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李嘉图对价值理论的贡献   

2014-01-31 10:10:41|  分类: 《经济学说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朱富强:《经济学说史》,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年10

李嘉图对价值理论的贡献 - 曲阿野逸 - 朱富强的博客
 

李嘉图对价值理论的贡献

价值理论是李嘉图最主要的理论,是李嘉图体系的基石,他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也是古典经济学中的第一部也是最后一部在第一章就专门探讨价值论的名著。其主要思想如下:

1)李嘉图批判性继承和发展了斯密的价值。通过梳理斯密价值理论中的混乱逻辑,李嘉图接受并发展了斯密的生产中耗费的劳动决定价值的观点(这显然也影响了马克思),而反对斯密对劳动数量价值说的偏离,并批驳了斯密将商品价值归结为该商品所“能购买和能支配的劳动量”的思想。李嘉图认为,“商品的价值或所能交换的任何一种商品的量,取决于其生产所必需的相对劳动量,而不取决于付给这种劳动的报酬的多少。”这种观点也构成了李嘉图与斯密和马尔萨斯的根本区别,而李嘉图作为劳动价值论的代表而非生产成本论的代表对经济学说史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2)李嘉图区分了价值和使用价值。李嘉图认为,价值是交换价值的基础,而使用价值则是产生交换价值的必要条件。李嘉图指出,“具有效用的商品,从两个泉源得到交换价值,一是它们的稀缺性,一是获取它们时所需要的劳动量”。这里,李嘉图指出了斯密理论中将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截然分开的错误,强调了使用价值是交换价值的物质承担者。李嘉图(19627)写道:“一件商品如果全然没有用途……总不会具有交换价值”。不过,李嘉图又常常把交换价值和价值相混,他认为,交换价值是内在于其中的劳动组成,这种比例关系的变动取决于现在和过去的相对劳动量的变动。

3)李嘉图着重分析了交换价值。李嘉图认为,在拥有效用或使用价值之后,商品通过两者途径获得其交换价值:一是商品的稀缺性,二是商品内涵的劳动数量。并且,李嘉图区分了两类商品的交换价值决定:一是只要投下生产该商品的劳动就可以无限增加的商品,它的价值(交换价值)由生产上所必要的劳动量决定;二是像绘画和雕塑的极品等是不能由劳动增加的商品,其价值由该商品的稀少性决定(这类商品不能调节供给,其交换价值由需求决定)。同时,李嘉图不恰当地认为,由稀少性决定其价值的商品在市场日常交换的商品总额中只占极少部分,而大多数商品在完全竞争条件下都可以被无限制生产出来,从而总以可任意增加的商品为研究对象。为此,在李嘉图看来,商品都是劳动创造的,这也正是其劳动价值论的基础。

4)李嘉图反对斯密关于三种收入决定商品价值的理论。李嘉图认为,这种成本说在逻辑上是混乱的,并且是循环论证。实际上,在李嘉图看来,收入尽管可以分成工资、利润和地租,但这种分割不能影响商品的相对价值。而且,李嘉图还指出,即使是狩猎时期也有资本(如弓、箭)存在,当时已经存在了利润,因而商品的相对价值同工资和利润丝毫没有关系:当其他条件相同时,工资上涨的直接结果是利润下降而非商品价值上升。但是,由于劳动缺乏同质性,以及资本和劳动结合的比例不同,也导致交换价值的变动;因此,李嘉图也承认利润和工资对商品交换存在影响,尽管这种影响是微小的。为此,李嘉图认为,劳动数量说不仅在劳动是唯一的稀缺性要素的“原始”状态下是应当采用的理论,而且在所有即使还存在其他稀缺性要素的情形下也是一般应当采用的理论,这样,李嘉图就摆脱了斯密把劳动价值论限于一种“原始经济”的限制。

5)李嘉图主张用货币而非劳动作为价值的衡量尺度。为能说明商品交换价值和财富的增减,李嘉图在提出一种相对交换价值的决定因素理论的同时,力求探索一种“不变的价值尺度”,一种能够衡量“真实的”、“自然的”或“绝对的”价值所代表的东西的标准。但是,李嘉图反对斯密以及马尔萨斯把劳动当作价值尺度的做法,因为工资等因素会对价值产生影响;相反,李嘉图认为,这种价值严格地是由产生一种商品中牺牲的劳动的数量决定的:无论固定资本的比重和工资变动如何,商品的绝对价值只与生产上所耗费的劳动量成比例,尽管它们的相对价值可能发生增减。这样,绝对价值范畴的确立,就解决了商品交换价值发生变动的原由及其度量问题,也部分地解决了价值决定中的“例外问题”。显然,这种总是含有同量劳动并具有不变价值的商品就是货币,正是由于货币作为一种稳定的尺度,使得其他商品获得了绝对价值,可以比较、能够相加,这是为什么马克思如此喜欢李嘉图的价值理论的原因。当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现代社会的货币显然已经符号化了,其价值本身是虚的,其代表的量也是变化不定的,从而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了稳定的价值尺度功能。

