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发达国家的个税体系与我国不具有可比性  

2011-07-06 07:56:37|  分类: 民生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国的个税体制改革能否及如何借鉴他国经验

--兼论个税体系上的国际可比性

 

现代主流经济学强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并将收入再分配视为非正义,主要是因为,它把市场收入看成是劳动贡献的报酬,从而体现了所有者的应得权利。问题恰恰在于,基于市场机制的纯粹初始分配收入既不是公正的,也不是有效的,从而就有收入再分配的必要。一般地,初始分配的不正义体现在:一者,劳动收入的决定往往不是基于劳动贡献原则,而是基于社会力量原则;二者,即使可以依据劳动贡献原则来进行收入分配,它也忽视了人类个体的自然不平等带来的不正义。初始分配的低效率体现在:一者,由于个体的有限理性和有限认知以及自然秩序中的利益冲突,从而导致一些不存在帕累托改进的变和博弈领域很难实现最大化的合作租金;二者,由于路径依赖效应以及马太效应,初始的细微差异可能导致最终收益分配的悬殊格局,从而导致一些具有帕累托改进的情形实际上无法有效推进。

正因如此,基于初始分配的收入状况,收入再分配就有这样两个基本依据,实现两个基本目的:一是基于正义原则,通过收入再分配实现因贡献与收入不相称的补偿正义和因自然不平等的纠正正义;二是基于效率原则,通过收入再分配来促进利益更为均等的帕累托改进和增进个体间进行合作最大化机会。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正义原则和效率原则本身就是互补、共生的:缺乏正义的分配必然不可能促进持久的效率提高,而正义原则的维持也要以效率提高为前提。显然,当前在探讨个税体制改革时,应该将个体所得税制与收入再分配结合起来,从而实现社会正义和提高社会效率;同时,考虑到国内的初始分配收入存在严重的不正义性,当前个税体制改革的立足点应在于:适当降低中低收入者的税收负担,同时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调节力度。不幸的是,主流的分析思维不是通过这种本质角的对比来剖析现实问题,而是努力“借鉴”他国经验,把他国的制度安排视为合理的;为此,一些学者极力否定个税的收入再分配功能,主张降低边际税率层级,甚至主张所谓的单一比例的“平税制”。问题是,我国的个税体系与这些国家果真具有可比性吗?是以本文就此作一剖析。

首先,就源自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东欧诸国的“单一比例制”经验而言

一些学者之所以主张“平税制”,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前苏联和东欧诸国在社会主义体制解体后广泛实行“平税制”,并似乎提供了成功的经验。例如,1994年爱沙尼亚率先实行税率为26%的单一税制,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则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分别实行税率为33%和25%的单一税制,俄罗斯于2001年开始实行税率为13%的单一税制,塞尔维亚2003年实行税率为14%单一税制,乌克兰2004年采用税率为13%的单一税制,罗马尼亚2005年采用税率16%的单一税制,等等。如下表显示了俄罗斯的个税改革历程。

1995年俄罗斯自然人所得税税率结构变化[1]


1993-1994年

1995年

1996-1997年

1998-1999年

2001年

应税收入

(万)

税率

(%)

应税收入

(万)

税率

(%)

应税收入

(万)

税率

(%)

应税收入

(新卢布)

税率

(%)

税率

(%)

100以下

12

1000以下

12%

1200以下

12

2以下

12

 

 

 

 

13

100-200

20

1000-5000

20%

1200-2400

20

2-4

15

200以上

30

5000

30%

2400-3600

25

4-6

20

 

3600-4800

30

6-8

25

4800

35

8-10

30

 

10以上

35


但显然,这个理由是难以成立的,因为它不仅忽视了俄罗斯以及东欧诸国已经逐渐暴露出来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忽视了这些国家所面临的独特形势及其与当前我国国情的差异。

一者,俄罗斯和东欧诸国在经济转型期间面临着严重的财政困境,其税制改革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增加财政收入,而不是缩小收入差距和改善民生;但是,中国目前没有增加财政收入的压力,个税体系调整的目的不是为了追求税收最大化,而是为了缓解日益扩大的收入分配带来的社会矛盾。如下图显示了我国税收总量的增长势头、

