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高山景行小穆勒  

2010-04-04 07:19:07|  分类: 《经济学说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而不幸的经济学大师约翰.穆勒

 

约翰.穆勒(J.S.Mill,1806-1873)是继李嘉图之后的英国最负声望的经济学家,被称为最后一位伟大的古典主义经济学家;同时,他也是一位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和社会改良主义者,他的著作也几乎涵盖了所有方面。如《逻辑学》、《论自由》、《对代议制政府的思考》、《论功利主义》、《孔德和实证主义》、《妇女的服从》以及等《政治经济学原理》,等等。拿穆勒的知识结构来比照当今经济学家乃至那些诺贝尔经济学奖和克拉克将得主而言,让人感慨万千,经济学怎么就蜕化为竞逐技巧的琐料了呢?

一、幸运而苦涩的人生经历

穆勒之所以有如此的知识,在于他很早就接受严格的智力训练。实际上,他3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希腊语,8岁时已阅读了希腊大学者的希腊文著作,同时不但接受了父亲所教授的算术,还自学了包括休谟、吉本和普卢塔赫等人的历史读本,还学习了拉丁文,并将学过的东西教给弟弟和妹妹;12岁的时候穆勒已经掌握了代数和初等几何,开始学习微积分以及逻辑学,并开始写出了第一本关于罗马政府时期历史方面的书;13岁开始学习政治经济学,在15-18岁时开始编辑并出版了5卷边沁的手稿;27岁时,回到其父亲的指导下开始了东印度公司的工作直到52岁时退休,并得到一大笔年金,正是在这15年的退休期间发表了数不清的文章和著作,并且还有两年被吸收为国会下院议员。也就是说,穆勒的正规教育在14岁便已经完成了,正因如此,穆勒认为他是从超过其同时代人四分之一世纪的优越条件开始的。事实上,按照当代一些机构的测算,年轻时穆勒的智商高达190,但是,穆勒在《自传》中却说,“我能做的事情,任何有一般的能力、健康体魄条件的贫困男孩和女孩确信无疑的都能做到;而且,如果说我完成了什么事情的话,除了幸运的环境,我要归功于我父亲给予我彻底的早期教育的事实”。

然而,尽管约翰.穆勒在他父亲詹姆斯.穆勒的严格管束之下,几乎学会了那时所知道的一切;但是,除了阅读历史外,小穆勒没有任何业余爱好,甚至也没有任何朋友。这与斯密、马歇尔比较类似,只不过穆勒更为严重,以致穆勒的个性却逐渐内敛和寡言,沉于书本而很少与人交往,以致内心有苦楚也无法向他人诉说。结果,在20岁时,穆勒经历了第一场精神危机,开始变得忧郁和绝望,往日觉得欢乐的事情现在变为枯燥乏味或与他毫无相关,甚至失去了感知诗歌、音乐、最喜爱的书的能力,以致生活所寄托的整个基础开始崩溃。为此,穆勒向昔日爱读的书求救,试图从伟人的传记中汲取力量,但所有这些措施都无济于事,以致他决定,如果在一年时间内他不能学会感受就自杀。所幸的是,患抑郁六个月后,穆勒偶然阅读了一本颇为感伤的书而被感动得流泪,这突然间出现的感情使他的思想负担突然有所减轻,此后时刻缠绕在他心头无法治愈的沮丧情绪逐渐消失,从而开始发觉寻常的生活小事所带来一丝愉快。尽管后来穆勒又有几次旧病复发,但由于他逐渐对英国诗人沃茨沃斯的诗歌产生了热情,从而可以继续投入到了疯狂的工作中。

