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正确理解新自由主义  

2012-03-15 14:56:17|  分类: 政治、民主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自由主义的内涵辨析及反思

基于对自由主义的演化及其复杂性特征,我们可以重新审视为现代主流经济学所信奉的新自由主义一词。事实上,现代主流经济学之所以对市场机制持绝对支持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就与新自由主义思潮联系在一起。新自由主义思潮出现于20世纪70年代,在社会政治上是当时两大阵营相抗衡的产物,而渗透到在经济学界则是源于一些崇尚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学者与凯恩斯经济学的政策主张相抗衡的需要;正因如此,新自由主义就成了新古典宏观流派所使用的专业术语,这包括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货币主义、以拉弗为代表的供给学派、以卢卡斯为代表的理性预期学派、以哈耶克为代表的奥地利学派新自由主义以及西德的弗莱堡学派。在很大程度上,新自由主义的兴起就是那些信奉市场有效的新古典经济学者所推动的,加尔布雷斯写道:经济学家“为竞争注入了一个新的含义,即竞争成为了一个能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概念,而这一点早期的经济学家也赞成。竞争的定义开始逐渐地适应了理想经济社会的要求,它不再是一个描述现实的定义,而是一个促成理想结果的概念。实际上,竞争的定义已经适应了这种理想的要求。”[1]新自由主义的新发展则出现在苏东解体后的20世纪90年代,资本主义的胜利加速了世界经济日益一体化的发展;为此,一些自由至上主义者依据新的历史条件对古典自由主义进行了改造,更加强调市场化、自由化和私有化。而且,这种思潮还进一步朝政治和意识形态方向发展,以致学术理论逐渐蜕化成为资本主义向外输出的意识形态和制度价值,最终孕育出了“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华盛顿共识”构设全球秩序的基本原则就是:贸易经济自由化、定价市场化和企业私有化。

当然,尽管承袭新古典经济学思维的现代主流经济学从自由劳动、自由交换和自由决策等角度来强调维护个体自由的意义,但是,自由从来就不是一个抽象的名词,其内涵本身则是特定历史条件的产物;即使从西方社会的历史演变看,自由主义本身发生了一系列的内涵转变。首先,在18、19世纪,自由主义往往等同于自由放任,要求限制政府的职能到最小,通常被称为旧自由主义或古典自由主义;古典自由主义是为保卫个人权利不受君主和其他统治者的支配而提出来的一种基本哲学,它反对设立公用事业、发放许可证和规定从事某一职业的限制条件、对国际贸易加以限制、移民定额以及使用国家权力来限制竞争等。其次,到19世纪末以降,自由主义丧失了它原来的标记,开始倡导通过政府干预来纠正市场失灵问题,从而出现了改良色彩的自由主义;改良自由主义主张,政府应该进行一定的干预和采取积极措施来保障大众的社会福利,当时大量的干预性立法也大多是自由党政府的产物。“改良自由主义”出现在古典经济学后期,其先驱是西斯蒙蒂,它在坚持民权和自由的同时又乐于依赖公共政策以解决那些市场不能克服的经济问题。显然,由于与崇尚自由放任的古典自由主义(Classical Liberalism)存在很大不同,因而这些自由主义者所发展出的理论又往往被称为被称为现代自由主义或者新自由主义(New Liberalism)。

新自由主义强调的是制度框架内的自由,而不是放任自流,它在随后的100多年内成为英国官方政策的重要基础,并且逐渐将其影响扩展到西欧,引起西方政治思想和政治实践的深刻变化;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福利国家”政策在西方国家兴盛,新自由主义的影响也达到了顶峰。而且,这种改良自由主义对平等的关注不仅体现在国内政策上,也体现在国际关系上。例如,德沃金就指出,越南战争之前一些自我标榜为“自由主义者”的政治家往往持有这样的立场:“自由主义者赞成更大经济平等,赞成国际主义,赞成言论自由,反对新闻审查,赞成种族之间更大的平等,反对种族隔离政策,赞成宗教和国家明确分离,赞成给予被起诉的嫌疑犯更大的程序保护,赞成对‘道德规范’犯规者实施非刑事处理,尤其是对吸毒者和成人间自愿的性关系违规者实施非刑事处理,赞成大胆运用中央政府权力以达到所有这些目标。”[2]但是,越南战争却暴露出了自由主义与剥削之间的隐藏关系,以致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之间的联系也被看作是虚假的;在这种情况下,政治学就开始产生似乎不再区分自由主义立场和保守主义立场的一些论题,政治家们也开始不情愿将自己等同于“自由主义者”或“保守主义者”,而更倾向于把以前被认为是自由主义者的立场和以前被认为是保守主义者的立场结合起来,以致德沃金说,“自由主义曾经是各种不相关政治立场的临时结合体”。[3]不过,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相融合的过程却在里根政府和撒切尔政府中受到抑制,并导致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之间重新开始出现分离,甚至产生了争夺“自由主义”解释权的争论。

