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为何要推行《劳动合同法》和集体谈判权  

2012-04-09 09:35:13|  分类: 民生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劳动合同法》和集体谈判权的理论基础

现代主流经济学持有这样的市场理念:不仅不受干预的市场交换本身就是自由而公正的,而且,每个人的逐利行为在“无形的手”引导下可以通达社会利益的最大化。问题是,尽管现代主流经济学将市场经济等同于自由经济,但市场主体果真是自由的吗?或者具有同等的“自由”吗?同时,基于特定市场机制的“自由”交换结果果真公正吗?显然,前者涉及到市场主体所拥有的权力结构,后者则涉及到市场交换所依循的程序规则。事实上,上面的分析就指出了两类权力集中现象,其中,政治领域的公权力集中主要涉及权力制衡和组织治理,这根本上是政治学家所关注的重要内容;经济领域的私权力集中主要涉及市场交换机制,这根本上是经济学家所关注的核心内容。但不幸的是,现代主流经济学却承袭古典经济学的还原论思维而将市场主体视为原子个体,从而也就看不到现实市场中行为主体在地位和力量上的差异,看不到市场交换所产生的金钱权力和财产权力之集中现象。试问:现代资本主义市场体系尤其是当前我国市场体系中的权力是均匀分散的吗?进一步地,即使现代主流经济学鼓吹的市场竞争可以促使权力的分散,但这种权力分散达到了足以实现交换公正的程度了吗?

事实上,加尔布雷斯等很早就指出,作为个体的消费者与作为组织的生产者之间存在严重的权力不对称,现代社会的典型特征就是生产者主权;在作为个体的员工和作为组织的厂商之间也存在严重的权力不对称,资本主义市场本质上有利于厂商。鲍尔斯则对权力作了如下定义:“如果A通过让B付出代价(或者威胁要这么做)的手段,迫使B按照有利于A的方法行动,那么A就对B拥有权力”,显然,“一个老板让工人做某件事,若不按要求做就被解雇。表面上看,工人有做或不做的自由选择权,但是实际上,老板的要求就是指令。虽然失去工作并不像丢掉性命那样可怕,但是对很多人来说,丢掉工作意味着陷入经济困境”。[1]从这个意义上说,雇主对于被雇佣者就拥有权力。正是基于这种认识,鲍尔斯认为,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不仅体现了竞争,而且体现了统制,而统制源于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杜格和谢尔曼则强调,“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自由最多只是局限于政治领域,在经济领域没什么民主可言。在资本主义企业中,老板拥有绝对的权力。因此,如果一个工人与老板完全对立,他就会被解雇——这不是民主。法国大革命之后,资本家阶级拥有了排他性的经济权力,他们取代了封建地主,同时也行使着极大的政治权力,直到现在仍然如此。”[2]

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市场机制中异质化市场主体所拥有的权力是不同的,他们之间基于力量博弈的均衡结果所带来的收益占有就必然是不平等的。在直接而双向劳资谈判中,必然会产生远远有利于雇主的利益分配结果;而且,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张,雇主的权力也就越大,就越会产生有利于雇主的收入分配。尤其是,在市场机制的马太效应作用下,财产权利以及相应的金钱权力会不断集中,这不仅会妨碍人们的真正自由,而且还会产生不断拉大的社会收入差距。因此,要扩大个人的自由并缓和不断拉大的收入差距,就要从分散社会权力着手。那么,如何分散权力呢?康芒斯和加尔布雷斯等老制度主义者所提出的基本途径就是:引入抗衡力量。一方面,如果没有这种起抗衡作用的压力集团通过必要的改革来施加压力,那么,政府就会被强势者所俘虏,从而也就很难实现其公共目标;另一方面,这种抗衡力量又不是自发增长的,而是要依靠政府的帮助和扶持,这种帮助往往在法律制度的制定和实施上。因此,压力集团往往成为老制度主义实现公平合理的经济秩序不可或缺的工具,压力集团尤其是工会、农场组织以及合作社等是社会最为重要的机构是民主的生命线,组织压力集团的自由的重要性远甚于任何民主自由。

同时,正是金钱权力和财产权利的集中特征以及由此发展出的抗衡力量说,这就为当前的《劳动合同法》和集体谈判工资制提供了理论基础。事实上,私权力或财产权利的集中主要是通过市场交换机制实现的,而市场交换机制主要涉及两大维度:一是交换主体的地位,是平等的吗?二是自由交换的程序,是公正的吗?一者,就交换主体的地位而言,由于相对于强大的企业等组织,现代社会中任何个体的力量都是微不足道的,因而就需要引入外来的第三方面力量以辅助弱者和抑制强者;显然,目前广泛实行的就是国家通过制定《劳动法》、《工厂法》等法规来明确劳资双方的责权,从而提高个体劳动在与雇主谈判中的地位。二者,就自由交换的程序而言,由于交换程序本身就是力量博弈的结果,因而就需要将一个个弱者联合起来形成集体力量以对抗强者;显然,目前在劳资关系中往往体现为由集体谈判的工资制度,从而形成地位相近的集体谈判权。事实上,就当前国内还很不健全的社会制度和市场机制而言,关键是要壮大我国劳工阶层的权力;奥克肖特就强调,自由的秘密就在于我们的社会“是由众多组织构成的,并且组织体系以权力分散为整体特征。”[3]

  评论这张
 
阅读(9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