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复杂自由主义的人本关怀  

2012-03-12 09:07:26|  分类: 政治、民主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杂自由主义的人本特性及其社会信念

上面的分析表明,我们不能简单地用单一的维度来判断一个理念、一个政策乃至一个学者是否属于自由主义,而是要洞见自由内涵的不断发展性和日益复杂性,这就是复杂自由主义的基本态度。一般地,作为一个真正的学者,应该对任何思潮都持守一种开放的态度,并积极吸收其中的有益养分,从而也就不能且不应被贴上简单自由主义的标签。事实上,尽管人们往往倾向于简单化理解一些概念,并根据这种简单化概念给那些思想大家贴上某种一元主义的标签,如自由主义者或反自由主义者、激进主义者或保守主义者、个人主义者和社群主义者、经验主义者或理想主义者;但是,当真正具体到个人的哲学倾向时,我们常常会会发现,这种简单化的标签往往是非常困难的。例如,人们往往会把哈耶克归属为保守主义一类,但哈耶克本人却极力否认;再如,斯密开创了古典自由主义,但他显然又不是纯粹的自由放任者;同样,柏拉图往往被视为集权主义的师祖,但他实际上在寻求某种理性自由主义,或者说寻求一种自律性的自由。在被问到是持自由主义立场还是社会民主主义立场时,秦晖曾说:“我坚持的是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都肯定的那些价值,而反对那些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都否定的价值。”[1]在某种程度上,笔者不仅充分认识到市场机制和组织机制在经济活动中的积极功能,同时也清楚了解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的现实存在;因此,笔者强烈主张抑制政府的恶,但所持的自由主义也并非时下流行的那种强调私有化和市场化的自由至上主义。

事实上,自由主义的一个重要特色就是:对个人权利的尊重,反对以“公意”的借口对个人权利的损害;无论是诺齐克、罗尔斯还是德沃金、桑代尔等都是如此,只不过对个人权利的不同认知以及偏重而形成了不同价值主张。当然,个人权利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其内涵往往随着社会发展而不断丰富。为此,复杂自由主义强调,我们不应持守某种先验的信条,而是要关注弱势者的需求和社会福利问题。德沃金就认为,凡是持如下立场的人都是自由主义者:在经济政策方面,自由主义者要求通过累进税制实现的福利和其他再分配形式减少财富上的不平等。他们认为,政府应当干预经济以便提升经济稳定,控制通货膨胀,减少失业,提供其他办法提供不了的各种服务,不过,在投资、生产、价格和工资方面,从自由冒险到全面集体决定,他们赞成一种务实的有选择的干预而反对激进变革。他们支持种族平等,赞成政府通过限制在教育、居住、就业方面的公开歧视和私下歧视加以干预,以保障种族平等。[2]

在很大程度上,真正的学者和知识分子往往都在为人类社会的发展而作艰苦探索,关注人的自由和发展;因此,他们不仅复杂自由主义者,而且也是人本主义者。例如,很多现代自由主义者往往都会将个人权利与平等联系起来,强调自由与平等的一致性;同时,他们不仅关注私人领域的权利平等,而且关注公共领域的权利平等。在某种意义上,人本性也就是复杂自由主义的根本特性,复杂自由主义者也都是人本主义的自由主义者,它关注的不是抽象的自然权利,而是把权利置于具体的社会历史背景中,特别关注弱势者的应得权利。事实上,无论是西方的苏格拉底、马克思、卢梭还是中国的孔、孟、墨、朱诸贤,他们都关注弱势者利益的保护,从而都是人本主义者。特别是,作为一个“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的真正知识分子,都不是那种从个人私利出发来进行政策判断和行为选择的经济人,而是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尽管他们对社会发展的方向特别是路径上存在不同的看法。正因如此,这些知识分子往往既不会谄媚于当局,也不容易屈服于权势者的淫威,在某种意义上,“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就是知识分子的真正本色。

