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再论《劳动合同法》和集体工资谈判制  

2010-11-18 09:11:58|  分类: 民生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笔者的《 中国经济学的范式探索:新古典经济学在中国的适用性分析》一书的第11章尾论部分

 

再论《劳动合同法》和集体工资谈判制 

 

以新古典经济学为代表的现代主流经济学认为,不仅无形的手可以实现个人利益与他人或社会利益的和谐一致,而且不受干预的市场交换本身就是自由而公正的。但是,这种论点显然是肤浅的:一者,市场交换的自由至多是消极意义上的而在积极意义上却相差很大;二者,市场交换的公正至多是形式程序上而在起点及后果上却相差极大。相应地,对于对市场的理解,我们必须关注两方面的内容。一者,市场机制根本上包含了两个维度:一是抽象的一般规则,二是具体的市场伦理,而且,两者的相互补充和促进才促使市场的不断成熟;但是,现代主流经济学却仅仅强调一般规则这单一维度,从而导致社会同理性的丧失、导致社会关系的僵硬化。二者,一般的抽象规则根本上是首先为了对前者行为的约束,因为前者更有能力和意愿实行机会主义行为;但是,现代主流经济学却简单地以力量博弈均衡来设计和阐释一般规则,从而就强烈地为强者行为和现实制度进行辩护。其实,尽管西方主流经济学说宣扬市场原教旨主义,但西方社会的实践却往往与理论存在很大差距;所以,斯蒂格利茨曾在中国说,不要按我们说的去做,而是要按我们做的去做。

然而,国内一些主流经济学家恰恰宁愿遵循教材上的说教,也不愿遵循西方实践中的经验。我们可以举两个例子,这两者都对茅于轼先生的学术无限崇拜:[1]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张五常,他称茅于轼先生的学术中国第一,而自己只能列第二;一个是戴着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光环的陈志武,自称总被茅于轼先生的著作和教导激发新的火花。例如,张五常就不厌其烦地鼓吹:不要去看西方的经济政策。而且,当中国政府为缓和日益加剧的社会矛盾,试图借鉴西方的一些经验,为社会大众提供一些最为基本的福利保障时,反而遭受这些学者的大肆抨击。譬如,当6、7年前国内开始制定《反垄断法》,张五常就写了多篇文章极尽批判之能事;当2年前国内开始规范最低工资标准并制定新《劳动合同法》法时,张五常又在全国巡讲并将经济危机造成的问题都归罪于新《劳动合同法》;当目前政府为了让工人有体面地劳动而筹划建立集体谈判工资制度时,张五常更为激烈地称之为玩火。[2]同样,陈志武将集体工资议价制度视为与户口制度、自由工会等一样都是对权利的限制或禁止:在这些权利被限甚至被禁的情况下,就没有多少契约自由,雇用关系就没有多少自愿成分,而这些非自愿的交易可能存在剥削。按照这种逻辑,在集体谈判工资制下反而出现了劳工剥削雇主的新鲜事;这也意味着,在普遍实行集体谈判工资制的西方社会真实存在的是劳动剥削雇主。这种分析是不是“理性”得太离谱了?[3]

这些主流经济学家为什么会不断地宣扬如此反社会的言论呢?就在于他们受主流经济学的说教太深了。张五常批判李稻葵等没有做过厂,没有到工厂考查过;[4]问题是,张五常也许了解一些企业主的需求,但他果真了解社会大众的疾苦么?了解社会大众在GDP不断增长中的失落感吗?其实,尽管张五常自恃其发达的逻辑思维能力,但实际上,在他的分析中充满了逻辑的疑点。譬如,张五常认为,2007年新《劳动合同法》的制定诱发了工厂倒闭潮,只有那些效率较高的过程存活下来;既然工厂数减少了,为何还会出现“民工荒”?为何工厂增加工资的压力会如此之高?张五常的解释是,因为工厂倒闭或停产导致工人大量回乡后再也不回来了;[5]如果这样,那么其中、西部家乡的工厂就会出现快速增长,问题是,这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为经验证据所支持?而且,如果真的出现了劳动力这种大规模转移的话,这对优化产业结构、协调地区发展反而是天大的好事,为何要反对呢?另外,张五常想当然地说,从市场竞争的角度看,本田的工人不可能被老板剥削,因为他们可以另谋高就,不满意工资可以辞职不干。[6]问题是,工人果真有择业的真正自由吗?陈志武强调,权利平等、自由选择是一个和谐良序社会的基础,所以,不管自己是穷是富,我们都应该像尊重穷人的权利一样去尊重富人的权利。[7]问题是,权利和自由在个体之间本身就是相冲突的,如果不受限制,那么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就会侵害其他人的权利和自由;尤其是,在崇尚基于力量竞争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必然是强者的权利和自由日益膨胀,而弱者的权利和自由日益萎缩。一个学者难道不应该对此有稍许的思考吗?

