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知识分子的根本特质  

2016-01-08 20:25:42|  分类: 经济学教育改革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识分子的根本特质

朱富强

一般地,一个具有坚强意志和渊博学识的知识分子往往是理性化程度较高的人,他们可以洞悉社会的内在秩序,能够认识到人类社会的现存问题和未来的发展取向,并具有引导社会发展的能力和责任。同时,任何社会制度在其发展中都会与其本质发生某种偏离,从而都或多或少地出现异化;社会的合理发展也就是不断地朝其本质回归或理想状态前进,以异化程度较轻的制度取代异化程度较重的制度。显然,对制度本质、异化的认知以及对社会改进之徒的探索在很大程度上都要依赖于每个时代中“理性”程度相对较高的知识分子。根本上,知识分子的基本职责也就在于:置身于一个与社会相对隔离的“象牙塔”内,对纷繁复杂的社会现象进行静静的深入观察和思考,致力于挖掘社会制度等存在的缺陷并剖析其原因,然后将他的发现和认知告诉给社会大众;并且,与社会大众共同来探询修补这些缺陷或改进社会制度的途径,从而缩短异化了的社会重新回到其正确发展轨道之时滞。

正是基于这种洞察性、前瞻性和批判性,知识分子往往就呈现出某种“反社会”特征:它在资本主义社会反对掠夺性市场,在中央计划经济社会反对集权官僚。当然,更准确的说法是,真正的知识分子并不是反社会者而只是现实批判者:他通过反思“现实”来关怀“人类社会”,致力于剖析人类社会在不同时代的异化状态,并提出积极的改革途径。显然,由于知识分子诞生于资本主义成长时期的公民社会中,其内在本质就产生了这样的诉求和使命:挖掘现实资本主义和市场竞技中存在的不平等和不公正问题,并基于社会发展和人文关怀而努力改进它。由此,我们对知识分子的批判性应有这样的认识:(1)学者们并不只是拒绝和敌视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相反,它在资本主义国家以外的知识分子中得到广泛的亲睐和推崇;(2)西方学者之所以倾向于批判资本主义,反对原教旨市场主义,甚至敌视新古典自由主义,主要原因并不是哈耶克、诺齐克、弗里德曼、斯蒂格勒、布坎南等新古典自由主义倡导者所认定的“是物质回报不符合期待的原因”,[1]而是根基于知识分子的角色和任务。

显然,针对“知识分子为什么反对市场”、“为何知识分子仍然支持社会主义”等著作和观点,目前国内一些学者和媒体专栏往往进行明显误导却非常流行的解读。这里,我们就此作一再解析。事实上,布东写《为何知识分子不热衷自由主义》一书主要针对并适用的对象是西方社会情形:由于自由主义秩序在西方社会是主流,因而西方知识分子的批判传统就决定了他们必须与这种主流拉开距离。正如布东写道的:“对于现实社会的批判是知识分子的一个基本的功能;他出于自己角色的要求而签定社会缺陷并提出在他看来恰当的解决方案。然而,因为只有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面这个角色才被承认,知识分子才具有一个真正的社会重要性,所以,他们对该社会特有的特质——自由主义和它的伴生物资本主义——表现出的批判的态度是很正常的。”[2]该书的“中文版序”作者徐贲也写道:“在西方,非自由主义的‘社会性’因素与知识分子定位以及学术影响、潮流有关。由于自由主义在西方代表着主流秩序,知识分子与它保持距离,是与他们自己的知识分子批判转帖和异议者角色一致的。自由主义秩序中世纪存在的不公正和不平等更会坚定他们的这种思想和立场地位,也成为他们非自由主义的主因。”[3]

不过,根基于本身所固有的特定意识形态,布东和徐贲等人对其周边知识分子的认知以及对自由主义的态度都有失偏颇。例如,布东承认,自由放任主义会衍生出一系列堕落效应:以效率牺牲公平、庸俗同质化、实用媚俗化。但是,布东依然宣称,自由主义更注重机会平等而非实质平等,目标是建立并维护一个人人机会平等的社会,这种机会平等的社会有利于人们努力拼搏赢得自己的命运,从而促进社会的进步;并且还认为,自由主义社会中之所以存在如此多的不公正和不平等现象,很多恰恰是自由主义基本原则没有得到贯彻的缘故。这种认知客观吗?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二战后恰恰是政府的经济干预使得收入差距逐渐缩小,而20世纪70年代后的自由放任政策则使得收入差距逐渐下降。同时,布东还宣称,堕落效应在其他社会同样存在且比自由主义社会更加严重,他举的例子包括苏联的计划经济以及中国文化大革命等。问题是,这显然是拿另外一个历史中的极端情形来为资本主义现实辩护,那么,这种辩护有助于社会的进步和制度的完善吗?它能够由此否定市场原教旨主义所潜含的社会问题吗?更不要说,对自由放任主义的批判性扬弃和改进,并不必然导向权力的专制,它只是为了纠正金钱权力过分集中所引向的新型极权。[4]