资料来源:http://app.finance.ifeng.com/data/mac/year_idx.php?type=063

二者,俄罗斯和东欧诸国的单一税制实际上也拉大了收入差距,如俄罗斯最高收入的10%与最低收入的10%平均所得在2007年差距16倍,高于欧洲平均水平6到8倍,并已经引起了社会越来越大的矛盾;与此同时,由于中国的改革开放更早,那些富豪利用法律规范的缺陷和市场体制的不健全积累了更多的财富,收入不平等所引起的社会矛盾更为深刻。

三者,一般地,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升,人们更热衷于追求政治和经济地位的平等,促进收入分配正义以保障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就是政府的重要职能;显然,当前中国的经济水平已经处于比大多数东欧国家更高的层次,从而更应该关注分配正义和社会民生问题。如下表就显示了各国社会保障占财政收入的比重。

各国社会保障占财政收入的比重之变化


国家和地区

2000

2004

2005

2006

2007

 印    度

0.05

0.24

0.18

0.15

0.13

 斯里兰卡

1.67

1.08

1.19

1.28

1.48

 蒙    古

 

 

 

10.91

8.65

 泰    国

 

4.86

4.89

4.70

4.81

 伊    朗

11.48

12.96

10.44

12.42

11.70

 以 色 列

15.22

16.85

16.55

15.91

15.72

 南    非

2.07

2.12

2.03

1.99

1.86

 韩    国

13.31

15.82

16.17

16.17

15.11

 墨 西 哥

10.48

 

 

 

 

 阿 根 廷

 

16.56

 

 

 

 委内瑞拉

3.50

2.54

2.20

 

 

 俄罗斯联邦

28.80

 

17.72

19.14

19.24

 乌 克 兰

30.42

37.88

35.40

35.43

37.12

 波    兰

 

39.11

37.83

37.25

36.28

 捷    克

46.51

45.43

45.72

46.15

45.35

 西 班 牙

41.27

48.59

48.06

46.83

45.64

 意 大 利

33.16

35.10

35.96

34.31

34.95

 加 拿 大

22.21

23.08

22.42

22.26

21.25

 法    国

41.36

42.39

41.87

42.27

42.62

 荷    兰

39.03

36.86

34.15

35.04

34.12

 德    国

57.25

59.24

58.21

56.90

54.94

 英    国

19.12

21.63

21.74

21.32

21.20

 美    国

 

39.38

36.81

35.34

35.01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

http://www.stats.gov.cn/tjsj/qtsj/gjsj/2009/t20100409_402633229.htm

其次,就源自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西方发达国家简化税制的改革趋势而言

二战后,西方国家普遍实行了关注贫困和重视民生的收入再分配政策,因而往往实施非常高的税率层级和最高边际税率。例如,1981年美国个税实行15级超额累进税率,最高税率为70%;1978年英国个税实行11级超额累进税率,最高税率为83%;20世纪70年代日本个税实行19级超额累进税率,最高税率为75%(曾一度高达93%)。事实上,50、60年代哈耶克就承认,“在今天,人们几乎已经普遍承认通过累进税实行收入再分配是公正的”,以致即使那些同情其观点的人“也会认为我有关征税的观点是教条的,极端的,不切实际的”。[2]但是,自80年代新古典经济学宏观派取得支配地位,哈耶克的学说得到了大肆传播;于是,由美国的里根政府和英国的撒切尔政府带头,整个西方世界开始掀起了一股个税体系改革浪潮:税率层级大幅度减少,最高边际税率大幅度降低。

20世纪八、九十年代部分国家个人所得税税制改革情况[3]


 

最高边际税率(%)

税率级次(级)

国家类型

改革前

改革后

降幅(百分点)

改革前

改革后

减幅(级)

美国

70

33

37

11

3

8

发达

比利时

72

55

17

13

7

6

发达

英国

60

40

20

6

2

4

发达

加拿大

34

29

5

10

3

7

发达

日本

70

50

20

11

5

6

发达

匈牙利

60

48

12

11

5

6

转轨

克罗地亚

 

