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个税体系应该实行分权  

2011-08-02 15:10:21|  分类: 公共财政改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税体系的分权制构想

迄今为止我国的税收政策都是一刀切的,全国设定统一的起征点,即使目前正在审议的方案中没有考虑差异化的问题。显然,这种“一刀切”的税收体系对一个地域广阔、差异明显的中国社会就带来了实质不平等问题,因为统一的税基和税率没有考虑经济水平和生活水平的起点差异,从而产生了“西部叫好、东部叫苦”结果。一者,我国各地区目前的社会经济极其不平衡和收入水平也相差巨大,以致统一个税制下经济最发达的东部沿海区域就承担着全国个税的基本构成。例如,中国税务年鉴的资料显示,上海、北京、广东、江苏、浙江这5个省份的个税收入之和几乎占了全国个税总收入的一半:2001年占48.66%,2008年占全国的49.81%,2010年占50%。二者,各地区目前的基本生活成本(包括物价水平以及住行费用等)也相差巨大,相同的收入水平在不同地区的所带来的实际生活水平或福利水平是明显不同的。例如,广州市2010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25011.61元,按国家公布的每个收入者赡养1.93人计算,实际生活费用开支就已达到4022.7元,远高于调整草案的3000元减除费用标准。[1]

事实上,无论是区域之间还是城乡之间,当前中国社会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成本都非常悬殊:在一些一线城市的工薪阶层在获得相对高额工资的同时,也承受着高昂的生活成本之累。例如,根据全球最大的人力资源咨询机构“ECA国际”的全球生活费用指数排名显示,2009年,北京、上海、香港成为继日本东京、名古屋、横滨、神户四市后亚洲生活消费最昂贵的城市,全球排名为26、28和29位,深圳、广州也晋升亚洲生活成本最昂贵的前10强城市名单,而天津、大连、沈阳、青岛、成都、苏州、武汉、厦门、西安、南京等也晋升亚洲生活消费指数排名前30名;[2]2010年,中国大陆有15个城市进入生活成本最高的全球240个城市名单之中,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沈阳、天津、大连、青岛、重庆、苏州等。[3]因此,“一刀切”的个税体制没有考虑到不同地区的具体负担差异,从而难以体现以人为本,量能纳税,税负公平的个税设计原则;同时,“一刀切”的个税体制导致了东部地区的人们在实质上贴补西部,尤其是,迄今为止的个税主要源自工薪阶层,而东部地区工薪阶层的较高收入主要源自其更高的生产率或劳动支出而非转移收入或资产收入。

基于上述分析,个税体制应该否弃“一刀切”思维而应实行“差异化”政策,其中一个基本思路就是在个人所得税上也在中央和地方之间进行分权:中央只针对少数高收入的人士(如5%的人口甚至3%的富人)征收边际税率,而地方政府则对本地区的平均收入以上者征收单一税或低档边际税率。一者,国税的征税对象主要定位为年收入在15万或20万元以上的高薪阶层,这也应构成个税的主体。事实上,2009至2010年度香港收入最高的10万人承担了66.2%的薪俸税(类似内地个税),2008至2009年度收入最高的10万人则缴纳了67.5%的薪俸税,而其他很多人无须缴纳薪俸税。[4]二者,地税的征税对象则主要是所有年收入在2万、3万或5万元以上人士,这只是作社会收入调节的补充。同时,地税所征收的个人所得税的税基、起征点和税率都有明确的界定:税基是国税征税的最低收入与地税征税的最低收入之间的范围,具体起征点或税率分级以及税率大小等则由各地根据本地域经济发展水平所确定的:1.起征点和税率应该与本地区的平均收入水平以及消费水平挂钩,2.最高边际税率不能超过国税对高收入人士所征受的最低边际税率。当然,如果具体起征点和税率等都由地方决定,那么,也很有可能会激发地方的扩权主义行为而损害居民的利益;不过,这在现代社会极其畅通的信息流通系统中很大程度上也是可以避免的,因为居民可以方便地获悉其他地区的相关规定,并通过舆论等形式对地方政府形成压力,毕竟民意在现代社会中以及官员的升迁中已经日益凸显。

一般地,分权制个税体系主要基于这样的基本理论:

一者,就中央政府的所得税征收而言。中央政府关注的是全国性收入增长的不平衡和初始分配地区间收入的不正义以及促进全局性的经济平稳和持续发展,而最高收入阶层的收入很大一部分是利用了中央政府的政策资源以及低廉而属于全国人民的自然资源。例如,东部发达地区的企业在当今市场竞争中之所以具有巨大的成本优势,就在于它们借助国家政策利用了西部供应的廉价能源和资源,也利用了来自西部地区的廉价劳动力,而那些年收入百万元以上的企业主和高层管理者的收入很大一部分就源自西部人们的收入转移。因此,中央政府对此类高收入人士的征税并用于全国的经济发展规划,不仅是全局性社会正义的展现,而且也有利于全国的经济平衡和可持续发展。事实上,由于我国的富豪主要集中在东部发达地区以及一些大城市,如数据显示,仅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山东、福建、天津、深圳、宁波、青岛、厦门等12个沿海省市的个税申报就占了全国申报总人数的81%,而在首次申报中上海一市就有23.8万人申报;因此,政府对高收入阶层征税基本上也就可以实现全局性的社会正义以及全国的平衡和可持续发展。同时,中央政府只对高收入阶层征税也不会影响国家对宏观区域平衡发展的调控:一者,2010年4800亿的个税收入只占全国税收总量的7%左右,再少一些也无伤大雅;二者,政府可以加大对奢侈税、资源税、环境税等的征收,而这些都是影响全国经济发展和全局性社会正义的重要内容。

