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杰文斯的命运及其启迪  

2014-08-11 08:05:05|  分类: 《经济学说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朱富强:《经济学说史》,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年10

杰文斯的命运及其启迪 - 曲阿野逸 - 朱富强的博客
 

杰文斯的命运及其启迪

杰文斯(W.Jevons1835-1882)是英国经济思想史上最富有趣味性和不可思议的人物之一:杰文斯起初是气象学家、化学家和逻辑学家,也是《科学原理》的作者,但他后来却热衷于经济理论的研究,不仅开创了边际效用分析,而且以此为基础创立了交换理论和劳动供给理论。同时,杰文斯所受的训练主要来自穆勒的《政治经济学原理》,但他却在《政治经济学理论》中大肆批判穆勒和李嘉图的经济学传统。

延伸阅读与思考:

“被遮蔽光芒的经济学家”杰文斯

杰文斯兴趣广泛,通过顽强的自学和探索而发展了多才多艺的学术和深奥分析的能力,正是广泛的阅读把杰文斯引向了经济学和统计学,他的主要著作有:《煤炭问题》、《纯逻辑,或数与量之间的逻辑》、《逻辑学初级教程》、《科学原理》、《政治经济学理论》、《劳工问题介绍》。事实上,杰文斯是现代经济学的真正先驱,他不仅作为经验的调查者脱颖而出,其数量研究预示着计量经济学的兴起;而且,他的逻辑分析也极大地推动了纯经济理论的研究,并促进了数理经济学的发展。不过,杰文斯的学术人生也充满了趣味性:一方面,他具有深邃而独创性的思想,也曾在曼彻斯特大学一所大学担任政治经济学教授的重要职位;另一方面,他却没有正式的后继者,其学术没有对同辈或学生产生直接的重要影响。

1.开创性的学术成就

杰文斯出生于一个受过教育的上层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一个对科学十分感兴趣并擅长写法律和经济学文章的贩铁商人。家庭的富庶使杰文斯得以接受优秀的教育,15岁去伦敦大学学院学习时就有信心成为一个有成就的思想家,并热衷于学习化学植物学。但是,由于家里经营铁的买卖破产,杰文斯在18岁时不得不放弃学业而到澳大利亚的悉尼造币厂任职。5年后赚到足够储蓄的杰文斯又带着被激发的对政治经济学的兴趣而重新回到英国并在伦敦大学继续学习,所学内容也由先前的数学和化学转向逻辑学和政治经济学。但是,杰文斯申请到伦敦大学学院的政治经济学专业的奖学金却没有成功,他将之归咎于他的教授对他所要提出的新思想的偏见。杰文斯在1863年和1865年相继发表了《纯逻辑》和《煤炭问题》两部著作而声名鹊起,随后发表的《逻辑学初级教程》则成为英语世界里最为流行的逻辑学基础教科书;因此,毕业后得以受聘于曼彻斯特的欧文学院(即曼彻斯特大学),1866成为欧文学院的逻辑学、精神和伦理哲学、以及科布登政治经济学教授,1876用欧文学院的教授职位换到了伦敦大学学院政治经济学教授职位。由于当时的教学考试是基于穆勒的著作的标准理论而不是自己的思想,杰文斯发现自己很难在教学的责任与写作的雄心之间挣扎,因而于1880辞了职而全神贯注地写作,两年后在一次落水事故中死去。

杰文斯一生以极大的热情和勤奋投入他所选择的领域,并形成了自己关于经济学结构的思想。杰文斯对经济理论的主要发展是建立了效用分析,并以此为基础创立了交换理论和劳动供给理论。而且,尽管杰文斯和门格尔、瓦尔拉斯几乎都是同一时期独自发展边际思想的,但杰文斯被公认为最早提出了边际效用价值论相关思想。实际上,杰文斯“是1860年代发表边际效用理论的惟一作者”,他27岁时在一篇论文中就比较完整地介绍了他边际效用与数学应用的相关思想,而1871年完成的名著《政治经济学理论》就是以该思想为基础。熊彼特认为,“他是古往今来真正最有创造性的经济学家之一”(熊彼特,1994112),并认为“重新发现边际效用原理的功绩应归功于杰文斯”(熊彼特,1994132)。普雷斯曼(2001123)认为,“杰文斯在他所有的研究领域都堪称先锋,他在很多方面推动了经济学的发展,因而成为19世纪三位或四位最重要的经济学家之一”。

杰文斯和门格尔、瓦尔拉斯都强调效用的理论替代劳动价值论,从边际效用递减原理引申出需求法则;同时,他们的著作比戈森的更有条理,从而也都受到了明显的重视。但是,由于数学在当时还没有成为经济学界广为接受的分析手段,因而这些新观点也没有立刻得到承认;只是由于后来门格尔的追随者发现这种新的主观价值论可以用来与当时正蓬勃发展的马克思经济学相对抗,因而当新的经济学参与了社会主义和反社会主义的斗争的时候,才取得了迅速的发展。相对于其他两人,杰文斯既作为理论家也作为经验的调查者,埃克伦德和赫伯特认为,杰文斯是他那个年代最富实践经验的专业经济学家之一。杰文斯特别注意统计和经济学之间的关系,其数量研究预示了20世纪经济计量学的兴起,因而更具有现代经济学先驱的地位。

