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私有化的理论与现实  

2012-03-25 14:49:18|  分类: 政治、民主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自由主义的私有化浪潮

出于对二战后政府行为所暴露出的严重的理性自负之反动,曾经鼎盛一时的具有福利色彩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受到了抨击,而对政府支配地位的质疑和对政府权力过度集中的担心逐渐被新保守主义所利用,从而转化成了对政府经济干预的彻底反对;于是,现代自由主义开始向古典自由放任主义的回归,复杂自由主义向早期简单化形态的复归,从而出现了一股日益强盛的“新兴自由主义”思潮。“新兴自由主义”推崇个人的自由选择,简单地把个体间竞争的纯粹市场活动视为唯一自由的,其他的任何人为干涉都是对基本自由的破坏;同时,“新兴自由主义”集中于效率的关注而否弃对社会公平的追求,认为个人的逐利行为可以导致社会福利的提高,而对社会公平的追求将会挫伤成功者的积极性,从而必然是低效的,达不到经济增长的目的。正是在“新兴自由主义”思潮的引导下,以最小政府理论为基石的经济学流派日益壮大并成为主流,如新古典宏观派(理性预期学派和货币主义学派)、供给学派、新奥地利学派、公共选择学派、新制度和产权学派,等等。显然,正是由于“新兴自由主义:将个人主义和理性选择说很大好地结合在一起,从而就形成了市场原教旨主义信仰;受其影响,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社会认知和政策主张都开始向古典主义回归,把绝大多数社会问题的解决都诉诸于基于力量供求的市场机制,从而具有明显的一元化和简单化倾向。

市场原教旨主义强调,优质而高效的社会服务只能来自私营部门,正是日益扩大的私营部门才促进了经济增长和技术进步。于是,现代主流经济学关注政府失灵远胜于市场失灵,以致市场优越论、政府恶棍说开始支配了整个经济学的思维,受现代经济学思维及其政策的影响,20世纪80年代后,整个西方社会也开始掀起了一股规模巨大的私有化浪潮。私有化的发起者为英国的撒切尔政府和美国的里根政府,并在扩展到了整个发达国家和全世界;不过,发达国家的私有化规模要远远低于发展中国家国家和转型国家,因为,发达国家的私有化主要是意识形态和政治上的考虑,而其他国家的私有化还有来自财政压力的影响。在拉丁美洲,大部分人士都将20世纪80年代的经济和债务危机视为实行政府主导的进口替代工业化发展战略的结果,从而除古巴外几乎都转向了以市场为导向的发展道路,以致私有化成为20世纪最后20年新自由主义结构改革进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前社会主义的中东欧诸国,私有化和自由化更是20世纪最后10年的基本经济战略,而其动机很大部分是政治性的。Z.Boda写道:“私有化被认为是一个政治行为,它被新生代政治掌权人物当做一种手段,用以剥夺老一代特权阶层权力的经济基础,并用以试图建立一个新的中产阶级和以中产阶级为主的国家秩序。……(但)这些目标并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实现:在所有的中东欧国家,很多特权阶层的成员可以通过将他们的政治和关系资本转化为经济资本而保留其在掌权阶层中的地位。他们甚至占据有利位置来成功参与私有化进程,或者作为一个购买者,或者作为一个中间人斡旋于政府和外国投资者之间。”[1]

同样,受现代主流经济学所潜含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及其简单化自由主义之影响,中国社会在20世纪90年代后也开始了大规模的国企改制和出售计划,以致20世纪末中小国有企业基本上已经民营化和私有化了。一般地,中国国有企业的私有化进程经历了这样几大步骤:1.放松管制,引入非公经济和外资的竞争,不再给予国有企业专门扶持,这样,历史包袱等原因就导致中小国有企业的政策性破产;2.股份制改造,通过上市吸纳非公资本,在资金注入上“掺沙子”,尤其是刻意缩减国有股份额;3.国有资产转让,采取抓大放小的办法将那些濒临破产的中小国有企业出售给私人,从而进一步壮大民营经济;4.实现MBO购并,直接通过改制的方式将国有企业转化为私人所有,而企业主依然是原来的国企管理者。显然,由于整个国企私有化和经济市场化的改革进程是与政府放松管制同时进行的,从而整个改革也就充满了腐败现象。一者,私有化过程本身就是一个资产转移过程,尤其是转入了当权者和既得利益者手中。Rose-Ackerman写道:“在那些国家,处于统治地位的集团或家族尤其急切地想将垄断产业私有化,以使他们得以从企业或亲自或通过家庭、家族成员直接参与交易来捞取好处”。[2]二者,在私有化改制后那些企业主依然可以与监管者共谋而损害社会大众的利益,依然存在大量的贿赂现象。Finger和Allouche等就指出:“水务部门的自由化和私有化会使政府的地位提高而不是降低,因此,在存在腐败的政治干预的地方,如果以后还是由这一机构来负责监管的话,那么光靠自由化是不能解决腐败问题的。”[3]

