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斯多葛主义、佛家与生活的选择  

2015-04-30 09:02:59|  分类: 《经济学说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朱富强:《经济学说史》,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年10月

斯多葛主义、佛家与如何选择生活 - 曲阿野逸 - 朱富强的博客 

 

斯多葛主义、佛家与我们的生活选择

斯多葛主义认识到人的欲望在现实世界中很难得到满足,因而睁眼看到的是难以解脱的苦而不是世俗的乐。这种思想在很大程度上是受了印度禁欲思想的影响,也与佛教“人生是苦”观相通。在佛家看来,人的身心是五种要素的和合体:色(物质现象)、受(感官生起)、想(思想概念活动)、行(意志活动行为)、识(意识);这五蕴汇集了人生一切痛苦的根源,这就是五阴盛苦。同时,五阴盛苦又派生出其他“七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其中,前四“苦”是肉体的、生理的和自然的,是人一生所见;后三苦是精神的、心理的和社会的,是生老病死之外的世间三界。此外,佛家认为,眼不见的死后六道轮回也是苦:地狱道、恶鬼道、畜生道、阿修罗道、人间道、天上道。这样,循环不息,就由现世的一段苦变为无尽的苦,所谓苦海无边。那么,如何脱离苦海呢?为此,佛家提出了解脱的一整套认识论,分别称为苦、集、灭、道,合称“四圣谛”。其中,“苦”和“集”属于“知”,是世间法;“灭”和“道”则属于“行”,是出世间法。

佛家的“苦谛”是对“人生是苦”的系统剖析,佛家“集谛”则是因缘和合,是对“苦”因的探究。佛家将苦因分为两类:(1)过去所思所为积存的“业”,包括身业(身体的活动,如杀、盗、邪淫)、口业(言语的显露,如播弄是非的两舌、骂人的恶口、说假话的妄言、说香艳秽亵话的绮语)、意业(内心的思量,如贪嗔痴);(2)各种不快情绪带来的烦恼,包括贪(贪欲)、嗔(忿怒)、痴(无明)、慢(骄傲凌人)、疑、见(包括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等不合理想法)。找到苦因后,就寻脱离苦海的“灭谛”,其办法是:使业永尽、使烦恼永尽。也即,断欲(爱欲、有欲和繁荣欲)而不再造业,不再有烦恼,从而获得解脱。解脱的境界就是涅槃,涅槃境界有八味:常住、寂灭、不老、不死、清净、虚通、不动、快乐,这是佛家求证的最高所住境界。“道谛”则是通向“灭”(涅槃)的路,需要修八正道:正见(正确的知见,认识圣谛)、正思惟(正确思维,思索圣谛)、正语(正当的语言,不言不及义)、正业(端正行为,离身口意三业)、正命(正当的职业,不贪图享受)、正精进(正确的目标,不懈怠)、正念(正净的意念,不生邪念)、正定(修禅定,守意护意而不犯)。

显然,在佛家看来,导致人生充满痛苦的根源在于贪欲和无明:一方面,人们的绝大多数追求和要求在人世间很难实现;另一方面,人们不明白对人世间的执著和贪欲只不过是因缘和合的结果。因此,消除人的这些欲望和无明才可以摆脱苦海,从而需要舍弃世俗的一切而追求佛家倡导的生活,这就包含了禁欲苦行的思想。相应地,在社会动荡的泛希腊化时期,为了实现“免于匮乏”之“苦”的目的,古希腊的哲学家们也提出了类似的办法:犬儒主义认为,根本手段不是通过生产商品,而是通过抑制欲望和放弃占有财产;相应地,斯多葛主义也推崇人内在的精神自由,主张“克欲求善”和“返回内心”。例如,第欧根尼像狗一样生活在桶里,古罗马时的爱比克泰德(Epictetus50-138)也是一无所有地生活。所以,一位现代观察家就说,犬儒派建立的最低标准表明人们可以生活在最卑微和最菲薄的条件下。问题是,人们的追求是否仅仅限于满足生理的低层次的物质需求?确实,在功利主义和物欲横行的今天,各国都将物质财富增长甚至GDP数字看成一国繁荣的标志,都不遗余力地大力致力于此。但大量的实验表明,随着市场化的推进和物质财富的增长,社会大众的幸福感反而下降了。相反,不丹的国民生产总值居世界下游而国民的幸福指数却位列前茅,其国王以创造和实践国民幸福指数著称。

        现代社会中的种种现象都表明,数字上的经济增长和人们内心的幸福感觉之间呈现出明显的反差。那么,撇开宗教的修行,人类所追求的生活幸福主要体现在何处?不丹的生活是人类的理想追求吗?世俗哲学往往关注人类的自由和解放,从自由的本质来看,自由体现在人类需求的满足程度,而低欲的生活往往更容易获得满足。那么,又如何理解人类的自由发展?很大程度上,这一问题都涉及对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的区分和认识,涉及人之所以为人的真谛。关于这一点,我们看一段米尔斯(2005:83-84)的描述:希腊化时期“所有这些反应,实质上都是一些屈服于物质匮乏的办法,而不是设法克服物质匮乏。当然,这些思想表明:在当时那个时代条件下,除了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使现存的贸易和生产技能尽可能得到繁荣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可以用来提高生产产值的有效之策。在此情形下,那些引导人们过一种安贫乐道的生活的思想方式自有其优长之处。然而,当经济增长开始成为现实的时候,当工业革命使得人类的福利事业有可能得到大幅度改善的时候,在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那些国家的大多数统治阶级奉行的教育中,古希腊思想中那种逆来顺受的本质却仍然占据主导地位,这就很不合时宜了。”

那么,我们究竟应该选择怎样的生活,涉及到我们的三观: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涉及个人的知识和修行。就个人心性的发展而言,佛家提出了“空假中三观”:自世俗常(假)进入宗教认识真理(空)的空观、不留滞于空而进入智遍照之世俗境界的假观、不执空观和假观而以空假圆融之大菩萨行的中道观;佛家认为,以空观荡除见思而立真谛法,以假观荡除尘沙而立俗谛法,以中观荡除无明而立中谛法。当然,在任何社会,能够做到孔老夫子的“随心所欲不逾矩”,这就是最高境界了。就人类社会的发展而言,冯友兰则提出了四层次境界:顺乎习俗而行的自然境界、有意识追逐个人利益的功利境界、关爱他人和社会的道德境界以及实现天人合一的天地境界。实际上,人类需求主要体现在“衣食住行”上,其中,现代社会的物质丰富已经完全满足了我们的“衣食”需求,只不过由于市场主义和商业心态的泛滥而导致“衣食”质量的下降(如滥用农药等),这需要建立更为完善的监督体系和社会秩序;同时,现代社会的发达科技已经完全低成本地建造出满足人们需求的房屋,只不过是市场制度的扭曲导致房屋供给出现结构性失调以及各项费用导致供给成本的奇高,这就需要重新审视住房政策以及相关的制度安排。相应地,现代社会需要致力于解决的在“行”,需要构造快速便捷的交通网络,以满足人们的休闲旅游之需,并且有助于增进人们的社会交往和商业往来。同时,随着“衣食住行”这些基本需求的满足,人类社会更应该将重点转向社会交往、自我实现等方面,这些都不是通过片面追求市场收益以及GDP数字能够实现的,而是要构建良好的社会文化和伦理关系,重建社会信任,从而真正实现交往合理化。


  评论这张
 
阅读(69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