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西方社会的"仇富"  

2012-08-01 08:54:57|  分类: 民生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方社会的"仇富"

朱富强

自国内一些“主流”经济学家看来,市场经济中所有的“富”都是公正合理的,因为这些富人没有依靠暴力进行掠夺,其“财”都是基于市场“自由”交换的结果,是与他们贡献和能力相适应的报酬。为此,他们热衷于为社会富人辩护,并将那些批判富人行为的言行都归结为一种“仇富”心理。问题是,中国人真的比西方人还仇富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言呢?这里可以作两点分析。一者,就当前中国社会的“仇富”心理而言,我们这些“天真”的经济学家们应该更深一步地想一想:市场交换果真“自由”吗?交换的结果果真公平吗?这些“富”究竟是怎样得来的呢?对“原罪”的宽容果真会导致一个合法和平和的社会吗?显然,正如上面指出的,在当前中国社会,与其说存在穷人的“仇富”心理,还不如说存在富人的“虐穷”心理。二者,就西方社会的“仇富”心理而言,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西方社会中那些备受压榨的工人不仅会表现出“仇富”心理,而且还会极端地破坏企业主的机器设备,如工业革命时期影响甚远的卢德运动等就是如此;究其原因,当时西方社会社会制度很不健全、市场机制很不完善,以致收入分配极不公平,这当然会激起那些遭受剥削和掠夺的穷人对富人的仇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的社会大众历来具有非常强大的忍耐性,只要拥有生存的一丝空间和发展的一线机会,他们就会为了自身和子孙的生活而勤苦地劳作,只有在无法生计的情况下才会逼上对抗的梁山之路;事实上,即使在遭受长期的极端不公正的分配规则之下,勤劳的中国劳动者也仅仅发出一些不平之鸣,对那些穷奢极欲之徒表现出一些心理厌恶,而基本没有采取大规模的破坏行动或对抗运动。事实上,广大社会大众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得到更公平、人道一些对待,那么,试问:我们又怎能冠之以“仇富”心理而贬之呢?要知道他们所欲所求本身都是正义的呀!显然,只要稍具历史常识、并对中、西方的历史和现实作一比较分析,我们就很容易明白事实的真相:如果把对不公平和贫困现象的不满视为“仇富”的话,那么西方社会的“仇富”程度要比中国严重得多,他们不仅体现在“心理”上,而且也经常性地表现在行动上。

在很大程度上,当前西方社会在过去的几十年之内之所以似乎没有出现明显的“仇富”心理,关键就在于这样两个方面:一者,通过不公正的国际经济体系西方社会从世界各国获得了大量的资源和利益:一方面通过“输毒于敌”而加剧了其他国家的社会矛盾,另一方面通过掠夺资源在国内的适当分配而缓和国内的社会矛盾;二者,西方社会经过长期的阶层和阶级对抗已经逐步建立起了相对完善和社会制度和相对成熟的市场机制,这使得社会收入分配变得相对公平,以致中产阶级长期成为社会的中坚。即使如此,在貌似宽容、祥和和安定的背后,西方社会也充斥了“仇富”行为。例如,根据市场调查机构Forsa的一份上千人的问卷调查显示,71%的德国受访者就认为企业高管动辄数百万的薪酬不合理;相应地,德国各地常常出现毁坏豪华轿车的事件,肇事者以焚烧汽车、扎破轮胎、在车身上涂鸦等多种手段对奔驰、宝马、奥迪和保时捷等高档汽车"下黑手"。尤其是,随着西方社会的“输毒于敌”策略达到顶峰,国内社会经济环境开始出现恶化,由收入差距拉大所滋生的各种矛盾日益尖锐;此时,西方社会潜藏的“仇富”心理就会被激发,甚至还会爆发出大规模的“仇富”运动。关于这一点,当前的金融危机就提供了活生生的例子:一者,在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伊始,西方国家就普遍爆发出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抗议管理层领取高额的年薪和奖励,一些国家的工人甚至将管理层关押起来;二者,随着金融危机的深入,西方国家普遍出现了反社会不平等的大规模群众性运动:如法国青年占领巴黎豪宅、西班牙青年占领马德里广场、以色列青年在首都扎营抗议房价、伦敦市郊的青少年暴动,2011年9月在美国纽约则演变成半个月的“占领华尔街”运动。

