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当前个税体制改革谬在何处?  

2011-07-25 09:15:53|  分类: 公共财政改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于再分配正义的个税体系构设

根据上面的分析,当前个税体系的调整就应关注这样几点。一者,中国的税率应该低于西方发达国家。究其原因,中国存在大量占有大量属于全民所有资源的国有企业,国有企业上交的大量利润(租金)实际上是人们的变相税赋;事实上,个税仅占我国税收总额的很小一部分(7%左右),却构成西方发达国家税收总额的主要部分,[1]如2009年日本中央政府个税占财政收入的33.8%,是联邦澳大利政府的个税约占财政收入的66%。[2]二者,外籍人士承担的税率应该高一些。究其原因,外籍人士尽管可以自由地参与开放市场中的交换,但因不具有成员资格而不应享有属于国民的资源,[3]从而就没有像国内工薪者一样已承担变相的赋税;事实上,中国1980年开始推行个人所得税就是针对外籍高薪人士,但目前的个税体制却似乎有悖于正义要求:外籍人士往往享受更高的优惠,如他们的税收起征点是4800元,而中国公民的税收起征点则是2000元。三者,中国的征税对象应该主要锁定高薪阶层。究其原因,中国法律制度和市场机制的不完善使得初始分配收入的不正义性更为突出,高薪阶层的收入更多地是源于不公正的分配规则而不是他所作出的贡献;事实上,在当前社会,收入越高的富人得益于社会分配体制的因素越大,从而应该缴纳越多的税赋。四者,中国社会的中产阶层所承担的税赋不应太高。究其原因,中产阶层和低收入阶层都是工薪劳动者,他们的初始分配收入都低于其所支出的劳动或创造的贡献,只不过因劳动贡献不同而出现收入的差异;事实上,基于社会正义的考虑,应该缩短中产阶层的税率层级,降低他们的边际税率。

同时,当前我国个税的税率层级应该增加而不是减少。究其原因,这是为了更好地实现纠正正义和补偿正义,同时,也是一个国家或社会的税法体系日益成熟、执法机制日益健全的表现;例如,目前新加坡就实行13级超额累进税率。而且,即使考虑到目前征税体制的不健全以及避免根据的多元化,应该压缩的税率级数也主要是年收入在6万-30万元间的中产阶层,而应该扩展高收入阶层的税率级数,以更好地调整社会收入分配。实际上,20世纪80年代后,西方发达国家的税率层级之所以减少、最高税率之所以降低,主要在于崇尚自由至上主义的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开始占据的主导地位,它把基于市场竞争的初始分配收入视为合理的,而否定税收的再分配意义。弗里德曼就主张:“个人所得税的最好结构是在收入的一定免税额以上抽取固定比例的税,而其中收入的含义非常广泛……(如)取消石油和其他矿产上的小号比例的优待、取消对州和地区证券利息的免税、取消对资本收益的特殊处理、把所得税、遗产税和捐赠税加以协调以及取消目前允许的许多纳税优待规定。”[4]在很大程度上,无论是国内一些学者提出的“单一比例的平税制”还是调整草案中减少税率层级的作法,都是重弹半个多世纪之前的弗里德曼之调以及仿效里根政府对弗里德曼学说的实践,而西方社会的简化税制改革实践并不成功。

进一步地,单一税制也是那些倡导市场自由主义以及那些市场优胜者的基本主张。例如,早期重农学派的自由主义者杜尔哥对那些公开主张将累进税作为收入再分配手段的人,就说:“应该枪毙作者,而不是枪毙项目”。第一个主持伦敦大学大学学院的经济学讲座并推进古典经济学庸俗化的重要人物麦克洛赫则写道:“在您放弃向所有个人抽走同样比例的收入或财产的基本原则的时刻,您是身处一片汪洋之中,没有舵或指南针,这样一来,您就可能会做出任何不公正和愚蠢的事情”。甚至具有社会主义倾向的约翰.穆勒也把累进税成为“一种轻度的盗掠形式”,而资本主义的维护者梯也尔则强调:“有比例性是一项原则,但累进简直是可恶的专断任意行为”。[5]与此不同,那些认为现有市场体制不合理、资本主义制度不正义的学者和社会改革者则往往主张累进税制,如改良自由主义的倡导者西斯蒙第就主张通过累进制税进行财富再分配,瑞典学派的奠基者以及激进的社会改革家维克塞尔也探讨了直接累进收入所得税的必要性等,马克思和恩格斯则公开建议将累进税制作为在第一阶段革命之后将市场工具从资产阶级手中集中到国家手中的工具之一,新剑桥学派则主张实行累进所得税、高额财产税等有关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措施。事实上,尽管新古典经济学诸流派都强烈反对累进税制,在毕竟自19世纪末西方各国就开始逐渐实行了累进税制,并在20世纪大危机以后到二战后达到了高峰,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西方各国在二战后逐渐建立起福利社会的基础。尤其是,在中国社会,无论是从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目标还是当前面临的社会困境看,累进税制都应该是进行收入再分配的基本工具。

综合上述种种考虑和分析思维,我们就可以提出一种更为合理或者理想化的个税体系安排,如下表。而且,将上述理性化个税体系与现行税制以及调整草案作一比较,就可以发现后两者的缺陷。(1)调整草案中设定的“起征点”还是偏低,甚至不能保证最低生活水平,同时,也没有确区分“起征点”和“免征额”:“起征点”只是指税法规定的对征税对象征税的起点,收入低于“起征点”的可以免予征税,而收入超过“起征点”的则要全额计税,从而只是对贫困阶层的特殊照顾;相反,“免征额”是指税法规定的免予征税的数额,收入低于“免征额”的免予征税,而超过“免征额”的则只需对超过部分征税,这也是对处于临界线的低收入阶层的普遍照顾。(2)对中产阶层的征税偏高,乃至中产阶层的税负比以前不减反增,尤其是10万到20万元年收入的中产阶层的税赋明显加重(边际税率从20%提高到了25%),这明显与扩大中产阶层收入的个税调节目标相悖。(3)高收入阶层的总体税赋偏低,且完全没有拉大档次,从而使得收入越高越得利:一者,绝大多数年收入在50万到100万元间的高收入阶层的税赋明显减轻(边际税率从40%降到了35%);二者,年收入100万元以上的高收入阶层没有任何边际税率的变化,试想,100万元年收入的人与500万元年收入乃至1000万元年收入的人按统一税率缴税,这公平吗?总之,调整草案进一步强化了中产阶层成为个税主体的确实,并且,实质上形成了由中产阶层纳税补贴低收入阶层的局面,这显然与通过个税来调节收入分配正义的精神不相符。


税率

累进税率的税基

现行体系

调整草案

合理构想

5%

不超过500元

不超过1500元

3000元至5000元

10%

500元至2000元

1500元至4500元

5000元至9000元

15%

2000元至5000元

 

9000元至20000元

20%

5000元至20000元

4500元至9000元

20000元至30000元

25%

20000元至40000元

9000元至35000元

30000元至50000元

30%

40000元至60000元

35000元至55000元

 

35%

60000元至80000元

55000元至80000元

50000元至80000元

40%

80000元至100000元

 

 

45%

超过100000元

超过80000元

80000元至200000元

55%

 

 

200000元至500000元

65%

 

 

超过5000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