 

 

10

2

8

转轨

巴西

45

25

20

   9

3

6

转轨

印尼

50

35

15

 

 

 

转轨

菲律宾

60

32

28

 

 

 

转轨


问题是,西方这种简化税制的改革实践并不成功,事实上,20世纪70年代后,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内部的收入分配差距都在不断拉大,社会矛盾日益尖锐。一般地,我们可以将贫困界定为:社会中中等收入水平的一半。按照这一标准,在近半个世纪来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的贫困比例都在持续上升:例如,美国1967年这一比例是18%,但1997年则上升到了23%。[4]

世界主要国家的收入分配变动趋势

其三,就主张简化税制的其他理由而言

一些学者主张累进税制会降低高收入者的劳动热情,在很大程度上,这也是承袭了哈耶克和弗里德曼等人的观点;例如,哈耶克就宣称:“随着某人的收入在增长,若要诱使他付出同样的边际努力,以夫家收入衡量的激励必须增加。这也许会把我们推至拥护累退税的立场,但肯定不是拥护累进税的立场”。[5]显然,这种分析是在利用闲暇和劳动支出间的替代关系来寻求最优税率,但这明显是一种臆想;究其原因,闲暇效用本身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不确定的心理因素,人们往往追求的是社会相对效用。更不要说,目前国内那些高收入阶层的高收入主要源于分配规则而非劳动贡献,他们实际获得的收入往往要远大于其劳动贡献。试想,在这种高收入本身就是源自其他人的收入转移的情况下,这些富人会因为边际税率从40%上升到了60%就不要那些多余的收入了吗?恰恰相反,即使针对高收入阶层的边际税率达到了99%,他们获得的税前收入越高,缴税后的实际收入也越多,这是绝大多数富人所愿意接受的“惩罚”。[6]

此外,国内一些学者提出简化税制的另外理由还包括,减少税率层级可以省却征收的麻烦,而减低最高边际税率则有助于降低高收入者避税的动机,从而有助于促进税收收入的增加。但是,这一系列的理由也都是不成立的。一者,就累进制征税的麻烦而言,只要税基确定以及税收计算体系完备,累进税制和单一税制运行起来一样简单、方便,因为税收是专门机构的专业人士运用专门程序计算的,而不需要个人计算。二者,就富人的避税动机而言,这更是对强化和完善税法的执行机制提出了要求,而不能因此而损害税收的公平正义要求;况且,如果征税的执行体系不健全,在累进税制下富人会逃税、避税,那么,在税率为20%或者25%的单一税制下这些富人就不会逃税、避税了吗?

最后,就一些学者反对通过税收来实现收入再分配的观点而言

这些学者反对税收介入收入再分配的一个重要理由是:当前中国的个税总额是非常小的,不足以承担税收入再分配的功能。但这一理由根本是不成立的,逻辑结论恰恰相反。一般地,税收主要有两大作用:一是通过优化资源配置来促进总体经济和区域经济平衡发展,二是通过差别性征税以调节收入分配;前者往往需要大量的资金,后者则主要跟税制安排和执行强度有关。显然,正因为中国个税总额很小,它就难以承担社会经济宏观平衡发展的功能;同时,正因为中国个税占税收总额的比重较小,其他税收收入或者其他财政收入就足以承担起社会经济宏观平衡发展的功能。正因如此,我国的个税征收主要是承担收入再分配的功能,如果连这一点功能也不承担的话,那么索性就不要征收个税了。关于这一点,可以从下表看出:一者,尽管随着个人所得税的开征和改革,个税总额和占税收收入的比重都取得了快速增长,但由于我国政府存在税收以外的大量财政来源,因而迄今个税总量并不很高,占税收收入的比重也不到7%;二者,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新型税费的开发,国家财政收入越来越充裕,从而也就不需要个税在为经济建设提供资金来源中承担重要角色。

资料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0年》,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2010/indexch.htm

各国的税收结构:各项税收的比重


 

