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全面理解斯密的劳动价值理论  

2014-01-25 07:49:44|  分类: 《经济学说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朱富强:《经济学说史》,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年10

全面理解斯密的劳动价值理论 - 曲阿野逸 - 朱富强的博客
 

全面理解斯密的劳动价值理论

与重农学派缺乏对财富增长缺乏分析性不同,斯密把经济增长的宏观经济内容建立在微观经济的基础上,从而开始了系统的价值理论的研究。斯密拒绝了哈奇森和其他先辈学者以效用和相对稀缺性为基础的主观价值观点,而是提出了劳动价值理论和收入价值理论组成的价值论,从而为古典经济学的价值论和其他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斯密(1972:25)写道:“价值一词有两个不同的意义。它有时表示特定物品的效用,有时又表示由于占有某物而取得的对他种货物的购买力。前者可叫做使用价值,后者可叫做交换价值。使用价值很大的东西,往往具有极小的价值,甚或没有;反之,交换价值很大的东西,往往具有极小的使用价值,甚或没有。例如,水的用途最大,但我们不能以水购买任何物品,也不会拿任何物品与水交换。反之,金刚钻虽几乎无使用价值可用,但须有大量其他货物才能与之交换。”

这里,斯密做了两大贡献:1在政治经济学说史上第一次将商品的使用价值(表示特定物品的效用)和交换价值(表示由于占有某物而取得的对它种货物的购买力)完全区分开来,而不是将使用价值或物品的效用看作交换价值的决定因素;2指出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之间的悬殊,并水和钻石为例而提出了著名的价值悖论。为此,斯密认为,交换价值不能由使用价值来说明。但是,为什么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之间存在如此差距呢?斯密并没有给出有说服力的解释,而是立刻转向交换价值的解释以说明市场价格的变动问题,以发展他的劳动价值论。事实上,究竟是“因为人们潜入水中找到珍珠,因而珍珠才有价值;还是因为珍珠有价值,人们才潜入水里寻找珍珠”?价值悖论问题一直是微观经济学家关注的核心问题,它困惑整整一代经济学人,其他古典经济学家也没有提供有说服力的解释,直到边际效用学派提出新的解释。正是由于斯密舍弃对使用价值的讨论,从而就割裂了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联系,直到后来李嘉图才重新强调了使用价值作为价值的物质承担者的意义。

斯密(1972:26)认为,“劳动是衡量一切商品交换价值的尺度”。但是,斯密意义上的决定商品的交换价值的劳动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商品生产所耗费的劳动量,二是由该商品在市场上能够支配的劳动量决定。

第一,原始劳动价值观。斯密认为,在一个劳动是唯一资源的社会中,商品的相对价值就由市场该商品所必须的劳动数量决定。斯密(1972:26)写道:“任何一个物品的真实价格,即要取得这一物品事实上所付出的代价,乃是获它的辛苦和麻烦”,而“以货币或货物购买商品,就是用劳动购买,正如我们用自己的劳动取得一样”。也就是说,在斯密看来,在前资本主义发展初期,即不存在资本家也不存在地主的情况下,商品的价值就由生产它所耗费的劳动决定,劳动是交换价值的决定因素。

第二,现实商品价值观。斯密认为,社会分工确立以后,每个人的绝大部分必需品来自别人的劳动,这是支配劳动决定价值的基础。斯密(1972:26)写道:“一个人占有某货物,但不愿自己消费,而愿用以交换他物,对他来说,这货物的价值等于使他能购买或能支配的劳动量。”这样,“一个人是贫是富,就看他能在什么程度上享受人生的必需品、便利品和娱乐品。但自分工完全确立以来,个人所需要的物品,仅有极小部分仰给于自己劳动,最大部分却须仰给于他人劳动。所以,他是贫是富,要看他能支配多少劳动,换言之,看他能够购买多少劳动”。相应地,斯密(1972:27)强调,“对于占有财富并愿用以交换一些新产品的人来说,它的价值,恰恰等于它使他们能够购买和支配的劳动量”。

显然,斯密对劳动的解释具有很大的含糊性,有时被假设为支配劳动,有时又被解释为花费劳动或劳动成本。而且,由于商品所有者通过交换可以逃避自己劳作的痛苦,因此,商品的“真正价值等于因占有他而能省免并转加到别人身上去的辛苦和麻烦”(斯密,197226)。也就是说,商品价值等于交换中他们支配劳动的价值,这也是所谓的“真实成本”价值论。也即,斯密意义上的价值论是建立在“真实成本”价值论上,这种真实成本不是货币,而是“获得它的辛苦和麻烦”。进一步地,斯密的商品的实际价值也不再由包含在其内的劳动量来衡量,而是由它所能购买或支配的劳动量来衡量,因而商品的交换价值往往大于商品的生产成本。如斯密(197249)写道:“由于在文明国家内,交换价值单由劳动构成的商品极不常见,大部分商品的交换价值,都含有大量的利润和地租,所以,社会全部劳动年产物所能购买或支配的劳动量,远远超过这年产物生产制造乃至运输所需要的劳动量”。斯密这一思想为后来很多学者所继承。那么,究竟如何理解价值所反映的劳动?其实,投入劳动是从成本投入角度衡量,而支配劳动则主要体现为生产结果角度度量,这实质上体现为投入劳动和凝结劳动之间的关系。