2.长期被遮蔽的学术光芒

《逻辑学》和《煤炭问题》的出版使得年仅30岁杰文斯就成为当时首相格莱斯顿想要认识的大人物,穆勒在议会中也以尊敬的词句提到他;而且,杰文斯在1872年成为英国皇家学会的成员,1880年成为英国环境统计学会前身伦敦统计学会的副会长。但是,杰文斯那些极具创造性并为新古典经济学奠定基础的思想却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为学术界所重视。事实上,杰文斯发表了《纯逻辑》、《太阳周期与谷物价格》、《政治经济学理论》等9部主要著作,但这9部著作直到1936年也仅售出3.9万册;而且,他几乎没有留下嫡系门生,从而没有形成一个杰文斯学派。而且,杰文斯在作为公务员和教师的一生中从未获得与其重大成就相称的名声,他的名声主要是基于他所写的与实际相关的货币、金融等问题以及他提出的太阳黑子经济周期论,而较少是由于足以使他不朽的成就。

一般认为,杰文斯之所以没有获得巨大声誉,主要有这样几个原因。

1)杰文斯在其一生中都没有在主要大学和地方教过书。新建立的欧文学院没有提供能够吸收能干的追随者的机会,杰文斯与伦敦大学的联系只持续了4年。同时,杰文斯的教学往往也不受欢迎,他的一位同事说,“再没有像他那样蹩脚的讲授者了,人们不愿听他的课,他充满热情的工作却不能彻底完成任何事情”(转引自埃克伦德和赫伯特,2001:269)。

2)杰文斯对自己学术的价值往往充满无限的自信,自信创立了真正的经济理论。例如,杰文斯曾经写信给他妹妹说,“我有一个看法,即我对人类知识和基础和实质的洞察要比大多数人和作者深刻得多。事实上,我认为致力于这样的学科是我的天职,我也打算这样去做”(转引自埃克伦德和赫伯特,2001:268)。但同时,杰文斯又经常自我怀疑和自相矛盾,而缺乏运用“方式、语言、说教去实现某种目标”的能力。事实上,社会环境不仅会影响他人也会影响本人对自己的学术评价,如果自己的学说长期得不到积极的反响,那么自己也就会逐渐怀疑它的价值。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在文革期间为何那么多知识分子自愿解剖自我、抛弃过去的深层原因。

3)杰文斯是一个极度内向的人,他的秉性谦和并缺乏自信,固执的避世,甚至是深刻的孤独是他性格的一部分。在很大程度上,思想先驱本身就是孤独的,只有在孤独生活中才可以实现真正的内省,从而系统化自己的理论体系。而且,杰文斯还为自己孤僻性格辩护。例如,杰文斯说,“我相信一定程度上的缄默和孤僻对于任何坚忍和具有独创性的人来说是十分必要的。任何一个人如果是在不断与他人进行思想交流的环境中长大,他的思想必将再也无法超越他人的平庸水平……毫无疑问,孤独将造就一类思想和人物,而社会交往将造就另一类。后者虽然可以产生思想的捷径和其他一些浮华的品性,但必然趋向于阻止更长期和更有价值的思想训练,从而逐渐毁掉遵从此种习惯的人。而孤独促人反省、自立和富有创造性” (转引自埃克伦德和赫伯特,2001:269)。

4)思想的发展是保守的。首先,当时英国的古典经济学还处于正统地位,古典学派的追随者不满杰文斯对劳动价值的否定;因此,即使有人开始读杰文斯的书,但他的影响依然被李嘉图正统所掩盖。其次,尽管德国的历史学派掀起了对古典经济学的批判,但它也不满于杰文斯使用一般化的方法以及使用大量数学工具。其三,杰文斯对穆勒学术也充满偏见,不仅指责穆勒反复无常,而且认为穆勒著作非常差劲;因此,其学说就不会对穆勒的追随者产生影响,他们继续讲授古典生产成本理论。此外,在英国杰文斯留下的名声还为马歇尔强有力的领导所掩盖,而马歇尔一直低估“杰文斯”革命。

5)杰文斯的经济理论著作还欠缺最后加工。由于期望的失落,杰文斯往往匆忙地转向其他著作的撰写,而不是对原有著作的加工和完善;同时,为了争夺学术发明优先权,杰文斯往往匆忙地发表他的著作。例如,正是在于詹金的通信中发现了受到詹金做出同等发现的威胁,杰文斯匆忙地发表了包含需求和供给函数和曲线的文章。结果,杰文斯那卓越的构思和深邃的见解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相应地也就很难引起其同辈或学生的兴趣。

6)杰文斯的英年早逝。杰文斯在47岁时就由于游泳而不幸淹死了,其早逝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其思想的传播。相反,马歇尔比杰文斯小7岁,却多活了42年。因此,是马歇尔的著作而不是杰文斯的著作把边际分析和数学方法吸收进新经济学并最终为人所接受,因而杰文斯的影响很快就为马歇尔所遮蔽。

由此可以进一步思考:

1.为何思想开拓者往往不受学生欢迎?

