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现代职业经济学家的保守性  

2015-06-04 14:38:54|  分类: 《经济学说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朱富强:《经济学说史》,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年10月

现代经济学的意识形态与职业经济学家的保守性 - 曲阿野逸 - 朱富强的博客

 

现代职业经济学家的保守性

朱富强

一、引言

现代主流经济学努力将自身打造成一门客观的经验科学,普遍相信从实证分析中所获得的政策结论知客观性;但实际上,伦理自然主义和伦理实证主义的思维恰恰赋予了现代经济学以特定的意识形态和价值取向,并导致了经济学家也具有强烈的保守性,乃至无法为社会改造提供理论支持。

一、现代主流经济学的yishixingtai

任何社会科学研究都基于一定的哲学思维和价值目标,从而必然潜含了特定的价值取向,经济学也是如此。那么,源于边际革命并以新古典经济学为主的现代主流经济学的价值取向又如何呢?为了理解这一点,这里从现代主流经济学的哲学思维和分析方法入手加以说明。

首先,现代主流经济学的yishixingtai根基于它的哲学思维之中。事实上,尽管现代主流经济学为了体现道德中立,刻意地推崇数理化和计量化的分析,但实际上,无论是数理建模还是计量实证都基于特定的新古典-凯恩斯分析框架,这种分析框架根基于自然主义思维和肯定性理性思维。其中,自然主义思维将自然界存在优胜劣汰和弱肉强食的规律推广到生活世界而形成了社会达尔文主义,肯定性理性则进一步赋予自然状态以合理的价值判断而形成了伦理自然主义;进一步地,随着逻辑实证主义的兴起,自然主义思维又与实证分析结合在一起而形成伦理实证主义。这样,现代主流经济学就倾向于将存在视为合理,并基于伦理实证主义和供求均衡分析对现状进行合理化解释;同时,它还把现实社会经济现象视为与新古典经济学的基本理论相符,并依靠细枝末节的实证数据为新古典经济学理论提供支持。显然,现代经济学的实证分析就不再是客观的,而是潜含了深刻的yishixingtai

马尔库塞就指出,这种实证主义分析仅仅限于注意和分析特定的社会现象,从不敢超越这些特定的社会现象,超越特定的社会制度,竭力使理想符合特定的社会现实,消极地适应现存社会,与现实妥协,为现实辩护;因此,实证主义分析本质上就是保守、妥协的,是一种为现实唱颂歌的理论,缺乏批判否定的精神,从而不能为改变现存社会和创造合理的社会提供理论支持。事实上,尽管达尔文根据自然选择机制而提出了“物竞天择”的学说,但这种竞争并不必然是你死我活的竞争,而更是一种相互合作的竞争;但是,现代主流经济学却进一步扭曲了达尔文的学说,不但将之扩展为社会达尔文主义,而且将自然界中残酷而机械的规律套到社会的生存和发展上,从而具有明显的保守性和妥协性例如,罗素就讽喻道:“假如进化论的伦理学能够成立,那么对于这个进化过程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大可漠不关心。因为无论它是什么,都可以由此证明它是最好的。”[4]

其次,现代主流经济学的yishixingtai还根基于它的分析方法之中。事实上,自然主义思维还奠定了现代经济学的分析方法:它倾向于将社会现象也可还原为基本个体的作用,将自然均衡视为一种理想的和谐状态;相应地,现代主流经济学也将人类个体都还原为同质的原子符号,并致力于挖掘原子化个体基于数学逻辑的互动均衡,并as if假说对实存进行美化阐释。相应地,现代主流经济学就确立两大基本方法:(1)方法论个体主义,将个体视为自由平等的行动主体和利益主体,基于人类行为的意向性和目标导向来分析社会经济现象;(2)边际主义分析,致力于考察每一次行为变动对经济结果的影响,并构建出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一般均衡状态。显然,正是通过个体主义和边际主义的分析,现代主流经济学考察的将人的理性与社会总福利联系起来,将人类的劳动支出与收入报酬等同起来,从而就会现有收入分配尤其是市场收入分配进行辩护。

