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为何要制约金钱权力  

2012-10-29 09:49:50|  分类: 政治、民主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类权利的特性及其寓意

      其实,为了真正理解公权力和私权力的特征差异,我们可以对与之相对应的两类基本权利之特性作一考察:个人权利和财产权利;正是两大权利的不同基本特性,导致了不同的走势,并蕴含了不同的政策要求。这里作一比较剖析。

一般地,个人权利是指符合某种资格并归个人所有的权利,如选举权、被选举权、对话权、生活权以及其它基本功权,这主要体现为公共领域的政治权利等。财产权利则是指并不需要符合特殊功能性角色的权利,它可以作为初始权占有,也可以从以前所有者那里获得,这主要体现为私人领域中的所有权、收益权、使用权等经济权利等。显然,这两类权利存在一个明确的区分标准就——可继承性:个人因承担某种角色而获得的个人权利,一旦丧失了这个角色后就告失效,如合作组织中的成员选举权;财产权利却可以转换为遗产而留给继承人,如公司组织中的股东选举权。

正是由于两类权利与个体身份的关系不同,因而它们的发展趋势以及相应的集中度也存在很多差异:一般地,当直接控制权附属于特定功能角色时,控制权不会因累积效应而膨胀,这种控制权就会受到“约束”;相反,当最高控制权附属于可转让媒介时,控制权就会发生积聚或集中,这种控制权就会出现失衡。也就是说,个人权利一般不会因所有权集中而出现分配失衡,而财产权利则往往会出现所有权集中现象。正因如此,两类权利在界定原则上也应存在差异:个人权利缺乏积累性和集聚性,个体的初始地位相对平等,因而应确保机会平等,实行基于初始分配的获得正义原则;财产权利具有积累性和集聚性,个体的初始地位很不平等,因而应关注能力平等和资源平等,实行补偿正义和纠正正义原则。

从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点认识:凡是不能积聚和转让的权利应该充分保障其自由使用,而难于积聚和转让的权利则应该限制其使用的“度”,这样才可以塑造真正的人本社会。[1]否则,就往往会造成如下三类不良情形:1.如果两者都限制,那么就会造成权出一孔,产生专制社会;2.如果两者都不限制,则造成金钱权力影响基本个体权利,产生资本社会;3.如果限制前者而放任后者,则产生专制与资本相结合的资本寡头社会。人类社会历史已经提供了经验事实,海尔布罗纳和米尔博格就指出:在前市场社会,财富倾向于跟着权力走;到了市场社会出现之后,权力则倾向于跟着财富走。[2]显然,无论哪种情形,都会出现财富与权力的结合,从而造成社会的等级化。

为此,一个组织良善的社会就要打破这种结合,要真正关注弱势者的诉求。就经济生活而言,那些传统束缚的解除往往可以激发人们的经济动力和创造能力,从而可以极大地促进经济效率的提高和经济财富的增长,这可以从中国社会改革开放初期得到明显的反映;但是,如果缺乏适当的规范、制约和干预,那么,经济财富和财产权利就会日益集中,这又导致了社会经济的严重不平等,并最终制约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这在中国社会改革开放后期可以得到鲜明的体认。不受干预的经济自由必然会导致财产权利的集中,这也是普遍性规律。例如,1970年,美国前100名高层管理者的收入所得是全职工人平均收入的38倍,2000年该比率则大于1000:1。[3]所以,加尔布雷斯在《经济学与共给目标》一书中也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如果任凭其自由发展,那么,一切权力,恐怕只会有利于那些特权阶层,普通大众将很难从中获得更大的益处。”[4]

大量的历史和现实都证明,在纯粹市场机制中财产权利的分配存在着严重的马太效应,最终将会导向社会的两极化。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美国社会崇尚自由竞争和优胜劣汰,似乎每个人凭借自身的努力都可以获得自我实现,这就是广为流传的“美国梦”神话。但问题是,又有多少人有奥巴马、施瓦辛格、骆家辉、乔布斯等人的运气呢?而且,由于美国国都崇尚市场机制和自由竞争,美国社会的阶层结构不是比绝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更为明显吗?

事实上,正是由于20世纪70年代以后,崇尚市场自由竞争的自由之上主义开始支配了美国社会,导致美国社会的收入差距的不断拉大。桑德尔就写道:由于经济干预政策,“从1950年到1978年,穷人与富人一样分享了经济增长的收益;低收入、中等收入以及中高收入的美国家庭的实际收入增加了一倍,正是了经济学家水涨船高的说法。可是,从1979年到1993年,这个说法不再恰当。这个时期几乎所有提高的家庭收入都跑到最富裕的1/5人口手上去了。大多数美国人的情况变糟了。财富分配也明显日益不平等。1992年最富裕的1%的美国人拥有全部私人财富的42%。十年前这一数字还是34%,现在美国人的财富集中程度比英国高出两倍还多。”[5]

而且,随着收入差距的扩大,社会迁移性也在不断下降,儿女未来的收益越来越受父母和家庭的影响,这也为美国社会的数据分析所证实。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经济学家布兰登和他的同事就做了一项研究,在美、英、德、丹麦、挪威、瑞典、芬兰、瑞典以及加拿大等8个国家中计算儿子出生时父亲收入与儿子30岁时收入之间关联的社会迁移,结果就显然与流行的美国梦是截然相反:收入差距越大的国家的社会迁移性就越低;其中,美国的社会迁移性远远低于其他国家,英国也比其他国家低很多。[6]



  评论这张
 
阅读(17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