正因为这种独特的生活经历和思想追求,使得穆勒的婚姻也与众不同。事实上,尽管穆勒交往很少,但在还没有完全从精神危机中解脱出来的25岁时在一个偶然机会遇上了心胸开阔、活泼开朗、举止优雅、思想深刻的哈丽亚特.泰勒,并深深地为这位美丽和智慧完美结合的女子所吸引。在某种意义上讲,正是哈丽亚特的出现使穆勒彻底走出了长期折磨自己的精神危机,穆勒曾写道:“就在我达到心智发展的这一时期,我得到一位女士的友谊,它是我一生的荣誉和主要幸福,也是我为人类进步所奋斗或希望今后实现的大部分事业的力量源泉。”然而,尽管当时哈丽亚特也只有23岁,但已经嫁给了泰勒并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而且,按照穆勒的记述,泰勒夫人的丈夫是一个极为正直、勇敢、令人尊敬的男子,具有开明的思想,受过良好的教育,不过对知识性活动和艺术缺乏兴趣,否则他就是泰勒夫人完满的伴侣。由于穆勒和泰勒夫人在艺术、哲学方面有一些共同语言,从而两人开始了长达20年的柏拉图式友谊,这种关系以一种无性的第三者家庭的形式保持着:泰勒夫人与其丈夫住在一起,而每当其丈夫外出时穆勒就登门拜访,从而两人度过了许多夏季的周末。

20年后,泰勒夫人的丈夫因病去世,泰勒夫人又过了一年左右的守孝生活,这对情人最终得以结合,结婚后他们离开英国而长期居住在法国南部的海滨小城阿维尼翁。然而,泰勒夫人在与穆勒结婚七年后就因肺结核而去世了,穆勒将她安葬在阿维尼翁,自己也在此定居。此后,几乎每天早上穆勒都会手持一束鲜花前往墓地祭奠,16年后穆勒去世,他的继女海伦.泰勒遵照遗嘱将他安葬在泰勒夫人的墓旁。穆勒之所以如此眷恋泰勒夫人,因为他把她视为思想上的同行者和启迪者;确实,泰勒夫人对穆勒的思想产生了深深的影响,正是两人相识后穆勒才真正进入创作高峰期。穆勒写道:“我常常受到称赞,其实我应得的称赞只有一部分。那些被称赞的有实用性的著作不是我一个人思考的产物,而是两人合作的结果,其中一个人对当前事物的判断和认识是非常切于实际的,对预测遥远未来是高瞻远瞩和大胆无畏的。”有人说,穆勒追求有违当时道德观念的婚外情恋爱,在某种意义上是对父亲的一种非直接的对抗,因为他的父亲极力反对儿子垂涎另一个男人占有着的女人;而且,当1851年穆勒提出要与哈迪结婚时也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为此,他宁愿选择断绝与家庭的往来。

二、庞杂而争议的学术遗产

正因为具有非常广博的知识,穆勒在许多方面也作了开创性的思考,在经济学、哲学和政治学方面都成就卓荦,在很多问题上也是高屋建瓴,是19世纪下半叶英国最著名的哲学家、逻辑学家和经济学家。例如,穆勒的提出的归纳法原则和自由思想等至今为人们所遵循,而且还被认可为是古典分析和新古典分析间的桥梁。事实上,尽管穆勒一生都没有拥有教职,但他却实际上形成了一个穆勒学派的雏形,例如被称为“末代古典经济学家”的凯尔恩斯、剑桥大学第一位领薪的政治经济学教授福赛特(也是马歇尔的前任)、英国哲学史上的最后一位大哲学家西季威克等都是他的信徒。熊彼特说,“他是十九世纪知识界的主要人物之一,凡是受过教育的人都非常熟悉他”

实际上,在经济学上,穆勒博采众长,重新组织了自斯密以来的经济学体系,几乎融会了前人所有较有见地的思想,尽可能详细准确地阐明各种经济观点(不仅有斯密、李嘉图的,也有马尔萨斯、萨伊、西尼尔等);同时,又不时补充自己的独特见解,也是经济思想史的第一次大综合。穆勒代表作1848年出版的《政治经济学原理》就是继承了斯密和李嘉图的传统,穆勒自认为《原理》的目的只是在于写一本适应现在时代更广泛的知识和新进的思想的“现代《国富论》”:一方面,它描述了一个比包含于李嘉图主要著作的更完整、更系统的原理系列,因而出版后作为经典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长达60余年,直到1890年马歇尔的《经济学》出版;另一方面,他把经济分析明确地引申到社会改革领域,从而成为古典经济理论、经济政策和社会哲学的完整论述,熊彼特认为,“穆勒的《原理》一书不仅是我们所考察的这个时期的最成功的著作,而且完全有资格充当这个时期我们所谓的经典”。