个人所得

+工资税

公司所得税

财产税

货物和服务税

国际贸易税

其他税

印    度

16.2%

27.1%

0.1%

37.7%

18.9%

0.0%

马来西亚

15.0%

48.8%

0.3%

28.9%

7.5%

……

印度尼西亚

33.8%

8.2%

5.2%

47.8%

4.5%

0.6%

韩    国

24.0%

22.0%

5.4%

37.1%

4.6%

6.9%

新 加 坡

42.6%

7.4%

34.9%

0.0%

14.9%

以 色 列

32.9%

21.1%

2.2%

42.6%

1.2%

0.1%

南  非

30.3%

28.1%

2.1%

34.9%

4.6%

0.1%

墨 西 哥

43.2%

 

78.6%

5.1%

0.9%

阿 根 廷

7.7%

17.0%

11.5%

37.4%

20.3%

6.1%

俄罗斯联邦

1.5%

10.5%

0.0%

44.1%

45.2%

0.0%

白俄罗斯

0%

9.9%

 

55.1%

27.3%

7.7%

乌 克 兰

0%

28.6%

 

62.0%

9.4%

 

捷    克

19.0%

21.4%

3.0%

57.7%

 

 

波    兰

17.9%

11.3%

 

69.8%

0.8%

0.1%

西 班 牙

35.4%

32.4%

0.1%

32.1%

 

 

意 大 利

44.1%

13.3%

0.1%

34.8%

0.0%

7.7%

法    国

38.1%

13.6%

4.3%

45.0%

0.0%

0.0%

荷   兰

32.0%

15.0%

5.2%

47.7%

0.0%

0.0%

英    国

39.0%

12.4%

10.3%

38.2%

0.0%

0.0%

澳大利亚

45.9%

25.8%

0.0%

25.4%

2.1%

0.0%

新 西 兰

48.4%

18.0%

0.0%

30.2%

3.2%

0.0%

加 拿 大

54.5%

19.2%

0.0%

21.5%

1.7%

0.0%

美 国

71.0%

20.7%

1.9%

4.4%

1.9%

0.0%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政府财政统计数据库,这里是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统计局网站的公布数据计算,http://www.stats.gov.cn/tjsj/qtsj/gjsj/2009/t20100409_402633219.htm

注:1.墨西哥的数据是2000年,马来西亚的数据是2003年,印度尼西亚、阿根廷和印度的数据是2004年,俄罗斯联邦的数据是2005年,美国的数据是2008年,其余各国的数据均是2007年;2. 由于新加坡的数据中没有区分个人和公司所得税,以色列的公司和其他企业的所得税数据则经过了调整。

结论

上面的分析表明:1.中国的经济和税收环境与西方社会相差很大,其个税安排体系缺乏可比性。一者,前苏联和东欧诸社会主义国家自20世纪90年代实行“单一比例税制”的主要目的是增加税收以弥补财政不足,而增加税收不是当前我国个税改革的目的;同时,俄罗斯以及东欧诸国的税制已经在不断拉大收入分配,而这正是当前我国需要解决的问题。二者,西方发达国家自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进行简化税制的改革主要是源于新自由主义思潮,这种改革并没有缩小财政赤字,相反导致收入差距持续拉大,社会矛盾日益尖锐。2. 当前我国的个税征收主要是承担收入再分配的功能:一者,中国个税总额很小,它难以承担社会经济宏观平衡发展的功能;二者,正因为中国个税占税收总额的比重较小,其他税收收入或者其他财政收入就足以承担起社会经济宏观平衡发展的功能。3.当前中国个税体系调整的基本方向应该是:一者,逐步提高低收入阶层的免征额,不仅免征税基应该随着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提升而不断提高,而且,中国社会因存在大量国有企业而应设定比大多数欧美国家更高的相对免征税额;二者,降低中产阶层的税赋,这不仅是出于社会正义和壮大中产阶层的需要,而且对中产阶层的相对税赋也应该比大多数欧美国家要低;三者,扩大高收入阶层的边际税率,不仅基于社会正义的考虑而累进制税率应随收入提高而不断递增,而且,中国社会的初始分配收入更不正义而将设定比比大多数欧美国家更高的最高边际累进税率。

  评论这张
 
阅读(17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