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为官不为”的思想基础  

2012-03-29 14:35:54|  分类: 政治、民主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单自由主义思维在国内的泛滥

经济学的根本性作用就在于把政府作用和市场作用结合起来,利用各自的优势弥补另一方的不足,以解决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这两大问题,而不是二者择其一,或者仅仅是“两害相较取其轻”。相反,如果像主流经济学家那样考虑到市场失灵的情况下退而求其次,在社会福利最优无法实现的情形下转而在自由市场的基础上以市场失灵为代价寻求次优;那么,如果沿着另一条思路,通过不断健全社会监督体系,同样可以微小的政府失灵为代价来实现政府协调下的同样效果。不幸的是,国内经济学人往往容易走上极端:一方面,针对市场失灵问题,不是寻求市场的完善之道而是视如取消了事,如改革开放前的实践所做的那样;另一方面,针对政府失灵问题,也不是寻求政府监督体系的完善而是取消政府相关职能,这正是当前经济学界的流行观点。事实上,正是受现代主流经济学所潜含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及其简单化自由主义之影响,国内一些经济学者开始盲目地宣扬和照抄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思维和理论,并在“知行合一”的理念下积极将这些基于“体用二分”理念而限于书本推理的西方理论应用到中国社会的具体实践之中。

正是基于简单自由主义思维推崇市场竞争,国内一些经济学家不仅主张放松对私营部门的管制,甚至将涉及人们基本生活的公共事务都推给市场。譬如,当房价不断飙升而致民怨沸腾时,这些官员往往就以这体现了市场的供求规律而漠然视之,甚至宣称政府的干预将会助涨而不是压低房价的上升。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05年广州市禁止摩托车通行,据说主要原因是,摩托车导致了交通混乱和街头抢劫现象;但是,广州市政府不是从有关职能部门的失职行为以及市场法制的不健全角度想办法,而是依靠其强权来禁止所有的摩托车通行。显然,这不但是政府的不作为问题,更是对个人自由的明显侵害;即使仅从经济发展角度而言,此举也会直接导致10万靠摩托车拉客谋生的人失业,以及其他大量相关从业人员的失业。正因如此,当前的政府并不是真正地遵循市场规律,更不是在完善市场机制;而是在滥用公权力,从事它不该从事的活动,而放弃其应尽的责任。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怪现象:“今天的农民在无需找‘市长’的场合,‘市长’却非要找他们不可,而在需要‘市长’之时,‘市长’却往往拂袖不管,还振振有词地要人们‘不找市长找市场’。”[1]

不过,尽管政府官员的失职行为已经引起了社会大众的广泛鞭挞,但它却往往会受到一些经济学者的维护和吹捧;一些经济学家甚至把这些官员视为真正懂得经济规律的人物,是自由主义和市场经济的捍卫者。究其原因,由于深受“新兴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国内一些经济学家往往乐于将一切社会制度都看成是力量博弈的结果,以供求均衡来设计社会制度;结果,他们不但对社会上大量存在的贫困现象和日益扩大的收入差距熟视无睹,而且还基于工资水平是一种不可改变的自然规律而激烈反对受到广大社会大众欢呼的《劳动合同法》和集体谈判工资制等。这样,当前国内经济学界出现了一个非常奇特的论调:一方面,当政府官僚与权贵资本相结合在瓜分国有资产时,一些主流经济学以改革成本最小化或者以供求力量博弈来为之提供辩护;另一方面,当一些政府官员坐视市场失灵问题而无为时,这些主流经济学又把这种现象视为非政府职能之范围。在这些“主流”经济学家看来,只要是市场产生的结果就一定是合理的,因而市场上产生的现象当然应该由市场解决,这实际上是典型的“无政府主义”;正因为他们敌视乃至否定政府的作用,从而导致作为协调者的政府无法发挥其积极功能,这就舍弃了人类协调经济活动的有益手段。

而且,正是由于受到主流经济学理论以及经济学家的支持,这些地方政府官员往往就理直气壮地把很多份内事务推给市场,并为这种行为辩护,美其名曰这种不干涉体现了对市场经济的尊重,甚至将自己的行为与当年汉王室的“无为而治”政策相提并论。殊不知,2000多年前的汉王室之所以能够不作为而收受人民税收,是因为当时无论在名义上还是现实中王室都是国家的“主权者”,他们稍微放松对百姓的压榨,百姓就阿弥陀佛了。但是,在人民主权的现代社会,这些不作为的官僚又有什么理由接受人民的高薪供奉呢?难道他们把自己看成了古代的帝王和统治者了吗?显然,对那些政府官僚而言,所谓的“无为而治”明显地是在推卸其应该承担的责任。试想,如果政府不为社会大众的利益着想并作那些个人无法做到的事的话,那么,人们又为何要建立起政府组织?如果政府的代理者占据高位而又无所事事,社会大众为何要纳税来养活他们?显然,在一个不断追求“民治、民有、民享”的今天,“无为而治”的传统模式已经根本上行不通了,任何政府及其代理者都必须尽其社会分工所划定的责任和义务。