其实,即使在西方社会,私有化改革也并不成功。魏伯乐等通过大量的观察而得出结论说:“近来持续不断的私有化活动有好事过头的危险,它有可能使我们超越了合理的界限而导致不良后果,这些不良后果甚至盖过了许多私有化现实所带来的无可否认的好处。”[4]在很多情形下,私有化反而丧失了透明度,滋生了腐败,甚至扩大了失业。例如,有人对308家私有化后的企业所作的调查就表明:有78%的私有化导致了失业,只有22%没有改变或创造了就业;而且,在这比较顺利的22%企业中,私有化引起的失业只能通过明确的工作保证合同才能够防止,但是这种合同最终也会期满终止。[5]那么,为什么私有化会得到如此大规模的推行和推崇呢?究其主要原因有二:一者,私有化思想的兴起主要源于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理论局限,它主要关注经济效率而非社会公平,而它认为私有化能够提高个体的积极性并提高效率;二者,私有化政策的推行则主要源自意识形态和政治上的驱动力“尤其是(撒切尔政府所体现的)新自由主义思想,他们需要补偿减免税收所造成的损失,并想要削弱工会”。[6]而现代主流经济学的缺陷正在于“新兴自由主义”思维。正是基于这种思维,现代主流经济学热衷于对既定制度下的理性自私行为建模,并基于“私恶即公益”命题而将这种行为合理化;结果,它往往看不到市场机制和社会制度存在的问题,看不到对市场机制和社会制度进行不断完善和改造的必要性。同时,“新兴自由主义”的盛行又与特定的历史背景有关,与社会经济困境和东西方社会的政治对抗有关,而对“新兴自由主义”的信仰则促生了20世纪70年代以后西方社会的私有化运动。Young写道:“私有化不是发生在真空环境下的。每一个案例都是在一个宽广的社会背景下展开的,包括主要参与者的心态、制度背景及习惯社会的权力分配。无论是制度背景(比如社会经济状况)还是无形的背景(比如主要政策制定者心中的预期),都构成了私有化事件发生的原因。”[7]

因此,尽管现代主流经济学基于“新兴自由主义”思维崇尚市场秩序并推行私有化政策,但这并不是基于完美的逻辑和有力的经验实证,而是源于对自由市场的宗教般的笃信。而自由放任和市场机制之所以得到推崇,又与其所处的特定历史背景有关:凯恩斯的干预政策造成了20世纪70年代的滞涨,因而推行减税和高效服务的节俭政府观开始流行。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整个西方社会处于转向计划还是市场的转折当头,此时哈耶克就将市场和计划对立起来比较其优劣。迈克杰斯尼写道:“新自由主义者们宣扬,共产主义社会、社会民主社会,甚至连像美国这样有着适度社会福利的国家统统都失败以后,这些国家的公民才把新自由主义当作惟一可行的办法接受下来。也许它并不尽善尽美,但却是惟一可能的经济体制。”[8]在很大程度上,这也与斯密开创古典自由主义时所面临的情形相似:人类社会证明了从管制的重商主义向自由贸易的古典主义转化,从而斯密也将主要精力放在对市场机制的讴歌上。问题是,随着社会发展到今天,无论是纯粹市场还是纯粹计划都已经暴露出了严重的弊端,都产生了失灵现象;因此,当前学术研究就不应在停留在粗放型层次上,而应该对市场机制和政府干预两者的互补性进行探索,重新分析和界定政府和市场各自作用的领域和度,而不是非此即彼的取舍。

  评论这张
 
阅读(14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