正是基于市场有效的主流教条,国内那些“主流”学者如张五常、刘吉、张维迎等人大肆抨击2007年通过的《劳动合同法》,认为《劳动合同法》出台导致企业用工成本的提高是产生中国经济危机的真正原因,从而极力主张废除不符合自由市场“经济规律”的《劳动合同法》,似乎只要废除它,中国的经济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问题是,劳动成本对企业的影响果真如此之大吗?其实,即使《劳动合同法》的出台一定程度上带来了用工成本的增加,也是在工人生存状况极其低下的基础上低水平的增加;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尽管我国的GDP总量已上升到世界第三位,但为此做出重大贡献的约2亿多农民工生存条件依然较差,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等各种社会保障匮乏,工资待遇明显偏低。因此,尽管《劳动合同法》可能会减少企业主的一点利润,但由于劳动成本在国内企业的成本费用中所占的比例比发达国家要低得多,这种影响根本上是微不足道的。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在亨利.福特将福特公司里工人的日工资从市场现行的2.2美元水平一下子提高到5美元以后,公司反而出现了新的发展动力;目前富士康和本田都开始了大规模的提薪运动,似乎也没有出现这些经济学家所鼓吹的那种“狼来了”的现象。而且,如果仅仅增加一点劳动成本,企业就会倒闭,这正说明企业在本身的生产经营存在问题;反过来,这也正揭示出,这些企业主的利润是以牺牲工人的健康和透支他们的未来为代价,从而也必须通过外力来促使它们的结构提升。

因此,在贪婪的企业主不会自愿改善员工福利的情况下,《劳动合同法》的出台对企业主随意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的行为进行限制,从而为处于弱势地位劳工阶层提供法律上的保护以缓解日益扩大的收入不平等,这本身是无可厚非的。[8]同样,集体谈判工资制也只是缓和当前市场上极端不对称的力量结构,稍微增加工人的谈判力量,从而减轻日益严重的剥削现象,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其实,无论是保障基本工作条件和福利的《劳动合同法》还是提高工人谈判力量的集体谈判工资制,都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主流经济学教材中的集体谈判理论也就是当前西方社会工资决定的一个主要写照。而且,即使被主流经济学供奉为祖师爷的斯密也主张,应该通过允许成立工会等法令来增大工人的谈判势力,从而促进有利于工人的分配;同样,穆勒则认为,当时由雇主占支配地位的国会通过的那项著名的禁止工人联合起来的要求提高工资的“劳工法”是阻止工人阶级获得较高工资的根本原因,“这种法律所表现出来的正是奴隶主的那种残忍凶恶的本性,尽管已不再可能公开使工人阶级处于奴隶地位”,“只要法律禁止工人为提高工资而联合,法律在工人看来就似乎是低工资的真正原因”,从而提出“提高劳动工资,并使它维持在所希望的水平上,人们所想到的最简单的方法,是由法律予以固定”。[9]

不幸的是,尽管这种集体谈判工资制受到绝大多数工人欢迎,如有报道就说,70%以上的职工对工资集体协商表示欢迎和拥护,并希望能够发挥更大作用;[10]但是,它却遭到这些主流经济学家的极力反对和妖魔化,因为他们不能容忍工人力量的结合和壮大,而要维持企业主一一击破工人力量以获取最大利润的能力。试问,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历史进步吗?张五常举例说,西方那些好的教授都不愿意遵守集体谈判工资制,但问题是,它仅仅体现了那些少数“精英”的偏好。而且,这些“精英”教授获得的果真是与其贡献相应的应得收益吗?在很大程度上,那些少数的“知识精英”和“资本精英”往往形成利益共同体,他们共同剥削了其他非精英者的利益。究其原因,崇拜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欧美社会尤其是美国在利益分配上往往实现一种“锦标赛”体系,那些所谓的“赢者”将占有全部或绝大部分收益。这种“赢者通吃”的规则或许有利于激发某些人为了取得优胜而努力工作,从而得以提高所谓的社会总效率,却对其他那些“失败”者往往不仅公平,因为他们也为此投入了大量的劳动,优胜者的成功也是建立在“失败者”的努力之上。况且,这种“赢者通吃”的规则也不一定会促进社会总效率的提高,因为它会使得人的行为更加功利,更加追求短期效应以求占据主动优势,这一点可以从目前经济学的研究现状得到鲜明的体现。因此,纯粹的场交易本身不存在所谓的实质平等,市场下的收入并不反映真正的贡献;而且,正是由于这种无限制的市场,导致人类社会的收入分配日趋两极化!然而,正是这种体制有利于那些商场的强势者,有利于学界既得利益的“权威”,他们就相互结合,刻意地为这种制度进行鼓吹和辩护。




  评论这张
 
阅读(94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