此外,徐贲还将当前中国社会中反思和批判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都称为政府的依附者和顺从者,是专制的同路人。显然,这种态度否弃了我们在吸收和借鉴西方制度的同时必须加以审视和扬弃的应有态度,蔑视和打压了那些对人类社会做更全面审视的中国学人,这不仅凸显出了更为浓重的一元化意识形态色彩,而且也根本上曲解了知识分子的本质。事实上,知识分子的本色就在于他的批判特性,这体现了他对社会现实的洞察力以及极为宽广的人类关怀精神。哈耶克就写道:“凡是不抱这种偏见的人应当坦率面对的第一点是,决定着知识分子观点的,既不是自私的利益,更不是罪恶的动机,而是一些最为真诚的信念和良好的意图。事实,必须承认,大体而言,今天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越是受着良好的愿望和理智的引导,他就越有可能成为社会主义者,站在纯粹的知识分子论证的立场上,他总是能够使自己处在比他那个阶层中他的大多数反对者更为优越的地位上。”[5]就笔者而言,之所以致力于从学术和哲理上阐述和解析自由主义,根本原因就在于“自由主义”一词已经完全“口号化”和“政治化”了,以致周边的一大群经济学人盲从于心古典经济学及其宣扬的新自由主义,甚至根本不了解自由主义的内涵及其历史演变,更不了解自由主义的复杂化趋势及其当代要求。

当然,真正的知识分子对社会的批判中也包含了更多的建设性成分,而绝非是“反社会”所隐含的破坏性。从根本上说,一个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必然是现实主义的,他必须与社会实践紧密结合在一起,关心社会和谐、关怀人类进步,时刻担负起促进社会有序发展的责任。在学术层面,学术本身就主要为一群受过良好教育并具有高度学术理念的知识分子所引领,他们更关心的是整个人类的长期发展和普遍的社会正义,而不是关注特定政党或群体的利益得失。尤其是,经济学者所提出的任何理论以及相应的政策建议都涉及到社会大众的福利,涉及到公共领域的社会秩序,因而本质上也必然是公共知识分子,也必然应该关注现实中的问题以及改进之道。最后,公共知识分子与现实的结合,主要体现在站在社会利益的角度来思考社会的发展,基于社会正义和合理性的认知来引领社会的发展,而不是相反地去“适应社会、顺应社会”,并把自己牵涉到个人利益的谋取之中,更不能像现代主流经济学所宣称的那样把自己视为社会大众的普通一员而遵循“经济人”的方式行事。

最后,正是由于一群真正“知识分子”的存在,独立于“治统”的“道统”才得以型塑。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起源学上对“知识分子”作一梳理和认知。“知识分子”一词可以追溯到l894德雷福斯事件。当时,一批具有正义感的人如包括左拉、雨果等站出来为因犹太人身份而遭到诬陷的上尉德雷福斯辩护,并于1898年发表了一篇题为《知识分子宣言》,因此,后世往往将那些有教养且具有强烈的道德意识和社会责任感的一群社会精英称作知识分子,这也是维护社会正义和处事良心的基石。不幸的是,随着现代社会识字率的迅速提高,知识分子与大众之间的鸿沟逐渐被填平,以致逐渐失去了公认的话语领袖;同时,文化上的多元化使得不再有统一的知识场,知识被分割为一块块碎片,每一个掌握知识的人都只掌握一个碎片。此时,知识分子就不再是文化的立法者,而只是文化的阐释者;同时,推动社会和文化发展的力量,就不再是知识分子,而是时尚,是大众的偏好。在这种情况下,拥有话语权的就不再是前瞻性的洞察和精微的思想,而在于能够体现好社会大众的偏好,唤起社会大众的热情;此时,个别善于讨好观众、善于修辞与表演的识字分子就被推上前台,他们充分地利用电视、网络等媒体技术,而不时显现出超人的智慧。

然而,尽管“识字演员”们在现代社会中逐渐替代了知识分子的地位,但他们却丝毫不能发挥知识分子的真正作用。事实上,尽管由于媒体的刻意塑造,这些“识字演员”的形象甚至一个手势都显得富有极大魅力,但是,他们留下的永远只是影像,一旦把他们的话语转换为文本,一切光辉顷刻间消失殆尽。[6]而且,由于缺乏足够的知识和高度的责任,这些“识字演员”的工作仅仅是迎合社会大众的趣味和心理,从而也就无法站在公共视角以长远的眼光来审视社会现实;相应地,由媒体和新闻知识分子所引领和主导的学说,就不可避免地会日益世俗化和庸俗化。这一点在当前中国社会表现得尤其明显:大学教师和知识分子不是努力探究人类的理想状态并以此来引领社会进步,相反却刻意地迎合社会;同时,那些所谓的“学者”在研究时往往牵涉到太多的个人利益,并把西方理论中的“经济人”假设极端地与“践行”结合在一起。事实上,尼采早就警告过我们:任何由大众做决定的地方,真实性就变得多余、可悲,变成一种无益之物。正因如此,笔者一直呼吁,只有存在一群具有真正理念的公共知识分子,当前的学风才会改进,学术才会进步,社会才有希望!



[1] 参见秋风编译:《知识分子为什么反对市场》,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2] 布东:《为何知识分子不热衷自由主义》,周晖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年版,第1-2页。

[3] 徐贲:“中译本序:自由主义与知识分子”,载布东:《为何知识分子不热衷自由主义》,周晖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年版。

[4] 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刘继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年版。

[5] 哈耶克:《经济、科学与政治:哈耶克思想精粹》,冯克利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303页。

[6] “王元化:知识分子意淫有知识”,http://zouhengfu.blog.sohu.com/16855406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0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