同时,斯密认为,在资本家控制了生产资料以及地主垄断了土地和自然资源后,交换价值或价格就分成了三个组成部分:工资、利润和地租;因此,斯密在发展支配劳动的思想后来又进一步滑向了生产成本说。实际上,后来斯密甚至认为,资本的增长会损害单纯的劳动价值原理,因为只是“在资本积累和土地私有尚未发生以前的初期野蛮社会”,商品才按生产它们需要的劳动量的比例进行交换;而到了资本积累和土地私有已发生的社会,商品的价格除了足够支付原料代价和劳动工资外,还有部分利润支付给企业家以及地租;即物品的价格不仅包含劳动的报酬,也包括资本和土地的报酬,此时的利润则取决于雇主所采用的资本的整体价值。因此,商品的实际价值也不再以它们中所包含的劳动来度量,而仍然可以以“它们中的每一件所购买和可支配的劳动的数量”来度量;显然,由于包含了总利润和地租,所以一件商品可以购买的劳动的数量超过了在其生产中所体现的劳动的数量。而且,在斯密看来,需求不影响商品的价值,而生产成本——工资、地租和利润——从长期来看是价值惟一决定因素;从而斯密的劳动价值论也转化为一种生产成本理论,为三位一体奠定了基础,也是生产费用论的先驱。那么,生产费用价值论与投入劳动价值论间存在何种联系?实际上,生产费用价值论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从投入劳动的角度来衡量的,只不过,此时的投入劳动并非仅仅指活劳动,也包括其他物化劳动。同时,考虑到生产成本包含了利润等,这又涉及到生产结果方面的考虑。

当然,斯密不是侧重探究决定价值的因素,而更多是寻求交换价值的“真实尺度”。针对这种真实尺度,斯密曾考虑了劳动、金银和古物三种尺度,但都不理想,因为它们本身的价值也会发生变化。斯密发现,金银的价值在短期内较为稳定而长期中则变动较大,只有劳动在短期或长期内的表达相对较小,因此是“劳动是衡量一切商品交换价值的真实尺度”(实际上,劳动在长期内变化也较大,显然,几百年前的能工巧匠的劳动在现代社会很难体现多大的价值)。当然,斯密也认识到了劳动作为商品交换价值衡量尺度的困难,他(斯密,197227说,“要确定两个不同劳动量的比例,往往很困难。两种不同工作所费去的时间,往往不是决定该比例的惟一因素,它们不同的困难程度和精巧程度,也须加以考虑。一个小时的困难工作,比一个小时的容易工作,也许包含有更多的劳动量;需要十年学习的工作干一个小时,比普通业务干一个月所含劳动量有可能要多”。但是,斯密又强调,“困难程度和精巧程度的准确尺度不容易找到。诚然,在交换不同劳动的不同产物时,通常都在一定程度上,考虑到上述困难程度和精巧程度,但在进行这种交换时,不是按任何准确尺度来调整。这虽不准确,但对日常买卖也就够了”。正因如此,在斯密看来,劳动既是衡量交换价值的尺度,又是形成国民财富的源泉,从而也是价值的决定因素。

综上所述,斯密实际上提出了三种劳动价值理论:他的海狸和野鹿的例子所表明的是劳动数量说、他的所谓“辛苦和麻烦”所表示的是劳动负效用说(即“真实成本”价值说),以及他在实际分析中采用的是生产成本说。当然,布劳格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布劳格,2009:36)认为,“如果两件商品在由生产它们所需要的相对人-时决定的比例上进行交换,它们当然能支配同样的……相反,如果两种商品在交换中由它们能支配的劳动所决定的比率进行交换,它们当然将体现为生产它们所需要的人-时,至少,如果在资本品中体现的人-时已被承认,利润率在所有投资范围内都是同样的。然而,怎么能说商品的交换比例是由它们在交换中所支配的劳动决定的呢?这似乎是说,一物交换另一物的比率是由它购买其他物的能力支配的,这只能是同义反复。支配劳动理论,不论它是什么,不可能是价值理论,认为亚当.斯密可能混淆了作为产品的劳动价格和它的劳动成本这些不同现象完全是荒唐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