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伊壁鸠鲁主义、儒家与现代享乐主义  

2015-05-06 08:27:35|  分类: 《经济学说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朱富强:《经济学说史》,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年10月

伊壁鸠鲁主义、儒家与现代享乐主义 - 曲阿野逸 - 朱富强的博客

 


伊壁鸠鲁主义、儒家与现代享乐主义

伊壁鸠鲁主义注重现世的快乐,眼看美色是乐,耳听靡靡之音是乐,身着衣锦貂裘是乐,共享家庭人伦是乐。这实际上是与儒家的人生观和快乐观相通的,因为儒家也关注常人的日常生活。《论语》第一段就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当然,人的快乐并不局限于物质享乐,也与物质财富的丰裕程度不成正比。真正的君子能够追求心灵的宁静和道德的升华,因而在匮乏状态下也能够获得快乐。孔子强调,君子“不怨天,不尤人”(《论语.宪问》),从而仁者乐,智者寿(《论语.述而》)。为此,孔子高度评价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论语.雍也》)。同样,孔子也自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论语.述而》)。显然,儒家的“安贫乐道”观也与伊壁鸠鲁主义相通:在物质匮乏的时代,伊壁鸠鲁主张采取“宽容的隐退”以达到超然的宁静。

在很大程度上,无论是儒家还是伊壁鸠鲁主义,它们所主张的快乐都是相对的,是相对我们的欲望而言的,而不是纯粹以物质为基础。例如,伊壁鸠鲁认为,灵魂可以衡量身体的痛苦:痛苦如果是慢性的,既然我们仍旧继续活着,它们就不会是很强烈的,而在像瞎了眼那种治不好的痼疾中,灵魂也还是找到某种愉快;痛苦如果是很强的,它们就不能继续很久,或者死亡不久就会替我把这种痛苦解除了(罗斑,2003:348)。同时,在很大程度上,无论是儒家还是伊壁鸠鲁主义,它们的快乐主义都是源于日常生活的经验性,也是针对普罗大众的生活态度。显然,这种生活态度与后来的西方社会很不相同:随着基督教的崛起,西方社会日益强调一种严格的禁欲主义和清醒的苦行主义,即使到启蒙主义时期出现的“道德牛顿主义”,也是强调从行善中感到快乐。而西方文化之所以推崇禁欲苦行的生活,又根源于它的先验主义思想,将生活不是视为人类的自主选择而是视为上帝的戒律。

当然,自1718世纪以降,随着西方新兴民族国家的兴起和商业贸易的发展,个人将更多精力放在经济领域而开始追求个人目标和利益,此时就出现了一群关注社会经验生活以及从人伦日用中审视人性的学者,从而就导致源于古希腊伊壁鸠鲁的享乐主义重新抬头,尤其是一群经济学家开始以功利主义和享乐主义来构建经济学的理论大厦。尽管如此,现代经济学的享乐主义与早期的享乐主义还是存在很大不同,这可以从两方面加以说明。(1)现代经济学的享乐主义建立在功利主义哲学上,并主要集中于物质效用;相反,早期享乐主义更主要是指心理效用层面,从而在同一情境中通过心理调适就可以获得不同的快乐。(2)现代经济学的享乐主义建立在抽象思维之上,关注的是快乐的高低而不是大小;相反,早期享乐主义更倾向于对不同类型快乐的比较,并由此来引导人们的生活态度和选择。

不过,理论研究本身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现代一些福利经济学家如黄有光等又重新回到了早期效用主义的快乐论中去。黄有光认为,新古典经济学只研究偏好和人们的效用这些比较主观的东西,但是偏好并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就像生产和消费并不是我们最终目的一样。生产和消费是为了提高我们的效用,但效用还不是我们最终目的,我们最终的目的是福利,或者福祉。那么福利是什么?黄有光认为,福利就是快乐,如果不考虑时间长短可能造成的微小差异的话,幸福和快乐是一样的,而快乐就是我们最终的目的。你工作可能是为了赚钱,也可能是为了给社会做出贡献,但为社会做贡献最终也是为了他人的快乐;人追求最根本的东西还是快乐。

同时,黄有光还认为,快乐是一种主观感受,或者说是心理上的享受,但不是所有的感受都和快乐有关。我可以感到这个东西是青色的,但青色既没有让我高兴也没有让我痛苦,那么这就不属于心理学上叫做“Affective”的东西,但快乐和痛苦就属于“Affective”的,它会影响你,使你觉得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每个人都知道有快乐有痛苦,享受不管是物质上的吃喝玩乐,还是精神上的。例如,你的孩子成绩考的很好让你很高兴,都是快乐的;痛苦也可以是物质上的或者精神上的。实际上痛苦和快乐都是精神上的,只是说造成痛苦和快乐的原因分为物质和精神的。

根据心理学家对严重伤残者的调查,开始他们断手断脚或双目失明非常痛苦,他们的快乐从正常的水平狂跌下来;但有些人可能几星期,有些人可能几个月,他们都知道已无法复原,就只好接受这个事实,那么在给定这个约束条件下继续把效用或快乐极大化,于是就会从最低水平慢慢恢复,接近正常水平。经济学者对那些真正中了头奖的人做了调查,发现他们中奖的时候确实很快乐,但一两个星期后这种快乐就会跌下来,甚至会跌得比以前更低(耽误了工作时间、夫妻吵架等)。而且那些中了头奖的人和那些没有中奖的人,平均快乐水平没有什么差异。所以,你突然变成百万富翁也不会感到很快乐(黄有光,200371)。由此我们也可以想到,有些女孩总是梦想嫁入豪门或皇室,但一旦进入深深庭院,那么不快乐也就开始潜滋暗长了。事实上,我们平常的爱情、婚姻不也常常折射出这一玄机么?

  评论这张
 
阅读(65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