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富强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日志

 
 

女性首次荣膺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重要意义  

2009-10-25 14:54:49|  分类: 经济学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本文应<羊城晚报>之邀而作,发表于11月1日

 

在获知埃莉诺.奥斯特罗姆获奖的消息后,笔者查了一下英文网站,发现充斥网页的相关话题主要有两类:一是诺贝尔经济学第一次授予女性而欢呼,突出这是“First female laureates”;二是为埃莉诺这一黑马出线而疑惑,突出她是一个“Political scientist”。前者打破了男性垄断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历史,而后者则引导人们对现代主流经济学的重新审视。其实,尽管笔者之前一直关注并高度肯定埃莉诺.奥斯特罗姆及其团队的研究工作,但也没有料到其研究这么快就为一直坚持正统思维和数理取向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所认可,要知道,当年声名赫赫的琼.罗宾逊曾遭受了他们多少次的蔑视和排斥。显然,这次颁奖反映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重大方向转变,是对经济学结构的重大反思。兹作一简要说明。

一、现代经济学界的性别结构现状

长期以来,经济学相对于其他学科尤其是社会科学学科就一直存在着严重的性别结构失调现象:女性对经济学研究的参与程度非常低,而且,女性对经济学参与程度与研究层次成反比,有成就的女性经济学大家往往非常罕见。譬如,根据布劳格有关对那些对经济学原理产生重要影响的具有声望的经济学的列表,在1000个经济学家中只有31位是女性,而且只有5位是20世纪之前出生的,而17位出生于20世纪30年代之后;而布劳格在《凯恩斯以后的100位著名经济学家》一书中所开列了当代经济学中100位大学者的名单也只有三位女性,这包括罗宾逊夫人,而其中另一位主要人物——迪尔德丽.麦克洛斯基原本是个男性,他因不满现代经济学的研究范式而宣布改变性别的。同样,在埃莉诺.奥斯特罗姆之前没有一位女性经济学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美国经济学学会每5年授予一次的沃克奖的7个得主(从1947年到1972年)也都是男性,从1947年到2005年的29位克拉克奖得主也都是男性,只是2007年才由苏珊.艾希第一次获得该奖

二、经济学界性别结构失衡的根源

经济学界之所以出现严重的性别结构失衡现象,根本上与现代主流经济学的本身特质存在密切关系。事实上,现代主流经济学打上了深深的男性沙文主义特质,它的评价标准有利于男性而不利女性:不仅主流经济学的思维主要体现了男性的看法和处事态度,而非对女性行为的刻画和世界;而且,长期以来经济学的学术规范和原则也是由男性创造或制定的,这种规则和思维也就支配了学术的发展走向和学术人员的构成。譬如,经济人一词“economic man”本身就是男性经济学家群体的产物,它体现了男性“masculine”的行为方式:男性具有明显的攻击性、自主独立性,具有旺盛的征服和控制欲望;但是,它却无法涵盖女性“feminine”的行事方式:女性往往更注重人情,更富同情性,更乐于从与他人的关系中认识自己。正因为现代主流经济学以偏重控制、征服、机会主义的男性心理为基础,男性对经济学的研究本身就源于自身的内心活动,从而可以取得被认可的成就;相反,女性按照主流范式从事研究实际上是在刻意模仿和学习男性的活动,因而在该领域很难取得引人瞩目的成就,尽管女性在心理学、社会学、伦理学、人类学等领域的成就斐然。

三、女性对经济学发展的积极贡献

既然女性在主流经济学领域并不引人注目,那么,女性的研究是否对经济学的发展就没有多大意义呢?当然不是。其实,现代主流经济学先天就是有缺陷的:它不仅不能说明全部人类的一般行为,而且“经济人”的实践行为往往使社会失序更为严重。显然,这些方面的弥补都有赖于女性基于其自身心理的研究:一者,在思维上,女性更富有感性、具体的形象思维,她的道德推理显示出“相互冲突的责任”意识而不是发自“竞争的公理”;二者,在行为上,女性更注重“关爱的行动”,热衷于建构“联系之网,人际之网,它们通过交流得以维系”,更愿意采取迂回沟通而不是争夺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正是基于女性自身的天性,那些能够有重大贡献的女性经济学家对数学化、客观化的科学认识论深抱质疑,也不热衷于与抽象规则的研究,但却充满了浓厚的人性关怀和社会关怀;相应地,她们往往偏好于政治经济学、社会经济学、人本经济学、心理经济学、文化经济学以及福利经济学等的研究,这些研究基本上都是“非主流的”。显然,埃莉诺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她从大量的案例中剖析公共资源使用中存在的问题以及积极寻求解决之道,而不是热衷于理性建模或计量实证,或者将现状当成合理的;正因为埃莉诺的分析就是“非主流的”,因而那些主流人士和主流经济学家对她的获奖感到惊讶。

总之,长期以来,女性在经济学界数量少、贡献低,但这不是女性的错,而是现代主流经济学所内在的偏见导致女性做出的很多成就都没有获得应有承认。譬如,琼.罗宾逊夫人就曾在垄断竞争、价值和价格、收入分配、资本、经济增长、通货膨胀、军备竞赛、宏观经济政策等众多领域取得有目共睹的学术成就,但一直无法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就在于学术认知和研究思维两个方面都不是主流的。而且,女性在现代主流经济学领域建树不多的现状,并不意味着女性并不适合从事经济学研究;恰恰相反,越来越多的女性从事经济学理论研究将有助于优化经济学的基本特质,使经济学回到更为合理的研究轨道上来。当然,随着现代主流经济学的认知和思维之缺陷在实践中的逐渐呈现,女性所做出的贡献将会得到越来越大的重视,而埃莉诺的获奖正是这一潮流的反映。《纽约时报》曾酸溜溜地发表评论称埃莉诺的获奖反映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朝着社会学奖转变”,但是,我们热烈欢迎这种转变,因为它有助于经济学的实质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9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