事实上,凡勃伦就写道:边际效用经济学“自始至终是一种价值学说,就形式和方法而言,它又是一种评价理论。因此它的整个体系就属于分配理论领域,相对于分配现象而言,它与其他经济 的关系都是次要的——分配这个词要按照其公认的金钱的分配,或者有关所有权的分配这种含义来理解。”[5]同样,布鲁也写道:“通过表明在竞争性环境下,工人们所得到的报酬将与他们对产出的价值所做出的贡献相衬,边际主义者有助于抵制马克思主义对无产阶级革命的召唤。但是,边际主义自由主义的经济学或政治保守主义也对那些利益仅仅在于维持现状的人有利,即对那些反对变革的人有利。这种经济理论通过反对工会、把失业归因于人为的高工资或者工资不具有向下调整的弹性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从而对雇主有利(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真正理解这种理论)。边际主义同时捍卫地主的利益,反对基于李嘉图的地租理论而对地主进行的各种攻击。也可以说这种学派对富人有利,因为富人通常反对政府干预,政府干预可能对收入进行再分配。”[6]

可见,正是根基于自然主义思维、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观以及边际主义分析方法等之中,现代主流经济学家具有浓郁的yishixingtai,它倾向于维护现状,从而呈现出明显的保守性。事实上,西方学术界无论是zuo派学者还是you派学者都不否认现代主流经济学内含的这种特性,甚至在共识的基础上形成了所谓的斯蒂格勒-茨威格命题(The Stigler-Zweig Thesis):职业经济学家所接受的传统训练必然使他在经济问题上倾向于自由企业观。例如,you派的斯蒂格勒1959年发表的《政治经济学家的政见》一文中就承认,“经济学的职业训练会使人成为政治上的保守主义者”,这种保守主义“希望绝大多数经济活动由私人企业进行,它相信,私人力量的滥用一般会受到竞争力量的制约,而竞争理论通常也能提供效率和进步”;同样,zuo派人士则认为,边际分析不仅“无用”而且“有害”,如茨威格1970年在《对经济学的一个新zuo派批判》一文中强调“边际主义从本质上说是反革命的”。[7]正因为具有这种保守性,西方主流经济学极力为强势者行为提供合理化解释,而西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则在不同程度上批判新古典经济学的辩护性和庸俗性,并斥之为“权势经济学”(establishment economics)。

二、职业经济学家的保守性

上面的分析表明,现代主流经济学具有强烈的保守性,它以单一的原子主义yishixingtai为基石,推崇自由交换、市场竞争和自然秩序,相信个人私恶可以通达社会公益。布鲁姆就评论道:“经济学家是典型的自由主义者,且非常典型,他们相信人民应该独自管理他们的生活。他们对私人事务做出自己的选择,而且社会应被民主地组织起来,使人们能够对公共事务进行选择。这些都是很好的想法,但它们不会导向善的偏好-满足理论,它们导向关于社会结构和社会上什么应该发生的结论而不是任何善的理论。”[8]关于职业经济学所具有的保守性格,我们可以通过将经济学家与其他社会科学家作一对比以见一斑。

一般来说,一个有理念的知识分子的基本职责在于发现社会制度所存在的缺陷及其原因,并与社会大众共同来探询修补缺陷或改进制度之途径;正因如此,被称为公共知识分子的人文社会科学家对社会现实往往持批判态度,甚至展示出反社会的特性。事实上,欧美学术界中,诸如历史学家、社会学家、道德哲学、人类学家中往往都是左翼占多数,如哈贝马斯、福柯、吉登斯、德沃金、德里达等思想大家都是如此:他们关注社会中的不正义现象,热衷于对现实不良制度的改造,并具有强烈的人本自由主义倾向。与此形成明显反差的是,经济学家中往往是you翼人士占作数,如哈耶克、布坎南、弗里德曼、科斯、卢卡斯、贝克尔等诺贝尔经济学家获得者都是如此:他们往往热衷于对既定产权和社会制度的维护,推崇市场机制在社会协调中发挥的根本性作用,从而具有强烈的保守主义倾向。