随着凯恩斯主义干预政策问题的暴露以及苏东社会主义的解体,西方一部分人士开始向保守主义或古典自由主义回归,并将流行的那种改良自由主义或New Liberalism称为伪自由主义。但是,长期以来Liberalism一词已经被赋予了改良自由主义的内涵,因此,哈耶克等就创造了一个新词Libertarianism来承袭古典自由主义的内涵,而盛行了一个世纪的老牌liberalism则被用来指代当前在美国盛行的赞成社会福利并具有左倾色彩的流派。显然,尽管Liberalism和Libertarianism在中文中都可以译成“自由主义”,但它们在当代社会中却分别代表倾向很不相同的两个思想流派。一般地,在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中,哈耶克、弗里德曼、卢卡斯等人就信奉Libertarianism,而萨缪尔森、阿罗、森等则崇尚Liberalism。当然,这两个词在实际应用中也经常发生混淆,如森一直用Libertarianist来称呼哈耶克、弗里德曼以及诺其克等;但是,哈耶克、弗里德曼等又不愿意将Liberalism称号拱手相送其他流派,从而往往也用Liberalism称呼自己的主张,并以此来与被他们认为是假自由主义的人奋力作战。为此,德沃金写道:“自从18世纪以来,‘自由主义’一词一直被用来描述具有各种政治立场的不同宗派,但是在不同时代在被称为‘自由主义’的不同政治宗派中间并不具有重要的原则相似性。”[4]

正是由于这两个概念往往会发生混淆,笔者更愿意把Liberalism理解为改良自由主义,而将Libertarianism理解为自由至上主义。显然,自由至上主义者(Libertarianist)崇尚市场原教旨主义,在政策上甚至极端地主张自由放任,否定政府的作用,而主张回到早期基于力量决定的社会制度时代,从而与保守主义联系在一起。同时,由于主张国家干预的New Liberalism引发了全球性的经济滞胀以及“福利国家”政策的破产,这些自由至上主义者为了强调其主张与国家干预的改良自由主义之不同,并强调要复兴自由放任的古典自由主义;为此,他们又创造出了一个新的词汇“Neo-liberalism”以与具有改良色彩的“New Liberalism”相区别,并把它称为真正的自由主义。显然,在漫长的历史中,如果说“新自由主义”曾经是改良主义的习惯称呼,其对应的英文为“New Liberalism”;那么,基于对自由主义概念的否定之否定的认识,“Neo-liberalism”就应该更恰当地被称为“新兴自由主义”,它对应20世纪70年代后逐渐流行的、主张回归古典的自由放任主义的自由主义思潮。不幸的是,当前国内诸多学人却不察历史,而广泛地使用 “新自由主义”一词来指称“Neo-liberalism”思潮,从而导致了概念进而认知上的混淆。

这种自由至上主义的“新兴自由主义”倾向于简单地将基于力量和供求决定的市场经济等同于自由经济,其经济政策也是简单地主张市场规则和自由放任。为此,新自由主义秩序的捍卫者宣称,美好生活总会遍及到广大民众,只要加剧这些问题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畅行无阻。在政策上,新自由主义思潮坚持市场原教旨主义,认为市场机制可以自发地引导社会分工的扩展;但是,市场机制根据力量对比来决定利益分配,从而产生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的马太效应,最终导致有效需求与产品供给的脱节。在理论上,新自由主义思潮热衷于方法论边际主义,认为边际原则可以有效地调整生产和消费而实现社会均衡;但是,方法论边际主义基于完全理性来构建形式优美的数理模型,从而看不到人类固有的有限理性和有限认知问题,最终忽视现实中已经日益累积的问题。事实上,“华盛顿共识”下的试验地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拉美国家出现在整个20世纪80、90年代却几次三番地出现严重的经济社会危机,而依此推行的“休克疗法”式经济转轨使得俄罗斯以及其他愿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经济专柜过程中陷入了长期的经济衰退和社会动荡。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近年来全球环境的日益恶化以及经济衰退和危机的一再出现就是对这种市场秩序的有效性之证伪,因此,我们也必须对“新兴自由主义”思潮及其政策作出新的反思。

可见,从历史的发展来看,自由主义的内涵以及相应的社会政策本身就具有不断复杂化的发展趋势:从某种意义上讲,19世纪中期以后的改良主义者所使用的“新自由主义”相对于“古典自由主义”是一种复杂化的发展,而当前流行的“新兴自由主义”却又回到了原先那种简单化状态。不幸的是,当前国内诸多学人却很少认真地梳理社会发展史,而广泛地将20世纪70年代以后才兴起的简单化自由放任思潮等同于自由主义,或者偏误地赋予其“新自由主义”名称以显示其进步性和时代性;结果,就造成了对自由主义真实内涵的误解,这不仅与自由主义的复杂化内涵背道而驰,而且直接推出了与社会发展相逆的系列政策。事实上,正是由于“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泛滥,导致了市场原教旨主义的盛行,它将市场活动建立在自然主体之间的互动和竞争之上,从而导致收入分配的不公和马太效应的盛行,最终加剧了社会矛盾和对抗。

  评论这张
 
阅读(80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