6)李嘉图考虑了价格的相对变化,提出了李嘉图效应。李嘉图假设,货币购买力是由经济中的平均价格水平衡量的,对所有商品和服务是不变的;相应地,同时提高商品的金价和金的商品价格是不可能的,因而就二者而言,其中一个是另一个的倒数。因此,不存在包括金矿行业在内的所有行业工资的实际的一般上升,而只有在价格结构上货币工资的变化。一般地,以不变的货币购买力衡量,工资的上升将引起相对于资本密集商品而言的劳动密集商品价格的上升,而资本密集商品的相对价格则下降,而所有商品的平均价格是不变的。例如,像农产品这样的劳动密集商品的价格上升,像工业品这样的资本密集商品的价格就下降。哈耶克将这一效应称为李嘉图效应。显然,根据李嘉图效应,工资的增加会促使机器去取代劳动力,也即,工资与资本的相对价格变化将会改变企业的行为。哈耶克依据李嘉图效应则宣称,相对于产品价格的工资普遍变化,将会改变不同的行业部门或不同的生产方法所使用的劳动力和资本的比重或程度,进而改变它们所具有的相对的获利能力。

7)李嘉图在对决定商品价值的劳动进行深入分析时区分了复杂劳动和简单劳动。李嘉图(196215)认为,不同性质的劳动的估价“主要取决于劳动者的相对熟练程度和所完成的劳动的强度”,例如,“宝石匠一天的劳动币普通劳动者一天的劳动的价值更大”。也就是说,李嘉图认为,复杂劳动是简单劳动的倍数。至于异质劳动和同质劳动的转化,李嘉图和斯密一样都认为,这主要求助于市场估价、谈判和协议。李嘉图写道:“各种不同性质的劳动的估价很快会在市场上得到十分准确的调整,并且主要取决于劳动者的相对熟练程度和所完成的劳动强度”。譬如,如果一个珠宝匠每小时得到的报酬为一个普通工人的两倍,前者工作的一小时就可以算作后者工作的二小时。

这里就带来了劳动价值论的一个经久难题:还原问题。如何将复杂劳动还原为简单劳动?如何确切地计算还原或折算时的倍加系数?事实上,正如毛利西马(Morishima,即森岛通夫)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已经指出的,这样折算就会存在一个两难困境:一方面,如果不按工资率来确定倍加系数,那么异质劳动的被剥削率就会不同,这与马克思的剥削率相同的假设相悖;另一方面,如果按工资率来确定倍加系数,那么商品的价值就变成由工资(即劳动力市场的价格)来决定,这显然是与价值决定价格的理论相矛盾的。

8)李嘉图考虑了创造价值的多种迂回劳动。李嘉图认为,影响商品价值的不仅是生产商品的直接劳动,而且还有生产那些生产资料的间接劳动,即获取技能的时间也必须包含在内。李嘉图指出,调节价值的劳动数量必须是一个工人在任何特定时间和地点所使用的社会必要劳动,不仅用来获致技能的时间包括教师的劳动在内,而且,“投在用来协助这种劳动的器具、工具和箭镞物上的劳动”也必须计算在内。因此,商品的相对价值就不单单是由它们所包含的劳动数量“支配”,而且也是由它们“运到市场之前必须经历的时间长短支配”的;“用来维持劳动”的那部分资本同“投在工具、机器和建筑物上的”那部分资本之间的不同比例以及后者的不同耐久性或前者的不同周转率之所以与产品的相对价值有关,仅仅是因为它们带到生产过程中的时间因素。这里,李嘉图实际上区分了创造新价值的活劳动和转移价值的物化劳动。当然,在必要劳动量的决定问题上,李嘉图认为,必要劳动量不是决定于中等条件下的劳动耗费,而是决定于最劣等条件下生产商品所耗费的劳动量,即最大劳动量(显然是把农业部门推广到工业部门)。

9)李嘉图对资本的内涵作了深化理解。首先,鉴于资本的作用和重要性,李嘉图考虑到了间接劳动,把资本看作是“间接的”或“物化的”劳动。譬如,两件商品都需要耗费10小时的劳动,其中一件完全依靠直接劳动生产,另一件却利用了大量的机器劳动,这两种商品所花费的劳动成本就不相同,因为制造机器所耗费的前期劳动所产生的利息成本造成了成本差异。其次,考虑到不同资本在生产中的作用差异,李嘉图区分了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其中,流动资本是“迅速消失和需要经常再生产”的资本,而固定资本“则是缓慢消耗的资本”。李嘉图认为,当固定资本同流动资本的比率提高时,即意味着,资本的耐久性增加,此时,价值将增加,这些都为马克思所吸收。

10)李嘉图的交换价值理论建立在完全竞争条件之上。李嘉图仅仅认为,在完全竞争的条件下,商品的交换价值将同它们所包含的劳动量(包括直接劳动和间接劳动两方面)成比例;这个价值理论的重要涵义是:价格只由生产和技术决定,而需求则与之无关。实际上,在完全竞争且资源充足的情况下,需求确实不影响商品的价格,因为任何需求的上升都会被供给所抵消;但是,马克思却把它视为现实交换中的基本价值规律,不但舍弃了完全竞争的条件,也将间接劳动撇开了。正因如此,熊彼特(1992336)指出,“李嘉图这个最不形而上学的理论家采用劳动数量价值理论,仅仅是作为一种假设,用来说明我们在实际生活中所观察到的实际相对价格,或者更精确地说,用来说明相对价格的实际长期正常状态。但对马克思这个最形而上学的理论家来说,劳动数量理论不仅仅是关于相对价格的假设。包含在产品中的劳动数量不仅‘调节‘产品的价值,而且就是产品的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49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