当然,尽管这种差异在早期学术界表现得非常明显,但随着经济学研究思维向社会学、法学、政治学等领域的扩张,这些领域的保守主义色彩也就日渐浓厚,以致西方学术界整体上开始右倾。[9]不过,尽管这种差异已经越来越不明显,但还是存在的。例如,卡耐基基金会的问卷调查就表明,在经济学家中61.7%的人士把自己归为zuo翼或自由派,而社会学家、政治科学家、心理学家、人类学家和历史学家分别为85%71.8%69.1%69.4%68.7%[10]关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从美国社会科学者的政党属性以见一斑,下表是2003年对美国社会科学界有关政治主张的调查。[11]

 

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

政治和法哲学家

历史学家

政治科学家

经济学家

民主党与共和党之比率

21.11

9.11

8.51

5.61

2.91

该表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自称zuo翼的学者远远高于自称you翼的学者,但实际上可能没有这么明显。实际上,一些学者之所以自称zuo翼,是因为you翼往往给人保守和维护既得利益的印象,因而很多学者会努力撇清这种印记。例如,卡内基教学促进基金会(the Carnegie Found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Teaching1989年使用“自由”和“保守”的分类进行调查,发现在主要的文科学校和研究型大学里,70%的教授自称是自由派或者温和自由派(这里“自由”一词是指新自由主义或改良自由主义而不是古典自由主义或新古典自由主义),不到20%的教授自称是保守派或者温和保守派。第二,如果扣除系统误差,经济学家中自称zuo翼的比例还是要远远低于其他社会科学家,而且吸收经济学思维最为成功的政治科学家则其次。卡迪夫和克莱因(Cardiff & Klein)还分析了11个加州大学具有终生教职的教员的选民登记记录而发现,民主党员与共和党员的平均比例是5:1,范围从伯克利的9:1到佩珀戴因的1:1;同时,人文学科比例是10:1,而商学院只有1.3:1[12]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异呢?为什么经济学家往往比社会科学更保守、更you倾而不愿对“体制”的基础作任何极端的批评呢?究其根源,这种保守性是由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特质决定的。事实上,布东就指出,“认知合理性不仅介入到科学信念的形成中,同样也影响我们构建各种判断事物好坏的信念,比如判断一个制度是否合理。”[13]显然,正是基于不同的思维逻辑和社会理念,那些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对现实体制的维护更强烈,而另外一些非主流经济学家则往往倾向于对现实不良现象进行批判。尽管如此,现代主流经济学依然刻意地强调其客观性和科学性而否定本身所潜含的这种yishixingtai,从而无法深入地挖掘这种现象的理论根源,而基本上只是停留在表象的解释上。所以,斯蒂格勒强调,经济学家的保守性是他们的职业决定的。

当然,也有其他一些的解释。例如,zuo派的海布罗纳从批判角度指出,经济学家之所以倾向于维护“体制”,是因为“体制”在维护着他们,它给教授们高薪,让他们进入社会分配体系的上层。显然,海布罗纳的观点与哈耶克、诺齐克、弗里德曼、斯蒂格勒、布坎南、兰德等人在分析知识分子为何反对市场和资本主义制度时所提出的观点相悖。例如,诺齐克就认为,学业上优胜的知识分子在后来的金钱回报上不如那些从事工商业的同窗们,导致了他们对这种制度持强烈的批判态度。[14]但显然,这并不能解释知识分子立场的多样性,尤其是不同领域的学者立场差异。事实上,经济学家的收入显然不如华尔街的投机者和投资者,经济学家却往往会极力鼓吹市场。这是为什么呢?