在此次金融危机中,美国年轻世代之所以将矛头直接指向世界金融中心的华尔街,就在于华尔街体现了翻云覆雨的贪婪之都,集中了大批唯利是图、贪得无餍、为富不仁的资本主义怪兽,也是社会收入分配不公的制造者和诱导者。更甚者,“占领华尔街”运动还将目标直接指向有名有姓的超级富豪,前往位于曼哈顿的多位亿万富翁的家门前示威,呼喊着口号:“我们是99%”,“向百万富翁征税”“银行家应该关进监狱”“不能给亿万富翁减税”。示威者“造访”的富豪包括新闻集团老板鲁伯特.默多克、摩根大通银行首席执行官戴蒙、石油大亨大卫.柯赫、金融巨头米尔斯坦以及对冲基金掌门人鲍尔森。示威者事先印发的传单上,有这些富翁的姓名、地址、照片以及发财致富的“先进事迹”。[5]事实上,正是华尔街的少数人操作着自己发明的高风险财务杠杆,赚了钱是进自己荷包,赔钱时则由政府掏纳税人的口袋来补漏;即使风暴导致中小企业大量倒闭、民众、失业,这些管理者依然享受着超级“肥猫”的待遇。为此,“占领华尔街”运动在西方社会也受到不少公共知识分子和社会改良主义者赞同和支持,从而被赋予很大的正当性,而很少被认为是由“仇富”心理促发的暴动。甚至国际金融“大鳄”、量子基金创始人乔治.索罗斯也表示,他能理解“华尔街”抗议民众心中的愤怒,并对于最近从纽约华尔街蔓延到全国的示威抗议活动表示同情支持,因为纳税人的钱被用去填补亏损连连的银行,而且已经陷入困顿的银行还让执行主管领取高额红利奖金。[6]相应地,美国政府也响应“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呼吁,要求AIG(美国国际集团)高管退回在危机爆发后发出的1.65亿美元奖金,否则将公布这些高管的名单,或者征收90%的奖金税;在这些压力下,AIG的十名顶尖高管,已经有九名同意退回奖金。[7]

总部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全球知名民意调查公司“环球扫描”就“本国多数富人是否配得上其财富”这一问题对23个国家的1.2万名受访者进行了调查,据报告显示,“仇富”状况最轻的5个国家分别是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中国和印度:其中,澳大利亚人中对“本国多数富人能够配得上其财富”持同意态度的受访者超过60%;加拿大与美国的比重相当,均为58%;而52%的中国受访者和51%的印度受访者也持相同看法。“仇富”情况最严重的3个国家依次为希腊、俄罗斯和土耳其:其中,土耳其对“本国多数富人能够配得上其财富”持同意态度的受访者比重仅为20%,俄罗斯仅为16%,希腊还不到10%。[8]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国家的民众之所以仇富,主要正在于这些国家的“富人”并非是“义以生利”,而且往往“为富不仁”,这些富人充分利用不健全的社会制度和分配规则几句了大量的财富。例如,希腊最富有的人主要是得到宪法规定免税的航运业巨头,或因垄断石油、媒体、银行等行业累积巨大财富的“寡头”,他们会利用一切手段来偷税、避税,以致211年希腊的逃税总额约80亿欧元,将近该国预算赤字的一半;在俄罗斯,约占总人口5%的富人占有着近85%的社会财富,而这些富人的财富主要是院子私有化过程中的原始积累,同时又控制了银行、石油等许多关系到国计民生的行业,而广大中小企业则受到排挤和扼杀,以致社会大众饱受失业和贫困之苦。一般而言,一个国家的社会制度越健全、分配规则越公正,社会收入差距就越小,社会信任度也就高,“仇富”心理和行为也就越不严重。显然,在“仇富”榜排行中,那些位居前列的希腊、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家都是如此。而构成反差的则是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正反映出中国人的宽容和忍耐,而这又与儒家推崇的德福观和责任观有关。

  评论这张
 
阅读(8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