边缘越近就越危险,掉进悬崖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同时,一个人故意接近边缘,从而可能与敌人同归于尽,即使自己想自救也为时已晚。也就是说,边缘策略是一方人为制造的形势失控的策略:只有面临失控的危险,才可以迫使对方屈服妥协;这样,边缘策略就可以通过故意向对方暴露共担风险,达到侵扰和威慑对方的目的。因此,边缘策略的吊诡之处就在于,策略要成功就不能破局,总要一方在战争爆发之前退让,另方才有利可图。那么,如何自由地出入冲突边缘并利用冲突而胜出呢?

首先,边缘策略的成功关键在于找到可信的威胁。迪克西特和奈尔伯夫就指出两点:(1)要设法让惩罚措施的控制权超出你自己的控制,从而断绝你自己重新确定忍耐底线的后路;(2)你要将悬崖转化为一道光滑的斜坡,每向下滑一步都会面对失去控制而跌人深渊的风险,从而阻止对手使用“意大利香肠”战术避开威胁。

譬如,在古巴导弹危机中,美国就不能直接威胁说,假如苏联不拆除那些导弹,那么,美国就会将莫斯科夷为平地?尽管这个威胁中提到的行动将会引发一场全球性的核战争,但这个危险本身实在太夸张了,以至于让人难以置信。事实上,假如导弹没有在最后期限之前撤离,肯尼迪一定不愿意将整个世界夷为平地,而更加愿意考虑延长留给苏联的最后期限,推后一天,再推后一天,如此下去。显然,美国不能令人信服地威胁说它马上就要发动一场全面的核打击,但它可以通过某些正面交锋令人信服地将这种风险提高到一个新水平。比如,美国可能愿意冒六分之一的爆发核战争的风险,以此换取苏联导弹一定撤出古巴。于是,苏联再也不能认为美国的威胁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事实上,美国或苏联的每一步都包含一定程度的风险:每一次不让步都会加大爆发世界大战的风险,而每一个小的让步则会减少这个风险;显然,如果美国愿意走得比苏联更远,那么苏联的边缘政策就会取胜。

其次,边缘策略的成功关键在于创造并控制发生灾难的风险。博弈方制造的风险要能够迫使对方让步,但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否则就很可能会导致灾难的发生。在古巴导弹危机中,美国成功运用边缘策略的关键就在于它能够控制风险的升级,并且使这种受到控制的风险水平上升到苏联难以忍受的程度,那么就可以促使苏联撤走导弹,此时边缘政策也就完满地达到了目的。

我们再来看两个例子。

1.普特南是美国独立革命时的重要将领之一,参加过法国和印度之间的战争。法印战争期间,一位英国少将向普特南提出决斗。普特南知道对方的实力和经验,如真干起来,自己取胜的机会很小。于是,他邀请这位英国少将到他的帐篷里采用另一种决斗方式:两个人都坐在一个很小的炸药桶上,每个炸药桶里都有根烧得很慢的导火线,谁先移动身体就算输。在导火线燃烧时,英国少将显得极度不安,而普特南则悠然地抽着烟斗。当看到旁观者都纷纷走出帐篷,少将再也坚持不住,从小桶上跳了起来,承认自己输了。这时,普特南才对他说:这桶里装满了洋葱,不是炸药。

2.在美国纽约,犹太人比尔在本地人汤姆的食品零售店旁又开了同样一家食品零售店,由于汤姆的食品零售店已经赢得了广大消费者的认可,比尔的做法无异于作茧自缚,怎么能够竞争得过汤姆呢?很快,一场降价促销战就在比尔与汤姆之间打响了,当汤姆在店门前写到热狗25美分时,比尔也将热狗同样降至25美分,接下来便是20美分、15美分、10美分,此时的价格已经远远低于成本,最后,汤姆耗不住了而怒气冲冲地找到比尔后说:“你真是个疯子,再这样降下去我们都得关门大吉,这生意还怎么做?”但比尔却不愠不火地笑着说:“关门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因为我的店里根本就没有热狗,只是为了吸引更多的顾客前来光顾而已。

《经济学家茶座》65辑,20146

  评论这张
 
阅读(238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