二者,就地方政府的所得税征收而言。地方政府关注的是区域性收入增长的不平衡和初始分配地区内收入的不正义以及促进本地区的经济平稳和持续发展,而较高工薪阶层的收入往往是利用了地方资源以及相应政策所提供的竞争优势,同时也享受地方政府提供的公共品和其他社会福利。因此,地方政府对此类人士的征税并用于本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区域规划,不仅是区域性社会正义的展现,而且也有利于本地区的经济平衡和可持续发展。正是由于这部分人士的收入主要源自于地方资源以及本地区其他更低收入群体的转移,而相对于其他地区的劳动贡献无关;因此,如果中央政府征收此部分所得税并用于全国范围内的全局性规划,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以东部沿海人士的劳动收入来贴补中西部人士,从而缺乏应有的正义基础。当然,在现行的个税体系中,尽管个税统一由中央政府以国税的贸易征收,但个人所得税的一部分会留存给地方政府,如2010年上海国际税务管理处所征收的653亿元个人所得税中就有261.2亿元留存上海;但是,这种留存的数额往往是中央和地方进行博弈的产物,从而缺乏一定的合理原则和理论基础,而这里提出的分权制个税体系则弥补了这一理论缺憾,并使得中央和地方对个税的分享更有依据、更加规范。

其实,分权制个税体系也并非完全新颖的,在很多国家的个税体制沿革中都曾出现过一些变形的分权制。例如,美国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包括县和市镇政府)都征收个税,其中,大头归联邦政府,而地方政府则取小部分;目前,美国征收个税的州有43个,其中7个实行单一比例税,税率一般在3%~5.3%左右;34个州实行累进税率,最高税率达10%;新罕布什尔州和田纳西州只对个人红利和利息征税。但与本文提倡的分权制个税体系不同的是,美国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是对个税重复征税,因此,尽管目前美国联邦政府的最高税率是35%,但是,一些州的纳税人所交纳的联邦个税和州个税综合税率会高达46%以上。再如,日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也分别对工资、房地产和股票等收益征收个税:其中,目前中央政府的最高税率为40%,而地方政府则实现税率为10%的单一比例税;因此,日本个税的最高边际税率也要超过50%。同样,加拿大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也重叠征收个税,尽管联邦政府的最高税率为29%,但有的省实行累进税率最高达24%,且没有免税额;因此,加拿大有的省的纳税人个税最高税率在53%以上。此外,丹麦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也重复征收个税计征,中央政府采取最高为15%的累进税率,地方政府采取23%~28%之间的单一比例税率,还要另征8%的健康税;因此,丹麦个税的最高边际税率也达51.5%。[5]显然,这里构设的分权制个税体系与美国等国所实践的税收体系最大不同就在于:它将不同处于税率档次的收入之征税权在国税和地税之间作明确划定,从而避免重复征收。譬如,国税只对月收入1万元以上者征税,而1万到2万之间的边际税率为15%;而地税只对月收入5千至1万元间的人士征税,其边际税率为10%。此时,一个月收入2万元的个体所应缴纳的税收就是:国税(2万元-1万元)*15%=1500元,地税(1万元-0.5万元)*10%=500元,他总共缴纳的个税为2000元。

可见,当前中国个税体系调整的基本方向应该是:逐步提高低收入阶层的免征额,降低中产阶层的税赋,扩大高收入阶层的边际税率;同时,实行中央和地方的分权制:着眼于全局性社会正义和宏观经济效率的国税的征税对象应该主要集中在高收入阶层,而中低收入阶层的税赋应该由地方弹性决定。目前税收体系的症结在于税法的执行:如果存在一个相对完备且有效率的税法执行体系,那么,中国社会个税的征收对象就应该集中在高收入阶层;而且,如果在避税被最大化地限制的情况下,仅仅高收入阶层的税赋就足以与目前全部个税转而相当,甚至还会更多。事实上,截至2010年3月31日申报期结束,全国共有2689150人到税务机关办理个人所得税自行纳税申报;而且,这个数额是明显低报的,真实数额要数倍之多。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以见一斑:一者,申报者主要是在金融、保险、电力、电信、大专院校等领域的工薪阶层,而私企老板、房地产商申报者偏少;二者,江苏省财税部门的2010年度全省个人所得税的分析资料数据显示,在江苏缴纳个税的人群中,月收入为2万-4万元的群体仅为7000人,而月收入为4万-6万元的人群居然只有1916人。[6]事实上,截至2009年底,中国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中小企业就已达1023万户,此外还有数量更多的个体工商户;[7]同时,波士顿咨询集团2011年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百万美元富翁家庭的数量已经达到了111万户,仅次于美国和日本而名列全球第三。[8]因此,综合各种因素考虑,我们可以合理地估计,中国年收入超过20万元的人口会超过1000万,他们的应税总额也应该接近或超过目前的全部个税4800亿元。




  评论这张
 
阅读(794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