尤其是,现代主流经济学的思维和政策往往会得到社会上掌握金钱权力和政治权力的商贾和官僚的支持;究其原因,他们本身是最大权力的拥有者,而现代主流经济学理论则合理化了他们的逐利行为。例如,当前社会上不是流行着“有权不用,过时作废”的话语吗?这种权通过被现代主流经济学赋予“权力资本”一词而中性化和合理化了。正因如此,我们可以看到,一方面,一些官员往往是居位不为、华而不实、为官不廉、以权谋私乃至腐败成风,而那些没有权势的社会弱势群体的个人权利却很难得到保护:另一方面,一些农民工往往讨不回工资、失地农民得不到应有的补偿、城市居民被强制拆迁、小百姓蒙冤受屈投拆无门乃至形成了“不给好处不办事”的潜规则。结果,本来作为一个服务全体人民之公共机构的政府,现在却似乎演变为压在人民身上的一个枷锁;本来作为社会大众之代理人的那些政府官员,在力量规则下却逐渐成为百姓的主宰者。事实上,以前的好官是要为民办实事、办正事、办好事,从而受人民群众拥戴;但是,现在只要不做坏事、不做缺德事、不贪污好色,就往往被称为好官了。正因如此,目前社会大众在审视一个为官者时,往往首先想到这个权力是搞后门、或搞不正之风或搞钱权交易得来的;正是在这种对立思想的指导下,近来社会大众对一些官员遇害、警察被袭等事件往往表现出幸灾乐祸心理,而很少表达同情和支持之意,以致社会中逐渐流传了“仇官”的说辞。问题是,为什么我们不深思一下:当前中国社会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仇官现象呢?

事实上,国内的社会问题之所以愈演愈烈,关键就在于公权力太集中于一小撮人手中了。因此,伦理道德急速衰落的社会背景中,一方面缺乏权力的监督和制衡体系,另一方面又极端地引进权力决定观;这样,那些掌握权力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造成公权力的滥用,从而引起社会大众的愤怒。一般地,只要公权力集中在同一人手中,不论是一个人、一些人或许多人,都将导致暴政;斯宾塞曾指出,“凡对权力的敬畏心最大的地方就是对个人自由侵犯最严重的地方。”[2]显然,对政府权力的制约也就是宪政的基本要求,因为只要法律本身是由政府制定的,政府就不会有积极心来限制自己的权力,即使制定了的法律也不会得到切实的遵守;麦克尔文就指出,“立宪主义(都)有一个根本的性质:它是对政府的法律制约……真正的立宪主义的本质中最固定和最持久的东西仍然与其肇端时几乎一样,即通过法律限制政府。”[3]然而,受传统儒家的“君子求诸已,小人求诸人”的影响,儒家社会的传统法律往往是由当权者制定,并主要是针对那些心性发育不全的小人,只有社会大众的行为才受到法律的指导和约束;正因如此,形成了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单方向社会监督体系,此时上位者就可以尽情地玩弄它的机会主义而很少受到惩罚,从而产生了大量贪污腐化的现象。当然,儒家社会的“道统”观一直是轻视权力的,但现代主流经济学却引进了权力,并且将凭借权力的逐利行为合理化和正义化,从而就进一步加剧当前社会的失范现象。

在很大程度上,国内社会中存在的那种基于权力的自上而下的单向监督体系与现代主流经济学中流行的委托-代理理论是相通的:它偏重于权利而忽视和责任。问题是,委托-代理治理机制仅仅是西方国家理论上的说教,而实际采用的却是相互监督的社会共同治理机制。[4]事实上,这一点也深为学术界所认识,如宾默尔指出的,“一个社会仅仅有监督者是不够的,关键在于谁来监督监督者。答案是我们必须彼此监督。也就说,在一个健康的社会里每个人的行为都必须是均衡的,这包括警察、官员与非官员”。[5]而且,在“脱魅”的现代社会中,任何具有神秘性的卡理斯马式的先知统治都已经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社会秩序的维系和治理就有赖于两个方面。一是,如韦伯强调的,作为一个以政治为志业的人,它必须依照责任伦理去行动,需要按照自己既定的价值立场去决定行动取向,本着对后果负责任的态度处理公共事务,以履行“天职”的责任心去应承日常生活的当下要求。二是,积极壮大弱势者的力量以建立相互制衡的政治制度,从而防止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所衍生出来的恶行为,麦迪逊在观察到弗吉尼亚州和宾夕法尼亚洲的立法机关对此违反本州的宪法后就指出,“对政府权力的限制仅仅写在羊皮纸上,还不足以使我们的政府逃避集权的威胁,集权可能会慢慢地侵蚀宪法的规定,使一小撮人聚揽了政府的所有权力。”[6]

  评论这张
 
阅读(16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