同时,尽管穆勒作为古典经济学家中的一员,关注财富的生产问题,但是,他却不是纯粹地强调产量增长和效率提高的经济检验,而是强调更具综合性的标准,如包括生活质量和个人的充分发展;实际上,他的著作的全名是《政治经济学原理及其在社会哲学上的若干应用》,其副标题就暗示了更为宽泛的目标。正如陈岱孙所说,“恰恰是这个副标题意味着穆勒在写本书时力图把经济学从李嘉图以次的英国经济学家们的教条精神中拯救出来;在经济理论分析中注入大量的对人类福利的关注和容忍的精神;从而对他先前所服膺的边沁的功利主义和以之为社会哲学基础的李嘉图经济学,作了修正。这一新立场部分是受浪漫主义者的影响,但更多地源于英法早期的社会主义者。” 事实上,尽管穆勒自小就受到李嘉图经济学的培育,认为他只是对李嘉图的学说作一些补充或引申,在他写给一位友人的信中说,“我怀疑在这本书中,有任何一个思想不表现为来自他(李嘉图)的学说的推论”,并且像李嘉图一样也是一位卓有成效的技术经济学家;但是,穆勒显然超越了对于李嘉图思想的简单重复,其著作也更像斯密的《国富论》而不是李嘉图的《原理》,并且在结合现代广泛的知识和新进的思想对旧理论加以补充、引申时穆勒提出了许多他自己的意见,混合了斯密和李嘉图以后古典的和种种反古典的经济思想。

正因如此,穆勒充满了社会哲学家的关怀,并在很多地方都有建树;例如,他对贫困问题充满关怀,坚持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和李嘉图的分配论,不过,与马尔萨斯等不同,穆勒抱有谨慎的乐观主义,相信人类改革和新生的可能性。哈德利在《政治经济学原理》一书的“特别导言”中就说,“固然,亚当.斯密更具有启发性,马尔萨斯更富于独创性,李嘉图更有条理性,可事实依然是,穆勒知道如何总结这三个人的发现,知道如何把这些发现首尾一致地联结在一起,使普通人对其有所了解。他的伟大不在于为后人发现了真理,而在于充分表达出了当时人们所信赖的那些真理”,“不管整个经济理论发生什么样的变化,穆勒的著作都将永远具有不朽的重要意义,它所记录的那些经济理论曾推动了19世纪前半叶政治形势的发展。不管我们认为它有关人类行为的分析正确与否,它都无疑是一份价值极高的历史文件。也许穆勒对人类行为方式的描述是不全面的乃至错误的,但毫无疑问,他非常精彩和真实地描述了19世纪中叶知识阶层的行为方式”。

然而,由于穆勒正处于古典经济学到边际主义的转型时期,因而他并没有形成自己的真正学派以吸引追随者深入并继承他的研究。相反,穆勒的理论很快遭到其他来自各方面的激进学派的批判:例如,他强调历史的必要性,但其抽象的一般化方法使他与当时正在兴起的一代历史学派经济学家区别开来,罗雪尔等人也否定穆勒的历史感;再如,尽管他强调经济学研究的演绎性,但他对价值理论的重视又有别于边际革命的一代理论家,杰文斯把穆勒称为蹩脚的逻辑学家。所以,罗素说,“从他的出生日来看是不够幸运的,他的前辈是一个领域里的先锋,而他的后继者是另一个领域的先锋”;实际上,穆勒本人也自嘲说,对功利主义者他是一个神秘主义者,而对神秘主义者他是一个功利主义者;对逻辑学家他是一个多愁善感者,而对多愁善感者他是一个逻辑学家;自由主义者认为他是一个社会主义者,而多数社会主义者认为他是一个自由主义者。究其原因,穆勒的知识太广了,以致尽管他也提出了众多有创见的思想,但他的著作还是给人一种发育不全和缺乏生命力的印象;马克思曾经说过,穆勒从来没有说过一件事而不同时说到它的反面。实际上,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他的公平心,这迫使他考虑每个问题的一切方面;例如,斯蒂格勒就认为,穆勒具有理解和阐述几乎任何观点的异常嗜好。

  评论这张
 
阅读(8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