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主流博弈论的制度思维缺陷  

2012-05-31 08:16:30|  分类: 社会制度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现代主流经济学的制度转向及其制度不及》一文,载《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2年第4期

四、主流博弈论的制度思维

新制度主义基于个体互动行为分析制度形成和演化所采取的基本分析工具就是主流博弈论。事实上,新古典经济学诸流派本身就崇尚基于个体互动的市场秩序,把社会制度视为社会各种力量不断互动的演化产物。例如,哈耶克就指出,法律本质上是基于社会习惯的私法,而这种私法往往力量对决的产物,从而体现为基于力量进行分配的公平和正义。正因如此,随着博弈思维和博弈技术的发展,一些主流博弈论专家如肖特、萨格登、培顿.杨、宾默尔、格雷夫、青木昌彦等就开始借用博弈论这种更精微的分析技术来剖析这种市场秩序。例如,肖特就写道:“归根结底,通过制度的演化,人类社会从一种无需的自然状态演变为有序的现代社会。这是一个随机的过程,以至于我们所观察到的实际发生的一切仅仅是制度转轮的一次轮回。”[1]在很大程度上,博弈论制度主义就是把哈耶克思想的模型化,主要集中探究习惯和习俗的形成、社会秩序的演化以及非正式制度的自发生成等。韦森就指出:肖特对制度的定义“基本上只适用那种经由哈耶克缩减的自发社会秩序演进路径而生成的制度,并不能完全涵盖那种由主权者强制涉及和制定出来的制度,也难能涵盖像布坎南和图洛克在他们的经典著作《同意的计算》中所展示的通过参与人多边谈判而合作地创生出来的制度,更不适用于任何社会里均大量存在的非合理(非帕累托效率甚至非纳什效率)的制度。”[2]

博弈论引入到制度的分析也有两大路向:一是给既定制度条件下进行行为建模,二是用于解释社会制度本身的演变;显然,前者是一般数理博弈论专家的兴趣,而后者则越来越成为雄心勃勃的制度博弈论者的兴趣。在主流博弈论看来,制度就成为个体间互动而产生的一种博弈均衡。例如,博弈均衡论的早倡导者肖特就将制度定义为:一个社会制度是一种社会行为的规则,它被社会所有成员所赞同,它规定了在特定的反复出现的情况下的行为,它是自我维持的,或者是被某个外在的权威所维持的。[3]另一位制度博弈论大家萨格登则说:一种自我实施的规则可以看作是一种惯例,当且仅当我们能够想象还有其它不同的规则存在,它们一旦确立也能自我实施。[4]同时,根据博弈均衡的类型,作为博弈均衡的制度也就有两类基本理解:一是作为演化博弈的均衡,这主要是源于奥地利学派的传统,它把制度等同于个人行为间无意识互动所衍生出的习俗、惯例,倾向于适应性而非最大化来解释理性和制度,强调参与人的行为习惯是自我形成而不需要第三方实施或人为设计的,热衷于从演化博弈角度分析的有肖特、H.培顿.杨以及萨格顿等;二是作为重复博弈的均衡,这主要是新古典经济学的传统,它把制度视为博弈均衡衍生的约束,根据个体追求最大化的理性选择策略来解释制度,热衷于基于子博弈精炼均衡分析的有格雷夫、米尔格罗姆以及温加斯特等。但显然,无论是基于演化博弈均衡还是重复博弈均衡,主流博弈论所关注的主要是属于日常生活的低层次的非正式制度,往往局限于小范围之内,基于博弈基础上形成的非正式制度也主要对参与博弈的居中人发生作用。

