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扭曲的学术审稿匿名制  

2013-08-25 05:56:27|  分类: 《博弈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 的主要内容见 朱富强的《博弈论》,经济管理出版社2013年版。

扭曲的学术审稿匿名制 - 曲阿野逸 - 朱富强的博客
 

南橘北枳的审稿匿名制

在经济学界,一些影响后来学术发展的文章开始都曾遭到退稿的命运,尤其是被匿名审稿者否定。例如,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将《联邦通讯委员会》一文交给《法律与经济学》,几个匿名审稿者都认为是错的而主张不应发表,但主编迪莱克特却认为很有意思,因而邀请了弗里德曼、斯蒂格勒、哈伯格、贝利、开塞尔、麦吉、刘易斯以及明茨等人与科斯进行一场辩论,最后科斯说服了所有人才得以将文章发表。再如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阿克洛夫1970年发表的论文《“柠檬”市场:质量、不确定性与市场机制》把信息经济学推进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但他最初把文章投给了《美国经济评论》却遭到拒绝,后投给《政治经济学杂志》后再次遭到拒绝,后又投给《经济研究评论》还是被拒绝了,最后是《经济学季刊》的编辑发现了此文的价值并把它刊登了。阿克洛夫就伤感地说:此文被拒绝可能出于两种原因,(1)“他们担心,一旦将‘信息’纳入经济学,那么所有的精确性就会丧失,因为这样一来几乎怎么说都可以——信息有太多的途径可以影响均衡”;(2)“几乎能够肯定,他们也因为文章的写作风格并没有像通常的经济学杂志那样一本正经而拒绝该文。”

事实上,尽管匿名审稿制在现代欧美学术界被广泛采用,其目的也在于试图通过一种程序正义来确保审稿的公正性,减少因编辑的主观判断可能产生的弊端,同时利用匿名审稿人的学术专长而甄别出真正有学术价值的作品,从而推动学术创新。然而,且不说匿名审稿制是否能够真正确保公正,因为免责的匿名审稿人未必会像制度设计那样正直地运用自己的专业能力,甚至有可能不会像公开审稿人那样认真负责;更重要的是,匿名审稿是否能够真正促进学术创新是可疑的,因为真正有创新价值的论文体现为对主流学说乃至匿名审稿人所持学说的否定,而当一个有争议的学术问题涉及到作者和匿名审稿人的利益,就很难指望匿名审稿人能作出客观的评价。尤其是,在一个十分浮躁的学术气氛中,即使一个匿名审稿人内心承认某个学术作品是有价值的,或者说是值得争论或继续研究的,他在决定是否采用时也可能是犹豫不决的,甚至是干脆否定。

关于匿名审稿制中潜含的这些问题,我们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加以理解。

1)基于常识性的博弈思维我们可以明白:缺乏信息沟通的非合作博弈导致了囚徒困境;同样,在匿名审稿中,由于缺乏信息交流同样会导致庸俗文章的泛滥。究其原因,每个人对文章的评价是不同的,特别是对那些具有创新性的文章尤其如此,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审稿者为了体现自己的学术水平就只能根据主流的规范和理论来选定文章。显然,匿名评审的囚徒困境在于:他不清楚其他审稿者对那些创新性文章的确切看法,因而只能以主流观点来判断其他审稿者的取向;相应地,其他人也如此思维,结果就产生了大量的庸俗而无用但似乎符合某种“规范”的文章。

2)这里还涉及到审稿者的利益,因为文章的作者与审稿者没有私人关系,审稿者也不为作者所知道的,因而审稿者也就不会努力为他个人看好的文章而呼吁;同时,如果他推荐的文章多次被其他审稿者多否定,那么他个人的学术声望反而会有所下降,因此,这些匿名审稿者一般不情愿冒利益损失的风险而推荐一些具有完全创新特别是自己还无法把握的文章。

3这些评阅工作大多是评阅者本身工作之外的免费服务,而且,这些人物不但很忙,同时这些工作又是匿名的,因而他们不可能花费大量的精力来仔细严格地评审;特别是,对数理性文章的推敲需要花费更大的力气,因而更容易获得那些本身也具有机会主义倾向的编辑们的通过,相反,文字性的则遭到批判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4)尤其是,匿名评审本身对匿名审稿者具有很高的要求:他具有较广的知识结构,对其领域的前沿思想有深刻的体悟,同时具有坚定的学术理念和宽容的学术态度,能够且勇于发现真正的洞见。然而,现代经济学人尤其是国内经济学人的知识结构却越来越狭隘,越来越局限于所谓的主流规范;同时,功利主义的盛行,使得审稿者在审稿中关注的个人利益,而不是努力去发现新的洞见。