为此,you派的索洛则从维护的角度提出了另外两种解释:1一个人的政治立场与年龄有关,而经济学家平均而言比社会学家年龄要大些,可能也比政治科学家年龄大些;2经济学家之所以不涉及那些棘手的体制变革问题,是因为他们太谨慎了,认为这些问题超出了他们的能力所及的范围。问题时,索洛的这两点见解更是不着边际。就前者而言,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经济学家的年龄往往要比自然科学家更大,但自然科学家却更为保守,这也已经为索洛所提供的同一调查数据所证实:在数学家、化学家、物理学家、生物学家、医学院人士、教育学教师和工学教师中把自己归为zuo翼或自由派的比例分别是:47.3%44.8%54.4%44.9%40.6%28.9%;而且,索洛有关“经济学家平均而言比社会学家年龄要大些”的论断也不是事实,相反,其它社会科学领域的学者往往要比经济学家的年龄更大,因为这些学科的知识要求和研究特质决定了在这些学科中获得成就的时滞会更长,如历史学家成名的年龄要比经济学家大得多。就后者而言,索洛所谓的“经济学家更为谨慎”的论断也根本经不起事实的检验,相反,在当前学术界最喜欢对各个社会领域的事务指手画脚乃至雷人言论屡见不鲜的正是这些经济学家;事实上,现代主流经济学家们往往狂妄地宣称经济学分析可以解决包含立法、宗教、家庭在内一切问题,以致经济学不仅成为如日中天的显学,而且还极力发起所谓的经济学帝国主义运动。

三、结语

现代主流经济学并不是价值无涉的,而是具有强烈的一元化的yishixingtai,它倾向于将现实存在的视为合理的;正因如此,现代职业经济学家往往具有强烈的保守主义特性,它们不能、不愿也不敢触及现实社会中的问题,或者把一切问题都归咎于对自由市场的各种干预。事实上,也正是由于现代主流经济学具有这种极you的yishixingtai,因而连加尔布雷斯、斯蒂格利茨、克鲁格曼以及皮凯蒂等经济学家都被当成了zuo派。黄有光也说,自己本身是一个you派,因为我支持市场经济的深化,赞成尽量以价格、税收等市场工具替代行政管理,等等;但是,在现代经济学界却被视为了zuo派,因为我强调环保与扶贫的重要,支持增加政府税收与有利于人民福祉的公共支出,认为私人消费可能比公共支出更加无效(如危害环境、人际攀比、过度物质主义),等等。不幸的是,当前众多的中国经济学者却不加审视地接受了现代主流经济学的思维,心甘情愿地为现实辩护,乃致蜕变为jideliyi集团的代言人,却往往宣称自己的分析是客观和严谨的,一切结论都源自所谓的理性分析;尤其是,在社会制度还极不健全的现实社会中,这些职业经济学家还致力于伦理实证主义来认识社会并指导社会改革,从而就不可避免地强化市场收入分配的马太效应,进而加剧整个社会的失衡和混乱。



[1] 麦克洛斯基:“经济学的修辞”,载豪斯曼编:《经济学的哲学》,丁建峰译,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2] Crespo R. F., 1998, Controversy: Is Economics a Moral Science? Journal of Markets & Morality, 1(2): 201-211.

[3] 米尔斯:《一种批判的经济学史》,高湘译,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18页。

[4] Russel B., 1966, Philosophical Essays, (Revised), London: Allen & Unwin, P.24.

[5] 凡勃伦:《科学在现代文明中的地位》,张林、张天龙译,商务印书2008年版,第179页。

[6] 布鲁:《经济思想史》,焦国华、韩红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03年版,第157页。

[7] 柯兹纳:“丑陋的市场:为什么资本主义遭人憎恨、恐惧和蔑视”,载秋风编译:《知识分子为什么反对市场》,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8] 布鲁姆:《伦理的经济学诠释》,王珏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7页。

[9] Colander D., 2005, The Making of an Economist Redux,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19(1)175-98

[10] 索洛:“经济学中的科学和yishixingtai”,载豪斯曼编:《经济学的哲学》,丁建峰译,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211页。

[11] Klein D.B. & Stern C., 2005. Narrow-tent Democracts and Fringe Others. University of Stockholm Working Paper,www.sofi.su.se/wp/WP05-8.pdf.

[12] Peter G. Klein:“为什么知识分子仍然支持社会主义?谷兴志译,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25851-847387.html.

[13] 布东:《为何知识分子不热衷自由主义》,周晖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年版,第2页。

[14] 诺奇克:“知识分子为何拒斥资本主义”,载秋风编译:《知识分子为什么反对市场》,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537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