然而,正因为博弈论制度思维着眼于当事个体间的博弈,而忽视了作为社会制度的一个根本特质——社会共享,这是所有制度的根本特点,而那些体现为一般规则、法律规范等的正式制度则表现得更为明显。同时,那些社会共享性特性更为强烈而对绝大多数人形成普遍制约的制度更值得经济学者的关注,更需要不断地加以改进和完善,这类制度也正是诺思乃至马克思等所关注的。[5]例如,奈特就指出,“制度规则的主要特征之一,即它们是社会共有的:关于它们的存在和应用的知识,为相关团体和社会的成员所分享。这个特征将制度规则和经验法则区分看来。与针对某些个体行为人的规则不同,一个规则要成为社会制度,必须被确认为社会所有人普遍使用。……意味着,当社会成员参与到相关规则所覆盖的互动中时,他们了解这些规则对他们所有人都适用。”[6]显然,一旦这种约束突破原先二人或少数人的小范围而对其他类似者也发生作用、从而形成了具有社会共享性的制度时,它就具有不同于主流博弈论的内生性主张的那些特性;正如格雷夫指出的,制度应该是得到广泛执行的秩序,就每个个体而言,制度都是外生的,因为任何人都无法单方面地改变规则。一者,具有社会共享性的制度必然具有建构制特征,这是因为制度的抽象(编码化)和推广过程都需要人类理性的参与。事实上,属于法规乃至宪政性的高层次的正式制度往往都深深地打上了人类的自主意识,尤其是一些“哲学王”的有意识进行供给的结果;究其原因,往往只有具有更长远理性的哲学王才能对自身行为和社会现状的合理性作切实的审视,才有促进制度变革的意愿和信心。二者,具有社会共享性的制度必然具有强制性,这是因为制度规范为更大范围的社会所共享并不意味着它会为所有成员所偏好或者接受。事实上,任何制度都不是基于演化而自动实施的,都是以与此相关的权力关系为基础;因此,任何制度具有“他律”的强制性,尽管这种约束的范式是多种多样的。三者,具有社会共享性的制度必然具有外生性,这是因为这种约束不是源自“自律”而是“他律”。事实上,奈特就指出:“假如不存在外部实施机制制裁违规行为,契约规则便不会形成其本来应有的互利结果。”[7]

最后,需要指出,尽管汉语中的制度泛指一切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制度,但肖特等恰恰用institution专门指称正式制度或规则,以与作为非正式制度或规则的convention相区别;于是,后来一群经济法学家进一步将仅适用于小规模的非正式制度研究的博弈思维拓展到法规乃至宪政性的高层次的正式制度层面,形成了极具功能主义的经济分析法学流派,它根据力量博弈均衡来解释社会制度和基于效率原则来“设计”社会制度,从而就造成严重的问题。事实上,正如韦森指出的:“‘正式规则和’和‘非正式规则’的区别恰恰在于后者往往是当事人自觉遵从的规则且遇到违反这种规则而侵犯他人的权利和利益时,除了自我意识中的道德不安和受侵害方的报复外,并不存在第三方(主要是权威者如法院、政府和其他高位的权力体或个人)对这种‘规则’的强制推行,而作为‘正式约束规则’的‘制度’恰恰隐含或预设了这第三方的存在。换句话说,没有第三方强制推行、支持和实施,某些‘institutions’永远不会是‘制度’,而只是一种‘convention’,即惯例和‘非正式约束’。”[8]这意味着,包括法律在内的正式制度所涉及的根本不是私人领域而是公共领域,不是对二人关系或者参与方关系的界定而是适用于一类相关者的关系。相应地,正式制度安排不能简单地由参与方来决定,更不应是参与方的博弈均衡之简单反映;相反,它包含了第三方或社会的理性意识,要对各方的应得权利进行规定。康芒斯写道:“一定要有人在惯例中进行选择。任何作出选择的人就是法典制定者。警察也在选择某种惯例,而摒弃其他惯例,而且在他的权力和特免权范围内,他就是行动中的特权。他既发现法律也制定法律……法院也在权力和特免权的一个较大范围内进行同样的选择。”[9]进一步地,在社会权力不平衡以及前者机会主义倾向更大的情形下,法律等正式制度就是要借助于第三方的力量来缓和简单的双方博弈对弱势者造成的损害,注重对弱势者的权益保护,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社会正义和人本关怀;而且,由于人们应得权利本身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类需求的上升而演化的,因而法律要不断渗入人类不断积累的对社会正义的认知。





[1] 肖特:《社会制度的经济理论》,陆铭等译,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28页。


[2] 韦森:“博弈论制度分析史上的第一块里程碑:肖特《社会制度的经济理论》中译本序”,载肖特:《社会制度的经济理论》,陆铭等译,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3] 肖特:《社会制度的经济理论》,陆铭等译,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7页。


[4] Sugden, R. 1986, The Evolution of Rights, Cooperation, and Welfare. New York: Basil Blackwell, P.32.


[5] 朱富强:“社会扩展秩序中的‘人类意识’刍议:哈耶克的自生自发社会秩序之检视”,《制度经济学研究》2007年第4期。


[6] 奈特:《制度与社会冲突》,周伟林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9页。


[7] 奈特:《制度与社会冲突》,周伟林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14页。


[8] 韦森:“博弈论制度分析史上的第一块里程碑:肖特《社会制度的经济理论》中译本序”,载肖特:《社会制度的经济理论》,陆铭等译,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9] 康芒斯:《资本主义的法律基础》,寿勉成译,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第381页。

  评论这张
 
阅读(1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