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春运火车票“实名制”的经济学思考  

2010-02-02 17:46:46|  分类: 民生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运火车票“实名制”的经济学思考

 

就在2009年上半年,铁道部有关人员还在宣称车票“实名制”在中国社会至少在目前是不可行的,但是,在民意的持续推动、民意代表的督促以及国家领导的关切之下,半年之后火车票“实名制”就开始在人流量最大的两个城市——广州和成都——开始试行了。当初,有关职能部门否定火车票“实名制”给出的三点理由是:一是,实行“实名制”丝毫不能增加运能,反而增加程序性工作;二是,售票、进站验票检身份证会增加时间,甚至导致局部旅客高度聚集而引发不安全的因素;三是,不仅旅客买票、验票要出示身份证而不方便,而且售票员卖票因要打上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也会增加额外工作量。

但是,这三个问题相对于当前春运出现的那种可怕现状而言,根本也就算不了什么大问题。第一,尽管实行“实名制”不能增加运能,却有利于杜绝倒卖车票行为,从而增加回乡群众的福利,而增加的那些程序性工作与目前为维护秩序而投入的大量志愿者乃至武警相比本身也不算什么;第二,尽管验票会耽误时间,但完全可以像广州往年一样在琶洲等地集中验票、集中上车,而且由于验身份证而可能导致的旅客集中远没有当前因车票不确定而彻夜露宿在车站可怕;第三,与车票集中在黄牛党身上相比,旅客根本不会在乎出示身份证这点麻烦,而售票员额外的工作也很容易通过技术解决,只要扫描一下身份证即可。

而且,有关人员在阐明“实名制”不可行时论述的一些逻辑也是有问题的。譬如,其计算进站验身份证所增时间的方式是:即使每检查一个身份证就算2秒钟,2000多人就要再增加将近1个小时;但实际上,同一车次进站根本不会只有一个验票员,而且旅客在进入候车室时已经验过票了,此时至少不需要再次验身份证了。再如,有关人员提出最终要解决“一票难求”情形的唯一途径是:用最快的时间加快铁路网络建设;但实际上,尽管中国铁路确实还面临着短缺,但运量和运能的矛盾主要是季节性的,因而我们需要解决的是季节性矛盾,否则,如果按照春运的运量来建设铁路,平时就会造成大量的运能闲置。

实际上,车票“实名制”在国外已经有很多经验可寻,而且,这些国家的“实名制”还有一个重要特点:购票途径多样化,尤其是可以网上购票(特许网吧乃至个人网络),只要输入个人信息就行了。这种网络购票有两个明显的好处:一是防止买票时的人员集中,从而可以缓解上面担忧的社会安全问题;二是票源信息的公开,从而防止内部人员参与的倒票行为。目前国内实行的“实名制”购票只有4条渠道:火车站售票窗口、铁路设立的集中售票处、火车票代售点、电话订票;因此,随着“实名制”的完善,可以进一步地引入网络化购票等渠道。当然,车票“实名制”的实行尤其是网络购票并不能立刻就消除票贩子的倒票炒票行为:就前者而言,票贩子可能会制造假身份证或出借身份证;就后者而言,票贩子可能会带着需求者的证件资料再去从内部拿票。但是,这种“实名制”至少增加了票贩子的贩票成本,况且,又有多少人敢冒险提前将身份证交给票贩子呢?

从上述分析看来,“实名制”之所以迟迟不能实行,根本上还是在于利益和认识问题。不幸的是,面对春运的严峻压力和倒票行为的猖獗现状,长期以来,一些主流经济学家不是努力探究减少贩票行为的制度设计,却热衷于建议通过涨价来缓解春运压力,有人甚至宣称“春节火车票不涨价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但试问:这究竟是指什么样的市场呢?按照这些学者的理解,市场规则就是根据供求决定,需求提高了,自然就应该涨价;但是,他们却不愿去认真审视:是什么导致了供求发生改变,这种改变是否合理?是否可以采取更好的办法来加以解决?固然,当票价涨到一定高度(甚至要超过黄牛的票价)时,确实可以抑制民众尤其是那些离井背乡来到城市打工的农民工兄弟姐妹们的思想之苦,从而缓解春运的压力;但是,这种缓解是通过增加民众的回乡成本来实现的,从而降低了社会大众的社会福利,而增进了某一小撮人和集团的利益。

同时,这些经济学家们往往又乐于援引欧美社会的例子来支持其主张:西方公共交通的价格往往相差很大,早半个月或者10天前订票所支付的价格往往只有临时买票的几分之一。但殊不知,当前中国社会之现实与西方社会存在巨大差距,盲从西方模式往往只会严重误导社会实践。第一,两个社会的公共设施运行原则是不同的:西方公共交通基本上都是私人投资的,其定价是以公司效益为原则,从而会充分地根据需求弹性进行灵活定价;相反,我国的公共交通基本上都是政府投资的,其定价是以社会福利为原则,社会福利原则要求首先要充分满足那些效用最大的弱势者之需求而不是出价最高的富裕者之需求。第二,两个社会的公共交通所面临的现实情形是不同的:西方社会灵活的公共交通定价是常态性的,刚性需求者是那些随时需要外出的商界人士,因而这种定价实际上起到了剥夺高收入者以补贴低收入者的效果;相反,我国春运出现的交通涨价是特质性的,刚性需求者是那些嗷嗷待归的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兄弟姐妹们,因而春运涨价显然起到了剥夺低收入者以补贴高收入者的效果。

最后,需要指出,这些经济学家之所以有此主张,根本上是受现代经济学的分析思维和理论教条主导的。问题是,经济学本身就没有一成不变的规律,又如何非要照搬书本上的教条呢?事实上,经济现象是由人的行为所产生的,人的行为又受心理动机的牵引,而人的心理动机在不同时空下是不同的。譬如,根据现代经济学原理,人越多、车越拥挤,价格就会相应越高,这也符合西方人的心理;但在中国人思维里,这种定价是不合理的,因为公司所付出的成本不但没有增加,人均成本反而减少了。显然,这就涉及到社会正义问题,尽管不同社会对之的理解存在差异,但社会正义的基本原则还是有共识的,这就是:社会成员应该平等地享受社会公共设施提供的便利。其实,儒家社会特别强调“利中见义”、“以义生利”,注重基于移情和通感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且,尽管当今儒家社会在西方文明的冲击下已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文化和心理结构却很难短期内被更换,儒传统家的文化和思维至今仍然深深地根植于中国土壤中。正因如此,除了那些深受西方主流经济学熏陶的认识在大力倡导通过提价来缓解春运外,中国社会中几乎所有的普通大众都是激烈反对的,把这种人视为“趁火打劫”的奸商。显然,火车“实名制”问题也为我们提出了构建中国经济学这一重要课题,从某种意义上讲,没有本土化的经济学是没有根植性的,从而也就无法解释和解决现实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0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