正是由于缺乏独立的评判能力和良好的学术精神,最小最大化的保守策略就在匿名评审过程中发生功效:绝大多数审稿者并不清楚其他审稿者对那些创新性文章的确切看法,从而只能以主流观点来判断其他审稿者的取向;就此而言,显然,无论是对研究人员还是审稿人来说,用数字描绘来得安全,不会出问题。于是,就产生了大量的庸俗而无用但似乎符合某种“规范”的文章,这也就是当前学术界的囚徒困境。结果,现代匿名审稿制往往只能评定出符合所谓“规范”的庸俗之作,而往往扼杀了那些具有创新性的文章。例如,制度经济学代表人物之一张五常就以原创思想为学术界所称道,但原创思想在一开始往往很难表达得那么精致和完善,因而张五常的文章也一直无法在主要杂志上发表。实际上,张五常早期影响最大的、被引用最多的几篇文章都是未经匿名审稿,是由《法律经济学杂志》主编科斯直接约稿的。为此,杨小凯强调,匿名审稿制度对新思想的产生是很不利的,新思想很难经匿名审稿杂志变成主流学派;而且,如果完全以匿名审稿制度的标准来评价,张五常将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然而,当前中国经济学界却流行着一股与国际接轨的强大思潮,而这种接轨的基本特点就体现在搬用匿名审稿制等形式规范,尤其是,受权力集中和极端效应的支配,当前中国经济学界对所谓匿名审稿制的盲从已经到了迷信的程度。特别是,当前中国大陆主要经济学刊物的匿名评审者几乎都是精于这套“八股”格式的海归学人以及在他们引导和影响下而获得博士学位不久的青年学子,即使那些所谓教授来充当匿名评审员,也往往交由他们的博士生来进行评判;因此,这些匿名评审者能够审查的主要是形式规范,而很少能够对数据来源、模型选择以及机理解释等进行考证,从而进一步扭曲和庸俗化了学术的探讨。事实上,自匿名评审体制实行以来,中国经济学的主流化倾向就大大加强了,并日益局限于形式规范上,最终形成了目前这种八股文的论文写作风格。

当然,即使那些原本属于“非正统”而受到排斥的经济学家,当他们像小媳妇一样终于熬成婆婆以后,其中大多数学者又会不由自主地效仿当年对待他们的婆婆。例如,杨小凯就宣称,“匿名评审虽弊病不少,过程也十分艰辛和痛苦,但是却是对诊治学术权威和主流学撇的形成必不可少。……你要让自己的理论进主流学派,你就必须老老实实过五关斩六将,任一关过不了,你只能老老实实检查自己为什么不能被人接受,以求改进”,“即使我们体认到真正高水平的学术在这制度下也有一定几率被扼杀,而成功的并不一定是真正最好的。我们也只能在体制内拼命奋斗,老老实实在自己身上找潜力”。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当前中国社会一些主要经济学刊物的匿名评审者大多是好不容易才终于掌握这套“八股”格式的海归以及在他们引导和影响下而获得博士学位不久的青年学人;即使那些所谓教授来充当匿名评审员,他们往往也会将这些琐碎而无力可图的工作交由其博士生。显然,这些评审者除了了解一些分析工具和形式规范外,在知识积累以及思想创见等方面都非常地浅薄;然而,他们却可以凭借一些计量工具以及少量模型的玩弄而成为学术的弄潮儿,甚至左右了学术发表体系,从而扭曲和庸俗化了学术的探讨。

同样,匿名制困境也体现在国内的课题审批中,那些审查者也不是看课题研究是否真有创新,而是看以前是否有过类似研究特别是是否获得过相应资助,以及所拥有的学术地位;正是这种体制造成了不断重复资助的现象,而另一些有才华的学者却自始至终无法获得丝毫的科研基金。事实上,一些所谓的学科带头人往往凭一个相似的研究课题(最多将题名作一些变换)就可以不断地获得学院、学校、市、省、部委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资金的资助,这个课题研究了几十年而美其名曰为“专家”,难道国家不觉得这些资金的无效和浪费吗?在很大程度上,这些现象都可以用主流博弈论思维加以分析,因为它要求撇开个人的“独立”判断而依赖于对他人行为的预期,离开对事物深层次的本质认知而停留在浅层次的现象共识上;结果,社会互动产生的强化结果往往就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导致“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日益盛行,以致主流化和单向度学术趋向日益明显。事实上,每个人对课题的评价是不同的,特别是对那些具有创新性的研究尤其如此,这些研究往往只有研究者自己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评审者为了体现自己的学术水平,就只能根据主流的理论和所谓前沿的探究来评选。正因如此,目前这种课题资助体系下,中国社会培养出了一批擅长填表的“专家”:学问做不好,表却填得很漂亮。

  评论这张
 
阅读(16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