同时,大多数思想者尤其是那些博学的思想大师往往都拥有多元化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复杂自由主义不是一种单一的意识形态,而是一种价值多元主义,或者是一种价值混合主义。就笔者而言,在政治领域,主张个体间的平等、民主,主张对每个生命的尊重,强调思想、言论和新闻的自由,而反对任何少数的强权和专制,也反对任何的多数暴政,反对那种以“公意”的名义来损害个人自由的行为;在经济领域,承认国家干预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强调对弱势者的经济关注,而不相信个体利益与集体利益之间存在自然的和谐一致,不相信“无形的手”能够有效地协调社会个体之间的互动行为,不相信完全竞争能够实现帕累托有效的社会福利改进;在文化领域,信奉儒家重视社会和谐和合作的理念,推崇“尽其在我”的社会责任文化,践行“为己利他”的行为方式,而反对西方社会中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反对盲目征服、扩张和竞争的倾向,反对因工具理性对交往理性的排斥。因此,如果非要贴上某种词汇的标签的话,那么,根据流行的观点,笔者是政治上的自由主义者、经济上的干预主义者和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尤其是,笔者一直在致力于关注弱势者的应得权利,关注社会公权利和金钱权利对弱势者权利的现实侵害;因此,人本主义可以且应该成为笔者更好的标识,是人本主义的自由主义者。

然而,尽管自由主义的内涵越来越丰富、复杂,但当前社会中却流行着两种极端化思潮:市场自由主义和国家干预主义;而且,由于两者所体现了利益要求是不同的,因而分别受到不同群体的支持和倡导。一般地,市场自由主义往往会受到广大工商业主以及保守(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支持:一者,市场自由主义承认了金钱势力在社会博弈中的合法性而排除了其他力量的要求,这显然对那些在市场交易上处于优势地位的工商业主是有利的;二者,这种社会不大会出现大的振荡而有助于维护社会稳定,这显然比较适合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保守(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之口味。相反,国家干预主义则往往受到上层官僚集团以及激进(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支持:一者,国家干预主义提高了政治权力、地位以及其他特权在社会博弈中的合法性而抑制了金钱权势的要求,这显然对那些在政治交易上处于优势地位的官僚集团是有利的;二者,这种社会的发展方向往往由那些拥有影响力的精英来引领,这些社会精英可以根据自己的理想来对社会进行规划和建构乃至激进的变革,这显然比较适合那些信奉社会改造和具有强烈建构理性的激进(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之口味。

当然,上述情形是两个极端,而广大社会大众和人本(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则择其中端:一者,广大社会大众希望有选择自己工作和生活方式的自由而不希望受到其他力量的压力,同时又希望自己在市场中的弱势地位受到一定的保护和扶持;二者,这种社会保障个体可以自由地发表他们的思想,选择他们自己的工作方式,选举他们认可的领导人,同时又通过系列的公共制度来缓和自由放任对弱势群体可能造成的伤害,因而也受到重视思想自由和关注人之福利的人本(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欢迎。事实上,人本主义者既不满于现实中的种种不公平现象而希望对社会进行改良,同时又担心建构主义的乌托邦对社会造成的震荡。因此,他们努力提防两类权力的集中:一是公权力的集中而导致政治权力的危害,二是自然权力的集中而产生的金钱权力的霸权。正是基于这种考虑,笔者致力于从伦理塑造角度来理顺和夯实公共领域中的互惠协作关系,通过推进社会制度的渐进变革来促成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事实上,自由主义的演化史与财产权利的发展轨迹是相辅相成的:财产权利的不断积累和集中使得人们认识到,不能静态和抽象地看待个人自由,不能简单地强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相反,应该将自由与平等正义结合起来,将市场经济与社会公平和人文关怀结合起来。因此,这种人本主义也体现了复杂自由主义的基本理念。

  评论这张
 
阅读(9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