作为一个开拓者,他往往无法利用那些可以使别人轻而易举迅速得出的现成套话或论证,对一种公认的观点也不得不找出自己的表达方式,也常常发现那些习以为常的套话中包含着某些漏洞或隐蔽的措辞转换,从而不得不做出巨大努力使人们明白那些长期不为人察觉的问题。正是开拓者的思想往往依靠一个没有语言的思维过程,在没有经过苦苦思索而得出一定程度的明确知识之前,他就某个题目的言论往往给人留下具有低下记忆力或者逻辑混乱的印象,甚至被视为是肤浅者。相应地,开拓者往往因不善言辞而难以社会大众所理解,甚至在教学上也不为学生所欢迎。原因有二:(1)他所讲解的主要是自己的理论认知和理解,并在整个教学中都非常注重学术的严密逻辑性,这种逻辑需要听讲者集中精力才能明白,而大多数学生却很难保持这种注意力;(2)他所讲解的逻辑往往具有很强的私人性,除非课堂上的全神贯注的理解和消化,听讲者很难在课堂外找到其他帮助理解的直接材料。

经济学说史也表明,很多开拓者在教学上都很不受学生的欢迎。除杰文斯外,这里再举几个著名经济学家的例子。例1.无差异曲线的创立者埃几沃斯在上课时言语迟钝、精神不集中达到了病态的程度,被认为是再糟糕也没有的演讲人和讲课者,但熊彼特却高度评价了埃几沃斯的学术贡献。例2.美国制度学派的开创者凡勃伦在课堂上也常常喃喃自语、神思恍惚、经常跑题,以致他的班级人数越来越少,但他却在哲学、心理学、生物学和社会科学都有较深的造诣,并影响了一批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例3.芝加哥学派开创者奈特的文字艰深难明,在讲课时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他在讲什么,但他却是现代经济学家中极富思想的一位,培养了5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2.以学生的反馈来评价老师合理吗?

近年来我国高校改革呈现出一种悖论现象:一方面,很多高校都宣扬要从教学型向研究型转变,要建设一流的综合研究性大学;另一方面,各高校对教学的考核越来越严厉,无论是职称晋升还是人才引进中都实行了教学一票否决制。由学生评价老师的结果就是,那些游刃有余媒体之间的演说性学者越来越受到欢迎,以致高校中充斥了演说型人才,而大言似讷的思想者的生存空间却越来越小。但实际上,学生的见识往往是短视和片面的,由他们来评价老师会对思想和学术发展产生何种影响呢?

我们可以看这样一个实验,问题:你更喜欢看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还是凯瑟琳·罗琳的《哈利波特》?哪个更伟大?受试者往往对前者答《哈利波特》,对后者答《哈姆雷特》。那么,为何有这种差异?显然,这反映出不同事物的评价标准是不一样的,我们不能将一个事物的评价标准推广到另一事物。就学术而言,我们不能简单地用市场报酬来评价学术水平,也不能简单以学生的回馈或者特定的衡量尺度来评价一个教师的授课质量。事实上,经济学说史就表明,杰文斯、埃几沃斯、凡勃伦以及奈特等诸多思想开拓者在教学上都很不受学生的欢迎。再举一个具体例子加以说明,张五常就宣称:他1966年在加州被选为最佳教授,1991在香港被选为最劣教授,与此同时,又被众人称为港大最受欢迎的教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反差呢?

张五常对自己荣登劣座的解释是:(1)他从不备课——自己天天为之思考的经济学,备课是多此一举;(2)他从不用讲义——到讲课时思想往往有了新的灵感,而写下来的讲义则往往会墨守成规;(3)读物指定之后,他从来不依书而教——书中可以读到的并不需要他来说什么;(4)他认为教与学的重点是思想的启发,学生要跟着我的思路去想——一百个学生中将来会成为经济学家的可能没有一个,所以重点不是教经济学,而是利用经济学的推理去使学生懂得思考的方法;(5)他很少用黑板写些什么,只是坐着谈,在一个题目上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学生迟到、早退或缺课则“贵客自理”。但是,学生填表的评价标准却是:讲义要清楚,大纲要固定,什么要读、什么可以不读要说得明明白白,考试的题目会如何如何,问题要如此这般地作答等等。最后,张五常强调:我的教学方法是不会改变的——要改变的是学生的学习态度,但愿今后要进我门来的学生,有我们老一辈昔日做大学生时的学习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7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